首页

科技
手机搜狐
SOHU.COM

焦虑个毛啊,语言只是梳毛的廉价替代品

笔记侠
2017-01-14
+关注

赵嘉敏|东西文库创始人

活动: 2016年12月31日 2017年互联网思想大会——系列预热沙龙之社交进化,笔记侠作为合作方,经主办方和讲者审阅授权发布笔记。PPT来自嘉宾。

今日笔记侠客:笔记侠深度好文:3353字|5分钟阅读

笔记之前,请先思考:

邓巴数是多少?

社交的核心是取悦别人吗?

为什么说很多新机会往往来自弱连接?

什么是结构洞和桥接点?

社交进化有哪些方向?VR会给社交带来什么改变?

全网首发·完整上篇笔记·社交运营

展开剩余95%

随着微信大热,新浪微博的用户和营收都大幅下降,股票也步步下滑,但2016年,新浪微博、陌陌等社交网站开始咸鱼翻身,股票大涨,新浪微博在半年内股票就翻了三倍,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新浪微博等老牌社交网站的再次火爆?三位不同领域专家学者就“社交进化”,从社会学、系统科学、社群经济学等学科之间互相切换做了一次深度探讨,他们都是如何看待“社交”、“社交进化”的?

东西文库创始人赵嘉敏:

这次聊一聊社交的进化。大家手机里可能有几千个联系人、几百个微信群,社交对你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个时代的社交究竟会往哪个方向带领大家进化?你是否焦虑?

前一段时间我挺焦虑的,持续了两周左右。我其实算神经比较大条的人,从没觉得自己也会遇上焦虑,甚至没想过会有中年危机。所以话题就从焦虑开始讲。

一、邓巴数和梳毛说

这段时间我们正好在出一本书,是邓巴教授写的《梳毛八卦和语言的进化》。不知大家手机微信里Contacts(联系人)有多少,我自己是1600个。基本结论是,我们能够Handle(处理)的好友数量是150个,哪怕是在网络社交的环境下,无论Facebook还是微信都是同样的结论。当然,微信的数据没有公开。

为什么邓巴会得出这样一个数字?他认为与人大脑皮层的面积有关系。他做了二十几个灵长类动物的调查,调查这些动物的族群大小,包括大脑新皮层的面积。最后画了一张图,得出结论:族群的大小和大脑新皮层的面积成正比。这又是为什么呢?

邓巴教授认为,这是因为人类、灵长类动物或者高级社交动物之间维持族群需要去做社交。社交行为在灵长类动物表现出来的就是梳毛。梳毛可以增进感情、结成团队,维系族群。

灵长类动物每天花在梳毛上的时间其实是有限的,一般来讲,大多数的灵长类动物要花10%的时间用来梳毛。人类可能早期也要像猴子一样去梳毛,但后来人类能从这些动物里脱颖而出要得益于语言的作用。当然每个人都可能有自己的一番解释,邓巴教授认为语言实际上是梳毛的替代品,非常廉价、非常有效的替代品。

猴子梳毛得梳上半天才能获得愉悦感,但如果彼此通过语言来沟通可能很有效,很快地就可以建立起比较亲密的关系。而且语言可以一对多,梳毛只是一对一,或许可以同时给两只猴子梳毛,但三只就不行了。语言至少可以一对多地进行沟通。

也有社会学的研究发现,语言这种心理上的梳毛行为不适合大的群体,一旦群体规模超过4-5个人时就会自然地分群。

二、强连接和弱连接

另一个概念是强连接和弱连接。

在150个人的圈层里面的属于强连接,越紧密的连接越强。之外的叫做弱连接,就是彼此间关系并不是那么亲密,生活和工作上的交集并不是那么多。但还有一个有名的道理告诉我们,弱连接非常有价值。为什么?就是因为强连接跟个人同质化的程度会比较高,所以很多新机会、新想法往往来自于弱连接。

