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心香一瓣 | 日记中的初心

大地副刊
2017-01-14
+关注

父亲离开我们已经二十二年了,但他的音容笑貌、人格风范还时时萦绕在我的心头,就像昨天他老人家还在家中一样清晰、亲切。父亲生前留下了几十本日记,大部分是他离休后写的,记叙了他在新中国成立前从事地下工作的一些经历。细细拜读这些纸张已经有些发黄的日记,父亲那熟悉隽秀的笔迹一行行、一篇篇,仿佛把我带到了那艰难奋斗、惊心动魄的峥嵘岁月。

那是1947年胡宗南占领延安后,敌人加紧了对地下党组织的破坏和对共产党人的搜捕。农历三月二十九,父亲牟富生被国民党县党部警察以共产党嫌疑分子逮捕。父亲当时是中共扶风县工委委员、组织部长,早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从地下党员那里得到消息,自己的名字被敌人列入了共产党嫌疑分子黑名单第一位。但是当时地下县工委三位领导成员只有他一人在扶风。危急之下,父亲果断地将革命资料清理隐藏起来,决心留在扶风与敌人斗争到底。

日记中,父亲详细回忆了被捕入狱后遭到敌人毒刑拷打和多次审问的情形,现在读来仍觉险象环生。在诸多次拷问中,有两次是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亲自审讯。此人曾经是父亲的中学老师,当年父亲因为带头参加地下党领导的学潮而被他在全校大会上点名训斥。父亲在日记中记载到,这位曾经的老师以“关心”的口吻对父亲百般诱导恐吓“有人把你告下了,说你是共产党的重要人物,如果不交出扶风共产党的名单,人家就要把你押送到西安,或者就地正法,我可就帮不了你了。”

展开剩余76%

面对敌人的威胁利诱,父亲沉着坚定,从容不迫,从诱劝和审讯话语中,意识到敌人并未掌握他是共产党员的证据,使他更确信了自己坚持的斗争策略。父亲冷静地回答说:“我在家里安分守己种庄稼,又不与谁争权夺利,不知道谁告我干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共产党到哪里去参加,也没有见过共产党,我怎么能有共产党的名单呀!”这位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有点气急败坏,除了讲一番空道理,就是一再把告发和抓捕父亲的责任推到三青团派系人员身上。父亲听后,决定将计就计,利用他们的派系纷争和个人矛盾,加深敌人内部的矛盾,进一步争取有利于自己的局面。

当时扶风地下党组织正在全力营救父亲,县工委书记孙献武通过给父亲送饭的堂伯父牟建堂、堂叔父牟玲生多次传达信息和指示,其中一次的指示是,敌人的矛盾可以利用,但不要把一派得罪得太厉害,防止敌人狗急跳墙。外祖父把孙献武的原话完整地转达给了我父亲。日记中记载,父亲当时内心激动万分,没想到党组织把狱中情况了解得那么清楚、指示得那么及时贴切。这份指示,犹如一束光,照进了父亲的心扉,让他感到温暖而充满力量。

当时扶风县豆会中学校长吕志振先生是一位进步的民主人士。在得知父亲被捕的消息后,吕先生利用自己的社会影响和个人关系,与国民党县党部书记长和三青团身份的县长进行艰难的说服工作。数十次县城往返,费劲周章的救援游说,迫使国民党县党部与县政府无法继续推诿拖延,只好放人。在被关押两个多月后,父亲终于获保释出狱。

前来接父亲出狱的外祖父,陪伴父亲从县城回家。两个多月的牢狱折磨,使父亲的身体形容枯槁,全身浮肿,两条腿走路已非常困难。回家路上,父亲每走几步,就要坐下来歇一歇。三十多华里的路,父亲在外祖父的搀扶帮助下整整走了一个晚上。祖母看到父亲回来时,忍不住的眼泪唰唰地流了下来。祖母动情地给父亲讲述村里的乡亲们是如何帮助家里——夏收大忙,乡亲们不顾自己家里的活白天黑夜地忙,纷纷主动前来帮助家里收种,有的用自家的牲口、车和人来帮着拉麦子,有的用人和牲口来碾场……听说父亲出狱需要具保,全村几百户人家没有一家犹豫的,齐刷刷地都签了名。父亲在日记中写道“听到这些感人的事情,我身上好像增加了无穷的力量,因为有那么多的农民在背后不声不响地支持我,我好像是在替他们大家坐牢似的!”

同年农历十月,父亲按照中共西府地工委的指示进了边区。那是一次跟随交通员穿越敌人封锁线、后来又在边区群众帮助下化险为夷渡过泾河进入边区的经历。时任西府地工委书记吕剑人、西府纵队司令员赵伯经都充分肯定了父亲在扶风的工作,给父亲以热情的鼓励。先期进入边区的扶风县工委书记孙献武已向地工委汇报了我父亲的有关情况。经过组织一段时间的调查核实,地工委组织部长任戈白正式同父亲谈话,对父亲被捕入狱事件做出了没有问题的结论。新中国成立后,1956年3月中共陕西省委重新审查、省委常委会又对父亲这段历史作了没有问题的结论。然而在“文革”中,父亲这段为革命英勇奋斗的历史反而被别有用心的人诬陷,惨遭迫害。这是后来的事了。

1948年2月,父亲受组织委派,从边区回到扶风继续坚持地下工作和武装斗争。他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在党员、民主人士和群众中背诵传达毛主席的《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加强游击队建设,开展反清剿斗争,为迎接解放做准备。有一次,父亲因腿部受伤被敌人围困在山沟里长达七天,最后在好心群众的救助下才得以脱险。令人备感惋惜的是,新中国成立前夕,扶风地下县工委书记孙献武同志不幸被捕,壮烈牺牲。外祖父也因支持革命、宣传革命,被国民党反动派在光天化日之下枪杀。他们没能见到新中国诞生的那轮朝阳,没能看到毕生奋斗的成果迎来曙光。他们与父亲一样,是为了坚定信念宁死不屈、抗争到底的革命志士,历史的风尘湮没不掉他们的无私奉献与生命光辉。

父亲在生前多次给我们说起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他告诉过我们,在狱中的时候,曾经多次想到过国民党反动派会杀害他。他已经想好了上刑场的时候要喊的口号,要唱的革命歌曲,每当听到这些,我都禁不住地泪流满面。他意味深长地对我们说,你们年轻人现在多幸福啊,要对得起这个时代。现在社会上有些人认为共产党不重要了,我看这是很短视的,要永远和人民群众在一起,要看到未来,要有力量。

在离休后不久,父亲在日记中写下这句话——“记日记,主要是记实。记生活的实,记思想的实,记社会的实。记实,主要是为了后来。”

我想,父亲的一生都在追求着他的崇高理想,坚守着他的信念,不管遇到多大的风浪甚至生死的考验,不管身处怎样的逆境,他都从来没有动摇过。父亲在离休后拖着病体,写下了十几万字的日记,详细记叙过去的岁月,就是要我们记住这段历史,不忘初心,永远做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载《人民日报》2017年1月14日

图片选自网络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