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明日传奇2

手机搜狐

SOHU.COM

诗歌史上那场旷日持久的“梅雪”大战

诗词世界,中国最大的诗意平台!

欢迎关注,微信号:shicishijie

诗曰: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卢梅坡《雪梅》

话说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而诗的江湖,则是此消彼长,各有擅场。怀古诗、咏物诗、叙事诗、送别诗真是你方唱罢我方登场,高手辈出,各领风骚。

其中,咏物诗因其托物言志的特点,在某种层面上最合传统诗歌所谓“言近旨远”“微言大义”的诉求。而且所咏之物可选范围很广,什么日月星辰、江河湖泊、时蔬瓜果、风马牛羊、花鸟鱼虫都可以入诗,题材的宽广为诗人抒发感情提供了很多便利,故而咏物诗从古至今一直受到大家的喜爱。

那么,在众多题材的咏物诗中,哪两类咏物诗是一对相爱相杀的CP呢?

答案是咏梅诗和咏雪诗。

早在东晋的时候,女诗人谢道韫曾以“未若柳絮因风起”来比拟雪,并赢得“咏絮之才”的桂冠,以至于后世称赞女子有才华的时候都要用这个词,每每还要把谢道韫拉出来陪着上头条。

咏雪诗风华无限,一时无两。

南朝陆凯不服气了,在送别自己的朋友范晔的时候,就以梅寄意,写下了:

折花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诗中以“一枝春”代指梅花,不仅表达了对友人的恋恋不舍,还暗示着春天的到来。就这样,从没见过雪的江南人陆凯轻而易举的让咏梅诗扳回一局,此后,梅花成为春的象征。

相对于陆凯的斤斤计较,诗佛王维属于博爱型的,他的座右铭是:我是一个两面派,咏梅诗和咏雪诗我都爱!

王维不仅嘴上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两面派的他既有“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来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未?”这样的咏梅佳篇,也留下了“隔牖风惊竹,开门雪满山。”描摹雪景的佳句。

看到王维的暧昧态度,大诗人李白的气不打一处来,跺着脚吼出自己对咏雪诗的喜爱,向世界宣布自己的立场: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

雪片大如席,我是没见过,不知道李白在写这两句诗的时候是不是又喝醉了,但不管怎么样,李白这肆无忌惮的一嗓子,正式开启了大唐咏雪诗的风暴。

在边塞体验生活的牛人岑参以其代表曲目《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遥遥呼应着李白的倡议:

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

这还没有完,刘长卿站在芙蓉山快捷酒店的门口吟道:

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

接着,大历十才子中低调实力派卢纶从战场上目睹了一场畅快淋漓的胜利,在日志上记录下: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