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十四年抗战开端:九一八事变,你知道东北义勇军,但一定不知道红胡子

摘自《十四年:从1931到1945》,台海出版社2016年7月。

编者按

将“八年抗战”改成“十四年抗战”,是对从1931年九一八事变以来进行局部抗日战争的中国人的肯定与尊重,尤其是东北地区,从“九一八”到对日受降的十四年民族大抗战中,这里的人们用血与泪谱写出一幕幕的悲壮史诗。

本文作者李璜,在九一八事变后,携中国青年党党部所募14万大洋义款北上抗日,分别以义款支援东北原有武装、组织苗可秀领导一支义勇军深入敌后抗战,成为青年党历史上悲壮光辉的一笔。本文原载于1971年的台湾《传记文学》,为我们了解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东北抗日情形提供了别致的视角,是珍贵、生动的史料。

东北义勇军的初基与发展

有人说:“日本军阀吞并了我东三省,等于吞下了一颗大炸弹在肚里去!”这个话一点也不错。

自一九三一年的“九一八”,日本军阀乘东北军大部都开入关内,而其时主持东北的统帅张学良又在北平耽于享乐,东北像样的正规军只剩下驻在奉天的王以哲的一个第七旅,此外虽还有十一二万兵,都驻在边远地方,且装备也够不上与日军做敌,因此日阀才敢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下就消灭了第七旅,而占据了沈阳城,接着四处动兵,并没有费什么事就占去了整个东三省,后来又制造出伪“满洲国”来!

但是,日本军阀就忽略了东北的民性强悍以及自来有所谓“红胡子”的这一社会力量。东北抗日义勇军的初基,就由这个所谓“红胡子”掀动起来,而并不只是在松花江以北日军所遇着的装备不足的马占山、丁超、李杜等几个旅的抵抗而已。马、丁、李等力量是有限得很的,只能且战且走地退往边区号召抗日,所以日本军阀起初并无所畏,得到汉奸合作,进展异常顺利,可以说在“九一八”后不两月,他们便算是传檄而定了整个东北。

但在这事变后不几时,东北各处便有了公开的红胡子出现了!

在这里,我须先将红胡子解释一下:红胡子在东北人平日视之,就是强盗,他们沿着山东的强盗作风(东北人大半是来自山东的垦民),号称“响马”。这类大批强盗大都是马贼,而他们的首领的马戴铜铃,声音响亮,来抢劫时,表示不是偷偷摸摸、鼠窃狗偷之辈,而是明来明去,效法《水浒传》“杀人者武松也”那种所谓英雄行径。

不过何以叫他们为“红胡子”?则东北人的解释不一,有说是大都戴红色的胡须,这是不确实的;大抵其中有人以红巾蒙着首脸,以蔽风沙,或故以红巾围颈,以示威风标帜而已。但东北人是见惯了红胡子的。据传其历史系起源于明末清初,那时有一部分不愿同着“三藩”降清,而仍忠于明室的好汉落草为寇,在东北的山中隐聚起来;在后来太平天国与捻匪之役(一八五一—一八六三),中原大乱,清室不及顾到东北时,这些多年伏莽便窜出山来造反,一时在热河、锦西都有攻城略地的举动。及至义和团变起(一九○○),俄军进占东北全境,那时的红胡子便夺得不能抗俄的官兵枪支而大干起来!中间的领袖人物,就有东北后来巨头冯麟阁、金寿山、洪辅臣、钱广召等人,据地称雄,以打“老毛子”(东北人称俄人为“老毛子”)为号召,张作霖、张景惠、汤玉麟、张作相等都是跟随着他们的后一辈,换句话说,“三张一汤”都算是红胡子出身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