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工人阶级为何走到了环保对立面

在美国,和环境改善相伴的,不是GDP增长下降,而是经济的由实入虚、金融化和制造业“两头在里、中间在外”的全球化,以及随之而来的贫富分化加剧,这就是工人阶级支持特朗普放松环保监管的原因

于洋 / 文 马克 / 编辑 《财经》杂志

美国治理污染有代价吗?如果我们只看GDP,会发现上世纪70年代以来,美国的确天蓝了、水清了,而且GDP增长的更好了。

然而,特朗普的胜利,让白人蓝领的愤怒走进了人们的视野,他们的愤怒指向了全球化带来的产业转移。而特朗普开出的药方,除了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外,还有废除环保署、放松环保管制、拒绝对气候变化议题做出承诺等“反环保”政策。

美国工人阶级似乎走向了环保的对立面,而迎合他们成了特朗普胜选的重要因素。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必须回顾过去四十年美国的污染物排放、增长模式和收入分配变化的演变。

图一、美国污染物排放的上升期和下降期恰好对应了贫富差距的收缩期和扩张期

1.A 1900-1998 美国各类污染物年排放变化趋势

(数据来源:美国环保署)

  1. B 90%家庭财富在总财富中的占比

(数据来源:Emmanuel Saez Gabriel Zucman,Washingtong Cneter of Equitable Growth )

  1. C最富有的0.1%的家庭财富在总财富中的占比

从图一中我们可以看到,从1920年代到1970年代中期,美国各类污染物的年排放量处于上升的阶段;与此同时,整体社会的不平等却在下降——最富0.1%家庭所占社会财富比重下降和普罗大众所占社会财富比重上升。

到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美国几乎各类污染物的排放都达到顶峰,之后开始持续下降,同时贫富分化加剧。从1970年代中期到1998年,各类污染物排放都下降了30%以上。在此期间,最富的0.1%家庭所拥有的财富在美国国家总财富中的比例也增长超过30%。而普罗大众的收入则开始下跌。这一趋势一直持续到今天。

也就是说,在美国,和环境改善相伴的,不是GDP增长的下降,而是贫富分化的加剧,这就是工人阶级支持特朗普放松环保监管的直接原因。

为什么环保改善会与贫富分化加剧相伴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回顾美国不同产业的变迁以及经济增长模式的演化。过去四十年,和环保相关的美国经济增长模式转变有两个方面: 一是经济的金融化或说整体经济由实入虚(图2.A);二是制造业“高附加值、低污染的设计和销售环节留在国内+低附加值、高污染的生产环节转移国外”的全球化(图2.B)。这两个过程保证了美国在环境改善的过程中仍保持了经济持续快速增长,但它们也是加剧贫富分化加剧的源动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