国外的社会学研究做得比较早,调查了大概几百个个体。格拉诺维特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发表论文,得出的统计数据是找工作时,有17%的机会是来自于熟人,但有28%的机会是来自于弱连接。这是很有名的结论,不管是找工作还是找对象,其实更多可能的机会是来自于弱连接。

清华大学的罗家德老师把这个结论总结成了另一句话:

“强连接提供资源,弱连接提供机会。”

资源化就是做什么事需要有熟人一起来做,但是新想法、新机会往往是来自于弱连接。

和强弱连接平行的概念是结构洞。强弱连接是从自身的角度来看,结构洞换了一个角度,是从网络结构的角度来看。

我们都在讲“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不同的人会形成不同的社交网络,不同的社交网络之间也是有一些分隔的,就是也会不相交。这些Gap(间隔距)叫做结构洞。但所有社交网络最后都会连成一大片,是少数节点会把不同的子网络连接到一起。学术上把这样的节点叫做Bridge(桥接点)。

其实这个名词写得非常好,叫做Entrepreneur,就是创业者节点。为什么叫做创业者节点?我用自己的经历举例大家体会可能会比较明显。

最早我是做工程师的,手机里只有几十个联系人,但工程师需要很多新的东西激励、刺激,所以我就必须拓展人际网络和社交的面,逼迫自己要成为Entrepreneur的节点。当然,有些职业天生就是这种节点。比如媒体人天生就要接触非常多的人,这些人其实本身就是Entrepreneur。

过去几年非常多的创业者本身就是媒体人,比如罗振宇、王煜全,他们本身就有先天的优势。这是结构洞从社交网络给我们的一些启发。

线上的社交到底对我们有没有改变?还是说手机只是我们线下和线上的一个设备?从目前来看,似乎是改变不多,很多时候还都是熟人和线下社交,虽然也有很多线上陌生人社交,但总体改变不多。

举两个有可能发生改变的例子:

1.表情包

表情包是线上社交衍生出来的东西。我们懒得打文字,或者不知道该怎么打文字时就发一个表情过去。刚开始我觉得表情包是语言再一次的进化,是语言又一次比较廉价高效的梳毛工具。新认识的朋友往往先发一个笑脸,可以说笑脸没什么含义,也可以说包含了很多含义,反正是尽在不言中。

我现在有一种强迫症,打完一句话会想要不要发一个表情过去,发微笑还是大笑都成为了一种强迫症。这是语言进一步进化成了更有效的梳毛工具的表现。但后来发现有不少朋友从表情包衍生出来了一种叫做斗图的行为,斗图行为本身发展成了社交的行为。

2.陌生人社交

原来线下社交不太容易达成陌生人的社交。陌生人社交反映了一种“反线下社交”的东西。因为线下社交根本目的是要彼此“梳毛”,做到彼此情感上的安慰。但过程很可能相对复杂,每个人经历想法的不同,导致很难做到彼此间有效地梳毛。

动物的梳毛获得的是生理上的愉悦感,而人更需要心理上的愉悦感,这是一个比较复杂的事情。很多人会有社交恐惧症,每个人包括我在内都会有这个阶段。我不光是Close Friends(密友)是Handful(少数),我的整个交往圈子就是Handful。这样从线上能获得比较轻松、比较简单的社交关系。再进一步发展就是简单的“社交梳毛”,这是另一种演化。

三、虚拟现实带来的社交新体验

2016年“虚拟现实”被谈及很多。我们听到更多的可能是一种视觉上个人体验的改变,觉得它会是3D电影的升级版,实际上对未来社交而言——如同微信宣称的VR会颠覆掉革微信的命一样——VR带来的是一种全新社交体验。

VR最重要的依然是“分享”。

今天我们分享的是信息、语言、文字、音频和视频,但VR分享的是体验——看到的、听到的、接触到的都能实时分享给你,强调的就是体验。这种体验就像人有了“复眼”,很多双眼睛可以同时看到不同的图像;或者像人有了很多双耳朵,能够听到不同的声音;还可能是有很多感知器官。当人们可以随时地接收别人传给你的感知的话,个体的想法、意识都会因此产生改变。

