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同达创业控股股东股权转让交易终止 被疑假易主真炒股

远见财经
2017-01-14
+关注

幻影,虚幻而不真实,终为空。《A股易主幻影》,一语成谶。

控股股东股权转让交易突然终止的一纸公告,让同达创业连续跌停,此前因此易主“幻影”而暴涨的股价终于被打回了原形。事实上,同达创业并非2016年以来市场热炒的“控制权转让概念股”中幻影破灭的个案。记者梳理发现,自2016年11月至今,已有包括同达创业、希努尔、天目药业等多家公司终止了股权转让交易。

沪上一位私募人士对记者表示,所谓“控制权转让概念股”,说白了,就是协议卖壳。在鱼龙混杂的A股市场中,有些公司专投市场所好,玩起了假易主真炒股价的游戏。

业界呼吁,监管部门应进一步加强对“控制权转让概念股”的监管,强化上市公司信披的完整性和对不确定性揭示的充分性,向市场反复提示炒作风险,并对故意炒作、恶意引导者予以严惩。

假易主真炒股?

围绕着此次控股权转让,同达创业股价恍如坐了一回过山车,市场质疑之声四起。

2016年11月1日,同达创业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信达投资拟筹划公司控制权变更事项。11月8日,公司表示,公司已确认信达投资正在筹划通过公开征集方式协议转让公司部分股份事宜,且该转让将构成公司控制权变更,正在履行相关审批流程。

展开剩余72%

11月8日,同达创业复牌即一字涨停,后又连续多日涨停,并在短短7个交易日内最高攀升至51.18元,较停牌前的28.76元上涨近八成,且成交量逐步放大。此后,在资金的反复炒作之下,同达创业股价最终创出了历史新高56.07元。

岂料,“黑天鹅”突然从天而降。2017年1月12日,信达投资宣布终止转让同达创业的控股权。公司股价应声坠落,1月12日、1月13日连续两个无量一字跌停,卖压沉重。

同达创业的“异动”引起了上交所的关注,上交所发出问询函要求公司补充披露自2016年11月8日以来信达投资本次筹划股权转让事项的具体工作、终止本次股权转让事项的原因以及是否存在后续安排,公司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控股股东近6个月内买卖公司股票的情况。

在上交所的逼问下,公司抛出了3条关于股权终止转让的理由:一是中国信达正在制定所属公司中长期发展规划,信达投资转让同达创业控制权理由不够充分、论证不足;二是同达创业股价近期变动较大,致使控制权转让具有不确定性;三是本次同达创业股权转让终止后,目前信达投资没有再筹划控制权转让的计划,并一如既往地支持上市公司未来发展。

对于这样的解释,投资者显然并不满意,认为其有借“控制权转让”之名行炒作股价之实的嫌疑,“把股价炒作起来,让相关利益方跑了,然后终止转让。”

监管应加大力度

类似的案例还有希努尔、天目药业等。其中,天目药业玩弄股权转让概念的背后,是满满的减持“套路”。

2017年1月11日,天目药业公告称,接长城汇理《告知函》,由于其管理的财通汇理1号和融通汇理1号面临剩余存续期短、意向受让方资金准备时间长等因素,上述两资管计划决定终止协议转让天目药业相关股份,而计划通过大宗交易、集合竞价的方式减持,实施期限自2017年1月16日起两个月内。

回溯此前的2016年12月7日,天目药业公告称,宋晓明执掌的长城汇理旗下两产品合计持有的上市公司16.24%股权将公开挂牌转让。受此影响,天目药业股价连续两日大涨。然而,12月8日晚间,公司即公告民生信托聚鑫1号资金信托于当日减持了1.3万股股份,持股比例降到4.99%。更有甚者,长城汇理旗下另一产品中融汇理1号趁机减持了608.89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4.99%。

业内人士表示,炒作控制权转让,与一般的概念炒作不同,不确定性颇高,投资者对之一定要擦亮眼睛。对那些借控制权转让之名而炒作股价者,监管部门一定要予以严厉打击。

事实上,在A股市场,即便是真易主,其结果并不一定美妙,因为如今有不少新任控股股东是投资机构,而非实业企业。“不少投资机构买壳是为了倒壳,赚笔快钱,而不是为了让这个壳脱胎换骨。”上海某券商并购部负责人表示。

另外,并不是所有的新老东家都能实现顺利交接。上市公司的历史遗留问题、原实际控制人的内部原因以及意向受让方的较高不确定性,都会使控股权的交易搁浅,出现包括受让方无力支付交易对价或转让方收取交易对价后无法转让股权的现象。比如ST合金,原控股股东辽机集团拟10亿元转让股权,将控股权拱手相让,当时的意向接盘方为康华投资,但康华投资的收购资金中有9亿元为借款。最终,康华投资因无法筹集足够的资金,未能按照约定将股权转让款存入指定账户,该交易事项终止。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