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深圳华强北沉浮启示录:南中国制造业符号褪色

“北有中关村,南有华强北”。曾一度作为深圳乃至整个南中国电子制造业符号而存在的华强北,正在淡出这个时代。

1月14日,因地铁施工围挡了四年之久的深圳华强北正式开街。华强集团在十字路口打出了巨大的红幅祝词,街道上旗帜飘扬,现场依然人头攒动。不同的是,曾与中关村齐名的这条中国电子第一街,即将变身为商业街——尽管卖的依然是电子产品。

这似乎是一个新的开始。在华强北围挡施工的四年里,世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曾经的组装PC、山寨手机市场,被品牌厂商们冲击得七零八落;实业家们在国外投资建厂,掀起了一番关于制造业成本困境的大讨论;深圳的房价也在GDP增速“破7”后,突然赶上了北京。

华强北正在成为上一个商业时代的褪色标签。事实也近乎如此——品牌电子产品价格已不再高昂,廉价品的市场日益受到挤压;制造业面对各种各样的市场和非市场压力,很少人愿意继续投资实业,那些曾在华强北起家的人正在斥资大举购房。

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倒腾进口电子产品到自行生产制造,从个人电脑到手机业的产业更迭,华强北见证过一波又一波的浪潮。现在,新的浪潮正在将这个地名远远的抛离。

2003年来到华强北的范伏清,已经离开了。

他说,这片土地已经没有了当年的机会。曾经,范伏清在华强北见过一个铺面被转手了20次,见过一个4平米左右的铺面转让费高达400万元。而现在,位于华强电子世界三楼的一个档口,5.2平方米,月租4500元,已经空置了5个月。

范伏清是济南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专业的毕业生。2003年,他来到华强北住10元钱的宾馆,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卖手机的档口打工。当年从国外进来的大量韩国、日本、美国二手手机都按斤卖,虽然手机功能齐全,但由于没有号码,只能作废。范伏清的老板让他把这些手机拆开,壳子、主板、电池、后盖等配件直接分类,然后卖配件。

范伏清想了一个办法,他通过华强北一个电话卡商贩认识了电信技术人员,并通过关系从电信拿了10个号码的源代码,再让那个技术人员把源代码写入韩国手机,这个过程称为“烧号”。然后,他通过机器把系统从韩国手机中“抠”出来,找了一个懂韩文的朝鲜族的朋友帮忙,一个个地把菜单中的单词翻译成中文,将诺基亚的中文字库导入系统以便编辑中文短信,就这样,一个手机汉化中文系统便诞生了,这个系统后来卖了50万元。

在商机面前,范伏清选择了创业。

2004年,他便不再给常州老板打工,自己租了套房子,开始针对韩国、日本、美国等机卡一体机手机开发中文系统。2004年范伏清赚了400多万,其中最贵的系统卖50万,便宜的卖10万。后来他发现买了他的中文系统刷机卖手机的人更赚钱,到了2004年11月份,范伏清开始不卖系统了,招了一帮工人,自己进手机、买来电信的无绳电话号码、烧号刷机。最多的时候,范伏清招了200多个工人烧号刷机,到2005年6月赚了1000多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