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2017年全球大事预测(上)

ATM资管

一个用心做科普的资管

去年FT对英国退欧公投和美国大选的预测都错了。今年我们试图提高预测成功率。不论正确与否,都是思维启发。

英国《金融时报》对2016年的预测大多正确——至少表面上如此。在本报一年前的16个预言中,9到10个猜对了——取决于《口袋妖怪GO》(Pokémon GO,又译“精灵宝可梦GO”)的风靡是否意味着2016年是“虚拟现实的起飞年”。

有些预言分外出色:鲁拉?卡拉夫(Roula Khalaf)准确预测了巴沙尔?阿萨德(Bashar al-Assad)可怕的韧性,约翰?保罗?拉思伯恩(John Paul Rathbone)对于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的垮台时机估计准确,金奇(James Kynge)说对了人民币贬值(但他对2017年做了相反预测,这或许是我们对2017年最难达成共识的预测)。

但我们在大事上都猜错了。英国没有投票留在欧盟,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没有赢——而这条是最重要的。有些人认为影响历史的不是稳定的趋势,而是突如其来的重大冲击,其观点在2016年得到了有力证实。因此各位读者可能会对我们的2017年预测不屑一顾。

此外,有一种日益流行的看法认为,不论何时何地,政治和经济预测都是浪费时间,这种说法也有些道理。无疑,我们最知名的政治专家和经济学家,尽管擅长在事情发生后对它们做出解释,却很难事先做到这一点。

应该说,要做出有价值的预测,是存在一种严格而以经验为依据的方法的——正如政治心理学家菲利普?泰特洛克(Philip Tetlock)在本报中所描述的。这种方法需要做出多种不同的精确预测,并为它们指定具体发生的可能性,记录分值并对失败的预测进行仔细分析(即使是这种方法,在预测外汇市场或股市等高度流动性的市场时,也经常出现失误)。

英国《金融时报》的专家们在本文中所做的,是一种更松散、更二元化的预测。怀疑者会认定,这会令我们一年一度的预测成为一种愚蠢的行为。也许确实是这样,不过这么做还有预测以外的价值。以下每一条预测,都精炼总结了在资深记者的眼中,未来一年的关键问题是什么,令这些问题在某方面发生突破的因素有哪些。不论正确与否,这些预测都是极好的思维启发。所以,请读下去,享受并且思考吧。

那些相信预测的人们,以及那些只是认为英国《金融时报》预测水平太差的人们,今年可以(头一回)试着自己做出更好的预测。选择您对如下20个问题和加试题的答案,并提交您的真实姓名和电子邮件地址。本报将在明年预测专题的显著位置为获胜者留出空间。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