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云海桥| 振兴实体经济后,骂马云成了一种政治正确吗?

ITou爱投
2017-01-14
+关注

导读

上一代大佬们仿佛找到了一个强化个人IP的捷径,在振兴实体经济的风口上,只要抓住个虚拟经济的大头目,傲娇地啐上一口吐沫“你个做互联网的”,就可以瞬间网红了。

【花儿街参考】| 出品

风水轮流转,牛逼换着吹。

央视最近一期的《对话》,请了三位掌门人一起做嘉宾——格力电器的董明珠、哇哈哈的宗庆后、TCL的李东生。听这嘉宾配置,就知道这是一期很硬很硬的节目。

整场对话的调调基本是这样的——既然确立了要振兴实体经济,谁是实体经济,姆们啊!谁把经济搞坏了,那些搞互联网的啊!谁是掌握真理的人啊,姆们啊!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姆们姆们姆们啊!

一场三打一就这样开始了。

主攻宗庆后,助攻董小姐,李东生溜溜边缝。

李东生一直是说话比较温和的人,加上他最近在减持上市公司股权,估计是不想引起太多关注,整场都说的都还克制。

宗庆后和董小姐的态度就不一样了。

展开剩余92%

01

宗庆后是登陆过胡润富豪榜首富的人,还是2010年和2012年两次。

不过,2012再度登上首富的宗庆后,心情是复杂的。

这一年,娃哈哈实现营业收入为636亿元,同比下滑了5%,这是娃哈哈首度遭遇业绩下滑。为了提振士气,宗庆后在当年将2013年和2014年的营收目标分别定为800亿元和1000亿元。2013年,公司营业额完成了782.8亿元;2014年,娃哈哈的销售额为720亿元,距离1000亿目标相差28%,同比下滑8%,也是业绩下滑最多的一年,这一年,娃哈哈在全国工商联发布的“民营企业500强”榜单中,排名第31位。

而全国工商联发布《2016中国民营企业500强发布报告》显示,2015年,娃哈哈以494亿元的收入排名第70位。

业绩的持续下滑,曾经由娃哈哈独创的逐级捆绑经销商的“联销体”模式势微,娃哈哈试水过童装、进军过白酒、投资过地产的多元化战略碰壁。而从宗庆后身边,不断涌现的首富有王健林、马云。

枭雄垂暮,世界留给娃哈哈的问题其实也只有一个——这家公司还牛逼么?

宗庆后当然听懂了,在节目上,他重点讲了三项牛逼。

首先是,我们比格力牛逼,我们要赚尽上下游所有的钱。因为我们的利润比格力空调还要高,因为我把所有的环节都做了,模具自己做、标签自己做、盖子自己做,每一个环节的钱都是我自己赚的。

估计亚当斯密要抱着社会分工理论,哭醒在坟墓里。

宗庆后又说,在饮料的这个行业里,我们比电商牛逼啊。因为在我们这个行业里,没人帮电商送货,送货的成本太高了,电商不可能取代我。

我一直觉得,有一种取代,是蚕食掉你所有的舒适区和高利润空间。

宗庆后还说,在趋势判断这件事上,我比马云牛逼啊。马云在云栖大会上提出的“新技术、新资源、新制造、新金融、新零售”,除了新技术,基本是胡说八道,马云又不从事实体经济。

百兽之王狮子,对于远处的风险和机会,未必有一只鸟看的清楚。何况,如果对手是一只鹰呢?

02

董小姐是没怎么用力喷马云的,她只是助攻。毕竟,格力还要在天猫上卖空调的。

宗庆后说马云胡说八道的时候,董小姐也仅仅是在一旁频频点头。说“宗总的这种表达,说明他的内心非常激动,他讲的是实话”。

董小姐每次露面,表达都是激动的,内心却是极度冷静的。既然格力的手机已经呵呵了,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再像当年骂雷军是个小偷那样,那么用力地跟互联网的标题党们互撕了。

眼下自己要跟健林一起去做新能源汽车了,之前又被野蛮人在门口溜达过一圈,现在就要多谈谈国计民生的大话题了。

首先,董小姐说,一定要把银隆做到极致,为国家强国之本做一件事。

然后,董小姐关心了一下年轻人。董小姐说“现在的年轻人啊,在家开个网店就可以赚钱,都不愿意到实体经济工作,因为自由啊,去企业还要打卡考勤,这一代人对我们国家,将是有隐患的”。

我一直敬董小姐是条汉子,敬她的生命力,我在《股东:我们不同意收购银隆 董明珠:健林,我们走!》这篇文章里说过,“我很喜欢董明珠,尽管我会觉得她跋扈、过于强势,但我依然很喜欢她,因为这很有劲儿,很性感”。

不过董小姐这次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没意思了。

一个90的姑娘,每天穿上灰蓝色的制服在工厂里装空调,朝八晚六;她坐在电脑前,晒晒美妆、开个网店,时间不固定,舒适的做点儿自己感兴趣的事。让个体可以多一个自由的选择,这有什么不好吗?