很多科幻电影里面讲外星人有Hive Mind,就是“蜂穴思维”。

比如蜜蜂虽然个体是独立的,但整体行动是由统一的意志来指挥的。科幻电影《独立日》里展现了这种思维。而我们人类有一天可能也会通过VR建立这种Hive Mind(蜂群情绪),可以实时地跟别人分享个体感受。这种分享不一定是全体,可能会是一个小群体、一个社交圈,哪怕就是和你的Close Friends(心腹之交)进行分享。这会是将来带给我们社交最大的改变。

四、语言和文字不能混为一谈

语言是梳毛的廉价替代工具,但是文字怎么办?当我们表述“语言”时,往往会把它和文字混为一谈,其实文字和语言是两回事。最早文字和语言是分开的。猿人的叫声,或者简单发音是不对应文字的。文字是在用图像去表示意义。最早文字被用在记事和祭祀这种场景之下,并不和语言对应,后来文字才和语言对应起来。

今天我们对文字有一个很尴尬的状态,就是大家越来越不喜欢读文字,或者觉得读文字越来越不太舒服了,看文字不如看视频或看图片。因为看文字需要调动逻辑进行分析,读文字会觉得特别累。哪怕在手机上看一篇超过1500字的文章可能就会觉得有点难,但我依然觉得文字会非常重要。

最右边的图是工程师的代码。代码有非常清晰的逻辑,一般来讲代码是没有歧义的文字结构。

另一种强逻辑的“文字”是图像,就像即将上映的影片《降临》,里面有个外星人叫做“七只

仝”,它们的文字是像画一样的东西,可以画很大一幅图。但语言和人类类似,都是顺序表达。

为什么我不爱听音频?因为语音只能从头听到尾,但文字是另一种东西,可以一目十行,一篇四五百字的内容扫上一眼可能就能了解个大概。包括前一段时间微信圈里流行的小游戏,一段文字,组成词组的文字顺序是相互颠倒的,但依然能把整句话很顺畅地读下来,完全理解这句话在讲什么。文字是有这个特点的,有定形处理的潜质,但通过声音传播的语言不行。

文字的意义和语言的意义是不一样的。文字可以理解为推演和预测。《降临》这部影片中的主人公是一个语言学家,知道“七只仝”的文字和语言是分开的。

那将来人类有没有可能再次将文字和语言再次分开?

两者会有各自不同的作用,语言更多成服务我们的梳毛社交,而文字则拥有其它功能。当然这是纯粹开脑洞,不说也好,想像也好。

*预告:明天将推出社交进化下篇:微博一定会再次崛起,用成本收益账这个逻辑可判断。

主办方介绍——

网络智库|致力于“让天下思想者连接起来”,并“让思想流动起来”。目前,已聚集并持续连接几百位泛互联网领域的思想者、研究者、企业家、创业者,举办线下跨界思想公益沙龙——智酷沙龙近50场,精编内容近100万字。2016年3月,成立“段永朝工作室”,开发“认知重启:互联网思想十讲第二季”公开课,尝试以个人工作室模式,支持中国互联网思想研究。

更多精选文章,点击以下标题链接☟

杨歌:如何将PR打造成

创业成功的利器?

徐志斌:想一进入社交网络

就引爆?先回答这个问题

点击大咖名字,查看精彩笔记

李善友傅盛余晨龚焱徐新阎焱俞敏洪李丰蔡文胜段永朝罗振宇吴伯凡宗毅吴声伊光旭李欣频王东岳...

合作伙伴:混沌研习社|湖畔大学|创业黑马学院|i黑马| 创业邦|领英中国|36氪|腾讯|京东|正和岛|中欧|微链...

帅哥为什么要拒绝美女的微信?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