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法拥抱的你

手机搜狐

SOHU.COM

潘基文回国参选总统,支持萨德解救四面楚歌的韩国

前言:12日,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乘坐飞机返回韩国。在飞机上,潘基文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在采访中他不仅表示了自己具有担任总统的能力,还表明了支持在韩国部署“萨德”的立场。

这是他2007年就任联合国秘书长以来首次以平民身份回国,受到民众夹道欢迎。

“潘基文成为最受尊敬的一个。他给村子带来了荣耀和好运”

潘基文在1944年6月13日出生于韩国忠清北道忠州市。村里居民仅有大约100人。村里有三分之一的居民姓潘。潘氏先祖是在公元1700年左右在这个山村扎根的。在村子的中心地带有一面石墙,刻着潘家22代人的名字。

一排排的小土墩——潘氏家族的坟墓,在高处俯瞰着整个村子。每年10月,潘氏族人聚集在此,祭祖怀远。一位潘姓族人说:“潘基文成为最受尊敬的一个。他给村子带来了荣耀和好运。”

有报道说,潘姓在韩国人数不多,是一个尊贵的姓,据韩国潘姓族谱记录,潘氏祖上来自中国河南荥阳或是福建莆田。

潘基文对祖籍并不太介怀,潘基文的堂兄潘基秀曾到河南荥阳祭祖,福建方面对于祖籍问题致函潘基文也获得礼貌复函。潘基文也曾在访问越南时,在当地的潘姓祠堂祭拜。

潘基文回国参选韩国总统,支持萨德部署

目前在几个热门的韩国总统候选人中,潘基文的支持率暂列第二,落后于韩国最大在野党共同民主党前党首文在寅。

对于“萨德”问题,他说如果没有朝鲜核威胁,本来不应该部署“萨德”,但是安保问题没有后悔的机会,不像经济政策一样可以修正。他说,一旦在安保上出问题就没有第二次机会了,所以他支持在韩国部署“萨德”。他还表示,美韩同盟是韩国最重要的防卫手段。

对于外界评论他担任联合国秘书长期间“成绩平平”的质疑,潘基文反驳说自己上任时国际情况非常复杂,尽管如此他还是促成解决了许多国际问题,也促进了联合国内部的改革,只不过外界对此不是很了解。

个人观点

潘基文有个最大优势:即他是韩国政坛少有的具备“全球视野”与“全球人脉”的人物

回到国内的潘基文与那个联合国秘书长相比,开始多了棱角,少了圆滑。如今的韩国已经陷入“内乱”。因为“闺蜜门”,民选总统朴槿惠处于“闭关”状态,代理总统黄教安又镇不住大局。尤其在外交方面,韩国已经四面楚歌。在美国面前,韩国政府从暗地里的卑微变为公开的卑微,竟然宣称“如果特朗普提出要求,就将调高军费开支”,丝毫不顾本国军费开支已达GDP的2.35%,比北约成员国的负担要沉重得多。问题是,“一边倒”的策略并未换来宽松的国际环境与相对的安全。

潘基文前几天说过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10年来见证了各国的兴衰起伏。”如果说过去10年国际格局最大的变化,莫过于中国的崛起。而韩国现政府正在做的就是与新兴的强国为敌。为此韩国已经付出惨重代价,诸如中资加速撤出、韩国文娱产业受限、化妆品等出口遇阻,很快就会传导到民生领域。连韩国最引以为豪的吸引940万中国游客这一成就都蒙上了阴影,因为根据调查,中国游客对韩国的认知度和喜好度均出现下滑。

韩国政客知道“病根”在哪里,但却没有人敢对症下药,而一直企图靠鸵鸟政策来蒙混过关。在联合国秘书长任内10次访华的潘基文能解开这个死结吗?笔者对此并不乐观。因为韩国如今缺乏有担当的政治家,都想让别人当炮灰,下山摘桃子。搁置“萨德”不是办不到,可得罪了美国,必然没有好下场,而继任者则白白得了个便宜,既能打破外交困境,又能对华交好收割实利。如果潘基文甘心当一个“过渡人物”的话,或许能有这个魄力。问题在于,聪明人太多,而憨直人几乎没有,因此没人愿意作出牺牲,也就无从打破僵局。韩国看来还要继续坠落一段时间。这就是“只见新人笑,不见旧人哭”的政治现实。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