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欧盟:欢乐颂还能唱下去么

6月23日,英国选民在欧陆一片冷嘲热讽和不看好声中“悍然”通过公投“脱欧”成功,无疑让整个欧盟感到强烈震撼。在此后长达半年时间里,“欧盟大到不能倒”的盲目乐观情绪,转而被“八公山上、草木皆兵”的紧张气氛所取代,“12.4”意大利修宪公投明明和欧盟、和“脱欧”并无直接关系,却仍被布鲁塞尔和许多欧洲人士解读为“对欧盟的信任投票”,而意大利总理伦济(Matteo Renzi)“赌上身家性命”却输了个底朝天的结果,则更加深了某些人“欧盟要完”的恐慌心态。

在这种肃杀的大背景下,去年12月28日WIN/盖洛普一项在线民调的结果,无疑让高唱《欢乐颂》的“大欧洲派”稍稍感到了一丝温暖。

在这项有多达14969人参加的跨国大型民调中,可以看到有63%的各国受访者希望自己的国家留在欧盟内,这个比例较诸半年前,不过上升了区区不到3个百分点而已,这似乎表明,最近半年里,欧盟各国公民对欧洲一体化的不满程度,并不像某些人所渲染和恐慌的那样大、那样可怕。更让人松一口气的,则是德国、法国、比利时三国受访者中希望“脱欧”的比例有所下降(虽然只下降了一点点而已),德、法是欧盟的两大支柱,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则是欧盟的“心脏”和“行政首都”,这三个国家“不出乱子”,欧盟就“料也无妨”了吧?

问题在于,这张看上去“及格”(超过60分)的成绩单,其实是不太经得起细看的:尽管不愿“脱欧”,但越来越多的欧洲选民认为,自己的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前进”:英国“脱欧”后,欧盟GDP排名前三位的国家是德国、法国和意大利,而这三个国家对本国和欧盟政策不满的受访者比例,分别高达62%、82%和79%。当然,他们并非最高的——希腊的这一比例竟高达89%。

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欧陆人一面对欧盟怨声载道,一面却又恋恋不舍地“凑合着过日子”?是经济。

“既不满、又不走”的“性格分裂症”最严重国家,莫过于“欧盟两大支柱”的德国和法国。

德国虽然抱怨“为欧盟作出的经济贡献最大、却得不到相应的发言权”,极端反欧洲一体化的“新选择党”(AFD)也正是以此为口实,在两年多来一系列德国地方选举中异军突起的。但乍看起来仿佛“欧盟大锅饭”最大“冤大头”的德国,其实在经济上同时也是最大受益者:作为欧盟中最大的出口经济体,德国利用“欧盟一盘棋”大得市场之便,正如许多经济学家所指出的,德国在欧洲经济一片萧条大背景下“风景这边独好”,很大程度上是借“一盘棋”合理合法挤占“小伙伴”们“养分”所致,在占尽便宜情况下拿出一些红利,不过是些许“回扣”——且这些“回扣”的拿出,还明显存着“借机再多换一些特权”的念头(这从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各抒困计划,对“欧洲杨白劳”们的经济主权是何等无视,对如何确保偿债又是何等不讲情面,就可看得清清楚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