即使审视一个整体,我也不觉得这样的选择对国家有什么隐患。工业4.0叩门的时代,可以预见的是,越来越多工厂里的年轻人会被人工智能取代,人们会把更多时间放在娱乐、消费,谁能知道,开好一个网店,不会成为未来的一种核心技能呢?

把一代人投入到实体经济的建设中,靠一代人的红利完成一个国家工业化的追赶,是属于上个时代的传说。格力得到过这种红利,但董小姐不能希望这种红利一直存在。

03

在振兴实体经济的风口上,给了实业大佬们一种幻觉,仿佛一条新的鄙视链正在形成,只要抓住个虚拟经济、泡沫行业的大头目,傲娇地啐上一口吐沫“你个做互联网的”、“你个野蛮人”、“你个地产商”。

董明珠说过,“我不喜欢做投机和交易的事情,十个房地产商可能有八个是官商勾结,所以我觉得还是做一些辛苦的事情。”

她跟雷军打过赌、做过手机,在天猫上卖空调,她不好鄙视电商的整体链条,就重点鄙视地产商、鄙视门口的野蛮人,鄙视开网店的年轻人。

宗庆后自己投资过房地产,被电商冲击过利益,就重点鄙视马云。

几天前刷屏的曹德旺,是真心不做投资、不做金融、不做房地产,于是就把大家一起鄙视了。

我并不觉得今天留在实体经济中的人,个个都是振兴实业的情怀主义者,遥想当年宗庆后与达能大打出手,最后撕扯出订阴阳合同以规避天朝法律监管的丑事,大家都是趋利的生意人。

如果从产业更迭的角度,我小时候,在东北的烟囱林立中,就能卖两块五一瓶的娃哈哈AD钙奶,是不是在冲击那个年代的“实体经济”,它何尝不是那个年代举重若轻的富矿,那个年代占尽便宜的互联网?

而今天大部分人的所谓坚守实业,更多的是迁徙不能,属于一代人的系统性机会已经过去了,而时代的更迭,就是后浪把前浪拍到在沙滩上。

我感谢可以喝着娃哈哈的AD钙奶,在格力空调吹的冰爽的房间内逛淘宝,作为商人,他们都以自己坚信的方式提供了价值、也得到了回馈,但如果兑饮料、做空调的非说自己比开电商的有情怀、懂得多,那我就只能呵呵了。

几天前,曹德旺说了一句刷屏的实话“美国是去工业化,而我们中国是从来都没有真正实现过工业化”,振兴实体经济,是让大家去完成一次产业升级,是一次在工业4.0中的追赶,而不是靠着几声叫嚷,试图把通过互联网多元化的社会结构退回单极化,把互联网连通的多样化流通渠道退回一支独大,把自己失去的垄断利润收回来,让天下再度充满了难做的生意。

经济中的泡沫是要挤出的,门口的野蛮人是要恫吓的,实体经济是要振兴的,时代却是不能倒退的。

互联网能拯救实体经济吗?

在过去几年中,互联网对中国社会和经济的影响日益扩大和深化,政府监管、企业经营、百姓生活都与互联网建立了紧密的联系;以腾讯、阿里、百度等为代表的互联网企业快速发展及其产生的巨大造富效应,让实体经济企业家憧憬转型互联网企业将带来的光明未来和巨额财富;在很短时间内,“互联网战略”、“互联网思维”等主题词迅速成为企业、媒体和研究机构关注的热点,与“互联网”相关的概念在资本市场中迅速得到狂热地追捧。在“互联网+”战略的指引下,互联网已经成为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主战场之一。

毫无疑问,互联网代表了未来的发展趋势。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网民最多的国家,而且网民规模的持续增长和基于互联网的社会经济活动的日益活跃,都使得中国成为全球最大的互联网市场。“互联网+”战略上升为中国国家战略,凸显了互联网对中国未来发展的重要战略意义。

但是在媒体造势和资本追捧下,互联网成为企业转型、个人创业的面子工程,拯救实体经济的万能处方,似乎不向互联网转型就不叫转型,不在互联网领域创业就不叫创业。在浮躁、急功近利的氛围中,很多企业实施互联网转型,或简单粗暴地开网店,建网络渠道,称之为O2O战略;或不切实际,人云亦云地建互联网平台,脱离了企业发展,并不解决实际问题,反而造成了资源的大量浪费。在过去的一年来,很多传统制造、零售企业在实施电子商务战略后,依然没有走出困境,反而可能被电子商务的大量投入拖累业绩,削弱了传统制造业务和实体门店零售;大量怀着拯救实体经济美好愿望的O2O创业企业,因经营不善或者融资不畅而歇业。

