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纪念“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不要从中国看世界

水煮百年网
2017-01-14
+关注

1月14日,我国著名语言学家、“汉语拼音之父”周有光去世,享年112岁。就在昨天,周有光先生刚刚过了112岁生日。

周有光的人生经历与中国社会一百年来最轰轰烈烈的变革同步进行着:抗战、内战、新中国成立和之后大大小小的运动,他都是亲历者和见证者。

青年时期的周有光,很有金融学家“范儿”

与夫人张允和合照。 周有光有让所有人都羡慕的堪称完美的婚姻。二人执手70年,琴瑟和谐、相敬如宾。

对于一个富有学识,且原本就风趣、乐观的人来说,人生的意义大概早就不在于“过日子”。

周有光曾如此说道:“一个有思想的人,不是把财产看作第一位的。一个人要为人类有创造,这是最重要的,我觉得这就是人生的意义。创造不论大小都没有关系。”

展开剩余77%

这位称自己是“温吞水性格”的老人,从未停下过探索的步伐。85岁以后,周有光先生退休,开始闲下来思考世界历史和文化的问题。

正是从这些思考中,我们看到了比他为人称赞的成就更深一点的东西——一个五四时代以来的智者——独立、勇敢、无所畏惧的追求真理,纵使磨难重重,仍可坦然以对。

周有光语录

选自《岁岁年年有光》

100岁以后,我的身体开始走下坡路了。别人看不出来,我自己感觉得到。( 一般人三十岁以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好嘛)

文化如水,从高而下不能逆流。

老子跟道教毫无关系。老子死后500年,被“拉郎配”强迫做了道教的教主,实在是大笑话!

你有什么资格培养领袖人才?领袖人才是在社会中自然产生的,不是学校教育能够培养的。

文学和学术是两码事。没有文字的国家也有文学,可是没有学术。学术是以科学为基础的。

(谈网络语言)一个东西创造出来,会玩的人自然会创造好的方法。一个凭空创造的事情开头都是不成熟的。假如长期不成熟,必然会被淘汰;假如是好的,将来会被大家接受。

我的生死观是这样的:生是具体的,死只是一个概念。死不能说今天死明天还要死,死是一秒钟的事情。没有死,只有生。

信息化在中国也已经开始,但是今天碰到大问题了。Google现在要退出中国,为什么一个私营公司要退出,美国总统会出来讲话?这说明它不单单是一个公司的问题,也不单是科技的问题。罗斯福曾提出四大自由,现在是五大自由,第五个就是网络自由,网络不应该被控制。

为什么知识分子遇到磨难呢?因为当时否定知识分子,它要消灭知识分子。对那段历史,我没有什么评价。要消灭知识分子,还有什么评价?没有。

科学没有阶级性,社会科学当然也没有阶级性;把社会科学说成有阶级性,是特权阶级保护特权的欺骗。

现在国际上看重的是创造学问的人,不是贩卖学问的人。贩卖学问是好的,但是不够,国际上评论一个学者,要看他有没有创造。可能你的知识范围并不大,可是你有创造 ,就是高等的学问。

许多人都是在体制里面不讲话,并不是不清楚,他们很聪明,不是傻瓜,只是不讲话。古代有句话叫“敢怒而不敢言”,这句话重要的不得了。

一个人活一百年,我遇到倒霉的事情多得不得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第一桩事情就要改造自己,把自己的坏脾气去掉,把自己狭隘的心胸扩大。

大国崛起的观点是错误的。富当然不是讲国家的,富是讲个人的。

我得到一个原理,叫白菜原理。好的不吃,坏的再吃,不坏不吃,坏了全吃。我觉得这很有趣味,我觉得世界上有许多事情跟白菜一样。

全球化很重要,全球化必须改变我们的眼光,不要从中国看世界,而要从世界看中国。

2012年,家中写作的周有光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