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栀子花开

手机搜狐

SOHU.COM

梁山谁是卖国贼?吴用欲弃宋从辽

梁山好汉一向以替天行道的忠义面目示人,对国家和民族的忠诚自是毋庸置疑。不要说以宋江为代表的招安派,渴望为大宋王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就是以晁盖为核心的、貌似与赵家王朝势不两立的“革命派”,终极目标也是为了打破旧制,重整山河。二者不论手段方式如何,都没有跳出民族大义的范畴,皆是为了国家的复兴和民族的腾飞而努力,都是值得肯定和崇敬的民族精英。

然而,令谁也想不到的是在梁山一百零八位忠义之士当中,竟然隐藏着一位极善见风使舵的机会主义者,一个为了自身利益可以不惜背国投敌的十足卖国贼。更令人诧异的是这个卖国贼竟然身居高位,手握重权,受尽尊崇,名誉甚佳,甚至被许多江湖人物奉为神算无遗的智者圣明。这个隐藏在梁山好汉之中,令人无比痛恨的大汉奸大卖国贼,便是赫赫有名的梁山泊大军师--智多星吴用!

吴用从《水浒传》中一露面,便显现出其极善翻云覆雨、见风使舵的投机本性。吴用先是依附晁盖,借助晁天王的声势,一举从默默无闻的乡村民办教师飙升为享誉江湖的梁山伯大军师。之后,更在晁、宋之争中,背离了发小晁盖,倒戈到了势力更为强大、前途更加看好的宋江麾下,成为宋江架空晁盖、逼死天王的最重要帮凶。

吴用不仅为人如墙头草,随风摇摆,毫无立场,即使是在事关国家危亡、民族兴衰的大政方针上也表现出了一贯的投机性和无原则性。当吴用看到归附朝廷能够带来令人艳羡的荣华富贵之后,他的政治立场立刻由最初与朝廷势不两立的占山为王,疾转为招安归顺政策的最强力拥趸,积极协助宋江扫清了所有阻碍招安进程的各种障碍。

招安后原以为可以升官进爵,富贵加身,但无比残酷的现实瞬间便将吴用梦寐以求的所有奢想都击成了粉末,原来所谓的优待承诺只不过是一个望梅止渴的美丽神话而已。吴用还是那个没有半点功名的布衣书生,一个永远无法趾高气昂出将为相的卑微小吏。失望之极的吴用又开始寻找新的契机,就在这时大辽国诱降的橄榄枝适时抛来,就像一根挂满鲜肉的骨头立刻便让困顿中的吴用精神一振。

面对辽国郎主开出的丰厚条件,机会主义者吴用再次见利忘义:既然赵宋王朝不愿重金而沽,我们何不把这腔热血卖于更加识货者?被利益冲昏头脑的吴用此时哪还有半点民族大义,国家尊严,他借辽国劝降使者直陈北宋政治腐败、奸佞当道的话,开始小心翼翼地试探并劝说宋江:“我寻思起来,只是兄长以忠义为主,小弟不敢多言。我想欧阳侍郎所说这一席话,端的是有理。目今宋朝天子,至圣至明。我等三番招安,兄长为尊,只得个先锋虚职。若论我小子愚意,弃宋从辽,岂不为胜,只是负了兄长忠义之心。”

吴用欲弃宋投辽之心昭然若揭。吴用作为宋军的最高军事幕僚,居然在军中无戏言的统军大帐,对主帅说出如此丧国辱权的投降言论,即使往最轻了判,也应治吴用一个惑乱军心之罪。这里必须得高度评价一下宋江,不论宋江过去有何过错,但在民族大义上面,孝义黑三郎还真是不含糊,当即义正辞严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将军差矣!若从辽国,此事切不可提。纵使宋朝负我,我忠心不负宋朝,久后纵无功赏,也得青史上留名。若背正顺逆,天不容恕!吾辈当尽忠报国,死而后已!”

如果换作其他意志不坚定者,经吴用这么一番巧言令色的煽风点火,必然会禁不住诱惑立刻改弦易帜,成为大辽逐鹿中原的排头兵,问鼎天下的急先锋。若果真如此,北宋少一精锐的虎狼之师,大辽却凭添一无敌的神勇之旅,此消而彼长,恐怕北宋等不到女真的金戈铁马,就要提前亡于契丹的铁蹄之下,想想当真是脊背透凉,冷汗涔涔。

历史的拐点当真便在那微妙的一刹那,宋江当时只要稍一心动,听从了吴用的建议,后果将不堪设想。因为宋江挺住了诱惑,所以吴用卖国求荣的构想也变成了泡影。虽然最终也正如吴用所料,宋江等人成为了当道奸佞者弄权乱政的牺牲品,但梁山好汉却用他们的忠诚和热血,保全了梁山的忠义美名,成为了令千秋万世永远景仰的国之忠烈!

吴用作为宋军的高级将领,仅仅为了一己之私,居然就在民族大义的问题上毫无立场,吴用这种劝降宋江的行为,实际上已然是在进行反叛行动,即使没有造成严重后果,也不是吴用主观上停止了罪恶,而是被外在力量强迫制止的。吴用有卖国求荣的汉奸意图,又有劝说主帅叛国投敌的汉奸行动,确定无疑是一个罪恶昭彰的大汉奸大卖国贼!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