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神探狄仁杰

手机搜狐

SOHU.COM

危机求生记(二):朽株难免蠹,乘衰百疾攻

新年伊始,各国人民会听到领导人新年贺词;而令泰国人民翘首以盼的,是风水大师的新年预言。

1997年新年前夕,大师掐指一算:今年之内会有一家银行倒闭—该行总部位于湄南河边。

大师话音刚落,泰国人民立即抛售泰国第四大银行- 开泰银行的股票,因为其总部正在湄南河边上。

结果开泰银行并没有倒闭,而大师也没有算错:因为还有一家银行的总部也在河边上。

它就是泰国央行。

这只是个段子。但十八年前,让泰国央行耗尽整个国家外汇储备的那场同对冲基金军团的战役,是我最喜欢跟小伙伴们讲的故事。因为除阴谋论外,货币战争永远是最吸引人的— 一个国家的金融体系要足够错位,银行系统要足够瘫痪,政治形势要足够混乱,才有资格当选为主战场。

有一期泰国电视台对前任英国驻泰外交官的采访节目,让我印象极深。

主持人问他,您在泰国这些年,觉得泰国人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他想了两秒钟,说,话比较多。

然后意识到这句评论有失外交官身份,马上解释道:话多是因为过于重视对方的想法,尤其是面对外国客人。泰国人民怕冷场,冷场意味着尴尬,尴尬意味着对方会对自己留下不好的印象,所以他们会努力不停地寻找话题,直到会谈圆满结束-- 这是泰国人民好客重礼仪的表现。

我忍不住对中泰两国人民的性格做了简单比较:我国人民忧患意识较强,懂得言多必失这个道理,尤其是面对身份背景不明之人士,每句话都要语焉不详,要给自己留下翻供的余地。

泰国人民显然更为淳朴,就算是央行的监管领导们也不例外。

(一)

1996年,索罗斯量子基金的三号人物,前巴西央行官员弗拉加(ArminioFraga)来到曼谷,同泰国央行一位高级官员会面,以华尔街投资人的身份来了解泰国经济金融情况。

当时离1993年世界银行发布《东南亚奇迹》这篇报告已过去三年。如今的泰国,在对冲基金眼中,不再是亚洲小老虎,而是奔跑着的烤鸭。

报告发布一年后,人民币贬值33%,中华人民共和国制造业崛起,标志着泰国出口小老虎地位不复存在。出口卖不过中国这样的胖子,自己也没什么技术附加值,泰国此时却偏偏要保持汇率盯住美元。当美元持续坚挺,泰国出口竞争优势立马被完全抹杀,贸易逆差之黑洞无限扩大。

泰国政府本可避免正面冲突,同美元脱钩,将泰铢贬值来挽救出口;然而泰国企业从1988年到1996年的十年信贷盛宴中,负债率一路攀升直达200%;如果您打开当时任何一家银行年报,沿着资产端从上到下数过-- 从房贷车贷,到中小企业,再到跨国集团和政府项目--各类客户的借款需求就像那雨季中的湄南河水,滔滔滚滚,绵绵不绝。泰铢储蓄不够用,地主家没余粮也没关系,资本项目完全开放,外国资本可无限进入,本国银行可无限举借外债。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