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市场不是永动机,未来的可能性分析

一、回首2016年,失望之冬:

2016年,对金融民工而言是令人失望的一年。年初以股市熔断开局,开盘点位即为全年股市的最高点。年末以债市大跌收官,前十个月的债券涨幅在最后两个月损失殆尽,一夜回到解放前。无论是股市还是债市,全年基本颗粒无收。

2015年末,我们对2016年的展望是《慢就是快》,理由是在经过连续两年的股债大牛市之后,我们认为金融市场的机会会少很多,因此2016年应该放慢节奏、降低预期,有时候慢一点反而会更快一点,不亏就是赚。

在2016年初,我们提出要“小心滞胀”,认为2016年的主要机会在于黄金和商品等实物类资产,而无论股市还是债市都属于金融资产,机会应该都不大,结果一语成箴。

而产生滞胀的原因,在于随着人口红利的结束,以地产和汽车为龙头的工业化步入尾声,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失去了弹性,因而任何的政策刺激,往往对经济增长无效,而只对物价有效,只会产生通胀压力从而形成滞胀。

在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之后,中国经济有过三轮政策稳增长周期,第一次是在09年,第二次是在12年,而16年则是第三次。

过去的一年,从货币投放的力度来看,其实是最大的一年。我们预估全年的社会融资总规模约17万亿,加上7.5万亿的政府融资(国债和地方债),全年政府加社会融资总规模约25万亿,比去年全年整整多出了5万亿。

但是从对经济增长的效果而言,16年又是最小的一次。09年的4万亿刺激之下,GDP增速从09年初的6.2%最高回升到10年初的11.9%.12年依靠信托等非标融资的刺激,GDP增速从12年中的7.5%回升到13年的7.9%。而16年依靠着政府和居民大力加杠杆,GDP增速始终只有6.7%.

房地产市场的未来可能在细分市场。从医生办公室到影院,从数据中心到学生公寓,这些专门建筑的回报率通常高於主流的商业房地产投资,而且这些房地产在许多情况下有更好的前景。

以医疗保健房地产为例,据房地产研究机构Green Street Advisors,美国该类房地产的平均收益率为6.6%。相比之下,两个最大的房地产投资领域──办公楼和购物中心的平均收益率分别为4.9%和4.8%。从投资理论来看,这种收益率差反映了更高的风险。

细分房地产市场的确有其特殊的问题。这些子市场规模可能较小,建筑很少易手,使得估值很难确定。

能够显示租金水平是否合适的证据也比较少,这曾导致该市场出现过奇怪的崩溃事件:2011年英国最大的保健住房提供商Southern Cross倒闭,此前该公司出售并回租了其住房,但地方政府很快发现其无力承担租金。欧美国家的医疗保健住房租金更普遍受到低通胀和预算限制的制约。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