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奇葩信披董事会成员全部辞职 ST慧球频出幺蛾子

和讯股票_discard
2017-01-14
+关注

1月13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张晓军对ST慧球的“1001项议案”表示,ST慧球的奇葩议案完全是一场闹剧,这种行为挑战了监管和政府权威,把重大政治问题当作炒作,性质极恶劣,影响极坏。对此,证监会对ST慧球公司和相关个人的立案调查已处于有序进行中,并取得实质性进展。

此前,1月10日,因违反信披规则、对抗监管层等“奇葩”行径不断的ST慧球发布公告一系列监管公告,就市场热议的“1001项股东大会议案”等闹剧的事情回复上交所表示公司承认“过错”,“积极改正以往的错误”,开展自查,杜绝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而在ST慧球端正态度积极认错的同时,公司董事长董文亮等5名董事会成员发布辞职公告,称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除了董事会现有全部成员外,潘大明、顾云锋2名监事也因个人原因向公司提出辞职申请,辞职后不再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

对此,记者联系ST慧球年报中公开的对外采访电话时,公司方人员表示,该电话为ST慧球广西北海注册地的办公室电话,该办公地是按照相关法规要求设立,没有办公职能,只有一两个员工。而对于公司目前实际控制人等问题,该工作人员表示,这两年公司的股权情况变动较大,除了在2014年上海斐讯技术接手公司期间,公司控股股东比较明确外,此后他们对公司的股东关系和控股股东等信息也并不清楚。而对于公司董事会成员辞职一事,该名工作人员表示,按照上市公司对董事会法定人数的要求,现在的董事会成员还不能正式离职,具体情况还要等1月25日临时股东大会召开后才清楚。

展开剩余73%

慧球的前世今生

从2008年起,作为壳公司的ST慧球就纷争不断。

ST慧球的前身是北生药业,公司因经营等问题,2009年开始先后接受浙江郡原地产股份有限公司等四家重组,均以失败告终。最终,在2014年,上海斐讯数据通信技术有限公司对ST慧球进行了长达两年的重组尝试。

彼时,斐讯通讯董事长顾国平对ST慧球的重组决心很大,他将其主导的斐讯数据智慧城市业务整体平移至北生药业,并在南宁设立发展智慧城市业务的全资子公司南宁智诚合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ST慧球的持续性经营问题得到大大改善,净资产增加数十倍,成功化解了退市危机。

而就在ST慧球业务转型顺利推进的背后,公司过于分散的股权,复杂的投资关系,也为ST慧球日后的控制权争夺乱象埋下伏笔。

2015年10月中旬,ST慧球“23.5亿元转型智慧城市”定增预案因信披不规范被证监会否决,这也让此前一直“输血”上市公司扭转困境,导致现金流吞噬严重的顾国平陷入危机之中。加之顾国平当时仅以微弱优势处于第一大股东地位,也让其决定增持股票确立控制权。最终,顾国平在2016年1月9日以8.79%的持股份额,成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

最终,2016年1月初,由于熔断机制的负面效应,慧球科技出现连续暴跌。虽然公司通过采取了紧急停牌、捐赠资产、重组等措施力求挽救颓势,但6个月的停牌依然未能扭转顾国平因爆仓而出局的命运。

2016年7月19日,顾国平辞去慧球科技董事长、总经理职务。紧随其后,瑞莱嘉誉不断举牌进场,并在2016年10月10日兑现后续增持慧球科技的承诺,将持股比例提升至10.98%。

就在瑞莱嘉誉增持入场同期,去年8月,匹凸匹前任董事长鲜言出任ST慧球证代一职。此前,就有市场传闻称顾国平已将所持ST慧球的股份悉数转让给鲜言,鲜言或已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此后,为争夺公司控制权,ST慧球不断上演各种“奇葩”大戏。从不及时履行信披义务挑战监管、起诉瑞莱嘉誉,到本次“1001项议案”的违规公布等,不断挑战着监管层的耐心和底线。

矛盾升级 股民权益受损

“ST慧球最近很多行为都刷新了A股市场的’第一次’,它的案例值得市场好好研究。”上海师范大学商学院副教授黄建中告诉记者,作为第一个因为信披问题而被ST的公司,其此后的一系列奇葩行为,包括起诉监管层、违规公布“1001项议案”等,可能也是宣泄对监管层及公司第一大股东瑞莱嘉誉的不满。

黄建中表示,这些不满情绪,其实从ST慧球的1001项议案的部分条款中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例如“关于第一大股东每年捐赠上市公司不少于100亿元现金的议案”、“关于大股东对中小股东以10000元每股进行全额回购议案”等。“不排除ST慧球的做法是传统反收购惯用的焦土战术。”

对此,北京大均智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裁吕长顺表示,从盘面来看,2016年1月还有很多基金公司增持公司股份,可能后期股东之间有分歧,没能达成一致,导致后续股东之间的分歧加剧。

但即便如此,上海天铭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宋一欣认为,虽然ST慧球在证券市场娱乐化的行为史无前例,但公司本身披露的信息以及1001项议案本身并不存在虚假陈述等问题,对于这种在道德上欠妥的做法,监管层很难去立法规范,只能让交易所从会员的遵守义务上进行规范和要求。

对此,黄建中也表示认同,在他看来ST慧球犯的错误并不是传统的信息造假、虚假陈述、重大遗漏等比较恶劣的信披违法行为,其1001项议案中最大的问题在于违规披露。包括公司此前因信披问题被ST处理一事,虽然公司很多行为的确扰乱市场秩序,但相比对公司ST处理,对公司停牌的做法可能更加得当,并且有助于维护中小投资者权益。

记者发现,从去年9月13日慧球科技被上交所实施ST处理后,公司股票连续四个交易日跌停。

“ST慧球的这一系列行径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公司管理层和大股东不合格,管理层应该对这类公司进行退市处理,让大股东赔偿所有人损失。”吕长顺说道。

“ST慧球在信披上的一系列顽童行为此前在资本市场并无先例,股民要想维权只能等证监会最后的行政调查结果,看其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宋一欣说道。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