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陪110岁的周有光先生聊天

记得那是2015年8月29日,我去后拐棒胡同看望110岁的周有光先生。

那时,我因脚踝意外受伤,已许久未见到老先生,是二十年来间隔最长的一次。这中间发生了许多事。年初,周先生独子周晓平永远离开了父亲。周晓平是孝子,虽然自己年过八旬,外孙也已长大成人,但在100多岁的父亲面前,永远像个小孩子,随叫随到,低声细语,恭恭敬敬。

对于周晓平的病逝,亲友担心老人承受不住这巨大的打击,为防万一,在告知老先生之前,做了必要的急救准备。确知儿子病逝的结果,周先生的情绪还算平静、安稳。但大家心里明白:表面平静,内伤却是致命的。不出预料,3月1日,先生因发烧住进北京协和医院高干病房。入院未几,突然胃部大出血,危在旦夕。所幸病发医院里,身边有最好的大夫,病房有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抢救条件。周先生奇迹般地脱险,修养之后,出院回家。

那天上午十点半,我如约进门,周先生正躺在沙发上睡觉。过了一会儿,保姆小田唤醒并扶先生起来。小田在他耳边大声说,金大姐来看您。周先生眯起眼睛看了好一会儿,问我:“你还好吧?”并用手示意——耳朵听不见,接着,两只大拇指弯一弯,表示欢迎。保姆给他装上助听器,周先生说:“可以谈话了。”他像往常一样很平静地说:“100岁以后,老得特别快,记忆力退化厉害。思维和理解力变化不大,脑子还没乱。脑子乱,就没用了。”

我坐在周先生身边告诉他:“年前,我在家里打扫卫生,从凳子上掉下把脚摔坏了。一直没来,放心不下。”老先生说:“我很好!”

俩人谁也没谈那些伤心的事。沙发对面书架上有一本某出版社出版的《舍我其谁:胡适》,我顺手拿起来,很厚,很重。我问先生,“还能看吗?”先生说:“耳朵越来越不灵,眼睛换了晶体,可以看书、看报。这本(书)内容没看,书名不好。我认识胡适,人非常好,很谦虚。这个题目(书名)不符合胡适的为人,胡适没有‘舍我其谁’的思想。胡适温文尔雅,是谦谦君子。他大力提倡‘自由’、‘民主’,但不盛气凌人。学术观点不同,公开写文章辩论,私下里还是朋友,有困难仍然尽力帮忙。比如和陈独秀、章士钊的关系,观点归观点,友谊归友谊。”

周先生经此一场大病,身体非常虚弱,几乎什么也不能吃,全靠喝医院配制的营养液。人很瘦,一点力气也没有。保姆扶他起来时,坐姿不对,裤子压在一边不舒服,老人几次想借助手的力量调整一下,可身体怎么也不能从沙发上撑起来。我在一旁干着急,帮不上忙,只好喊保姆过来重新扶他坐好。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