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房产泡沫:洗劫了普通群众的腰包与普通家庭生活

目前政府该在意的最大危险,

不是什么民粹主义和极端的民族主义,

也不是什么欧盟解体对全球的冲击。

而是央妈过度放水,

导致贫富差距和不平等现象持续恶化。

当群情激愤,怒火何以熄灭?

谁在催生房产泡沫?

房价上涨已经成为一种货币现象。

金融危机以来,各国上瘾般对宽松货币政策的依赖不仅没有使得全球经济走上复苏之路,反而造成了极其严重的负面效果。大量货币进入资本市场、房地产等领域,推升了资产价格的泡沫。

过去25年,中国的M2增速大概每年平均增长20%左右,这在经济规模小的时候影响不是很大。但是当经济规模达到一定水平时,比如中国成为全球GDP第二大国后,在此情况下M2增速还维持如此高的水平,显然是要对房价产生比较大影响的。

每年24%的货币增发,9%是增加的物产,实际创造的价值部分。而剩下的是超发部分,稀释了社会的整体财富,洗劫大家的钱包。

货币印钞机里面的热钱、快钱,首先从北京、上海、深圳这三个地方冒出来,通过各种央企、银行、政府直接发钱的党政机关和事业单位流出。然后流入到这些一线城市的核心区、宜居区的房产增值部分。2011-2015最近5年,上海外环内房产的平均月涨幅在0.87%-0.94%之间,复利计算就是每年9%-13%的涨幅,雷打不动。

大量的货币催生了中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房地产泡沫,北京动辄千万房价的背后,是大量的阶层被动陷入了永远无法买房的困境。面对高额的房租,这些留在大城市生活的群体距离中产越来越远,沦为大城市疲于奔命的“穷忙族”。

中国房市这三十年:榨干了实体经济,绑架了金融系统,它让企业利润黯然失色,让个人努力苍白无力,它让富人愈富,让中产恐慌,让穷人感到绝望。

普通群众无奈“遭劫”

房子,一张参与阶层向上流动的入场券。

有了这个入场券,你才有机会跟着资产价格飙升的风口,从小房子置换成大房子,从区普通走到市重点。

富裕阶层可以通过货币泡沫化解财富缩水的危机,社会富裕阶层的财富在危机应对的过程中不仅没有受伤,反而因为资产价格的膨胀而增值。但可怜的是中低收入阶层,一方面要应对央妈洪水的冲击,还要面对实体经济萎靡的情况下,收入的直接缩水,最终导致整个社会的撕裂,中低收入阶层成了宽松货币政策的买单者和最大牺牲品。

08年以来,央妈放水不仅没有缩小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反而使得这种差距更为显著。在反危机的过程中,房地产完全成了地方政府财源和经济增长的工具,沦为了一个极其功利化的政策,偏离了居住和民生的基本功能,影响了整个社会的风气,使得暴富和浮躁的心态在全社会蔓延,甚至一代又一代的传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