另一方面,领先的互联网企业在快速发展后呈现的问题也在近期集中爆发,带来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如阿里巴巴平台上肆虐的假货,百度的“魏则西事件”等等。很显然,假货、虚假宣传等侵权、违法违规行为并不依赖于互联网而存在,但是互联网企业向公众广泛提供的虚拟空间和信息服务,扩大了这些行为对社会的负面影响。

残酷的现实告诉我们,互联网不是包治百病的灵丹妙药。互联网实质上就是基于TCP/IP协议的信息网络,其开放的特征使之区别于局域网成为世界连接节点最多的信息网络。互联网的出现和发展,以及基于互联网的信息技术的发展和应用,极大地变革了人类信息处理的方式,提高了信息处理的效率。可以说,互联网是通过信息层面来作用于生产、交换和消费环节,比如帮助控制和优化生产流程,降低生产、消费的信息不对称水平,提高交换效率,减少库存水平等等,更为重要的是互联网离不开物质基础。因此,实体企业转型决策中,必须要从自身实际问题出发,了解哪些环节和流程可以利用互联网来解决和改善,全盘否定实体是不可取的。

而因为短期的泡沫和负面影响,否定互联网也是不可取的。人类进入信息社会的趋势是不可逆的,随着移动互联网、物联网、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泛在的互联网对社会经济信息处理能力将更完善和智能,对社会经济的影响会越来越全面和深远。对绝大多数企业来说,置身于这样的社会发展和技术发展环境下,互联网化发展是必然选择,不拥抱互联网将意味着被时代淘汰。但拥抱互联网并不是简单地建官网、开网店,或是复制一个成功的商业模式等诸多形式层面上的互联网化。互联网化转型的过程中,必须要从自身实际能力出发,要理解互联网对社会经济的影响,理解互联网对人的行为产生的深层影响,掌握互联网时代社会经济活动的规律,使企业的思维方式真正实现互联网化,即用互联网思维组织企业参与社会经济活动,真正把互联网的信息处理能力融入企业发展中。

互联网思维实际上是符合互联网时代特征、发展规律和趋势的思维。互联网思维是开放的,传统的思维只要符合互联网时代发展规律也同样是互联网思维,比如雷军把引领小米走向成功的互联网思维归结为专注、极致、口碑和快,这其中要诀同样存在于传统企业的成功经验中;互联网思维是多元的,不同行业和专业会有不同的理解,比如生态经济、平台经济、粉丝经济等都在当前的社会经济活动中获得成功;互联网思维是动态变化的,它随着人类应用互联网水平的不断提高而不断发展。

尽管互联网思维的外延广阔,但互联网思维的内涵离不开一个基础和一个中心。一个基础就是互联网思维是建立在互联网的“开放、平等、分享、透明”的精神之上。其开放性、去中心化以及平等性的技术和结构特征共同升华为互联网的精神,这是互联网之所以拥有如此巨量用户的重要原因,而巨量用户产生的需求是企业运用互联网思维取得成功的基础和动力。

一个中心就是互联网思维必须是以用户为中心。互联网时代最重要的特点就是企业可以在理论上无限接近用户。互联网用户对每个企业都是公平的,而且他们不断地在创造、分享内容和需求。如何快速、精准、动态地了解用户需求,并通过社会分工协作快速地满足用户需求,是企业在互联网时代获得成功的关键。

总而言之,互联网不是万能的,它不是实体经济的救命稻草,但没有互联网是万万不能的,因为它是这个时代的标志。对企业来说,在“互联网+”国家战略的指引下,要在战略上坚定互联网化的发展方向,真正用互联网思维指导企业活动,而在战术上一定要从企业实际能力和问题出发,真正把互联网融入企业竞争力中,实现转型升级。而对政府而言,要加快政府的互联网化治理转型,提供更加安全、可靠、文明、诚信的互联网虚拟空间环境,实现网络空间和实体经济一体化治理。

关于我们:

发起人孙春光 学历:天津大学电子信息工程本科、保送通信与信息系统硕士 。

现担任全国工商联民办教育出资者商会EMBA联盟专委会秘书长;北京左右逢源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合伙人;中关村众筹联盟发起单位之一、监事长单位;爱投(ITOU)高管会创始发起人;IT高管会创始发起人;陈香梅公益基金会天使荣耀基金理事。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