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将军惨遭败绩,竟然被一个十三岁的小孩不幸言中

历史长河冷雨清
2017-01-14
+关注

春秋时期,晋楚城濮大战之前,楚成王派大将成得臣(子玉)率军攻取了齐国的谷地。

子玉凯旋回国之后,年老的令尹斗子文就想趁子玉打了胜仗的机会,把令尹之位让给子玉。

但楚成王却不同意,他说子玉为我拔取了齐国的阳谷这块地,大快我心,而我更恨的是宋国,你能不能带兵为我攻打宋国,也为我出一口恶气之后再卸任?

斗子文不好拒绝楚成王,只好勉强应承下来。

不过他一心想要成就子玉,于是在阅兵之时草草行事,只用了一个早上就宣告完毕,连一个军士都没有惩罚。

楚成王很不满意,就问斗子文说,你连一个人都不惩治,怎么能树起军威来?

斗子文回答说:“我已经年纪大了,好比强弩之末,好多事情,已经力不从心了,树立军威一事,非子玉不可。”

楚成王见子文退位的念头非常强烈,只好让子玉去检阅军队。

子玉毫不辞让,足足用了一天时间,把楚国大军仔细地检阅了一遍,士卒犯禁者鞭背七人,用箭射穿耳朵三人,自是军中肃然,军纪严明,军容雄壮。

展开剩余80%

楚成王见状大喜,对子玉刮目相看。斗子文于是旧话重提,再次请求辞去令尹一职。楚成王准许,于是任命子玉为令尹,让他执掌军队。

斗子文举荐斗子玉担任令尹,楚国的大臣们都向斗子文祝贺,认为他举荐得人。

斗子文非常高兴,于是摆酒设宴,招待众人。大夫蒍吕臣因为生病没有来,他年仅十三岁的儿子蒍贾代他来到了相府。

蒍贾到相府时已经迟到了,他向斗子文作了个揖,也没说什么祝贺的话,就在下席找了个位置坐下旁若无人地吃了起来。

斗子文很奇怪,就问他说:“我为楚国举荐了一名大将,其他的人都向我祝贺,你这个小娃娃,为什么不向我祝贺呀?”

蒍贾说:“其他人都觉得是喜事一桩,但在我看来,又怎说不是噩耗呢,提前吊唁一下还差不多,贺什么喜?”

此言一出,前来相府贺喜的人无不惊愕万状,斗子文非常生气,就质问蒍贾说:“你凭什么这么说,必须要讲出个道理来。”

蒍贾不慌不忙地说:“据我观察,子玉这个人勇敢倒是非常勇敢,交给他一项任务他也能尽力去完成,但是,他临机决断的能力不强,只知鲁莽冒进,而不知道迂回避让。这样的人,让他当个参谋还可以,但绝不可以让他独当一面,现在把军政大权交给他,就一定会坏了楚国的大事,如果他带的兵力超过三百乘,连能不能回到楚国都是问题。俗话说太刚则折,说的就是子玉这样的人啊。子玉对外作战失败,是由于您的推举,您推举了一个人,但却使国家蒙受损失,又有什么可值得称贺的呢?如果他打了胜仗回来,我再向您贺喜也不晚。”

对于子玉的这些缺陷,斗子文之前也并不是毫无察觉,但在斗子文和众大夫看来,子玉所具备的优点完全可以弥补他的那些缺点。

此时蒍贾来者不善,当面指出子玉的不足之处,竟然令斗子文无言以对。因为此时再逞口舌之辩已经毫无用处,唯一能够验证蒍贾判断的那就是子玉出征的结果。如果将来子玉得胜,那么此时斗子文就用不着替子玉去辩解,因为事实胜于雄辩,到时候蒍贾乖乖认输就对了。

但如果,将来子玉落败,那么此时斗子文就更是不能去辩,因为覆水难收,话说得太满,到时候却出现了与大话截然相反的事实,那无异于授人以柄,自己打自己的耳光。

见斗子文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众大夫都上前打圆场说:“这个小孩子胡言乱语,令尹您不要介意。”

因为筵席之间的气氛已经非常尴尬,所以大夫们都不便再停留下去,于是劝慰斗子文几句,纷纷起身告辞。而蒍贾毫无惧色,大笑而出。

对于斗子文家宴席之上发生的这些事情,楚成王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但无论如何,他并没有明确表达他的意见。

次日,楚成王拜子玉为大将,由自己亲掌中军,带领陈国、蔡国、郑国和许国四国军队,浩浩荡荡杀奔宋国。

楚国攻打宋国引发了著名的城濮之战,因为晋军攻占曹、卫两国,楚成王担心楚军再在中原逗留下去会把齐国、秦国两个大国拖进来,所以决定退军回国。

但是,子玉在接到楚成王的命令之后,不仅不愿退兵,而且派人前去向楚成王请战。他不愿退兵的最主要的意思,就是一定要打一仗,就算打不嬴,那也一定要全师而归,塞住某些人恶毒轻视的嘴(指前面蒍贾说他带兵超过三百乘必败无疑之事)。

楚成王对子玉不听命令非常生气,于是自行带兵回国。

此后发生的事情果如楚成王所料,晋国运用外交手段争取齐、秦两国,并让齐、秦两国的军队参战,最终使子玉在城濮之战中一败涂地。

楚成王在愤怒之下,责令子玉自杀。

已经卸任回家的斗子文听说子玉战败,哀叹不已地说:“果然被蒍贾这个小孩子说中了,我的见识,还比不上一个十几岁的小娃娃,还有比这更令人感到羞耻的吗?”一气之下竟然病倒在床,不久病死。

其实,斗子玉的真实水平也并非就像蒍吕臣之子蒍贾所说的那样,带兵超过三百乘就连回国都是问题。

蒍贾对子玉言语上的不敬和挖苦,实际上是在掌握了楚国王室和若敖氏(斗氏)之间的矛盾之后进行的。因为蒍氏和斗氏是政敌,子玉死后,蒍吕臣马上就被任命为令尹,接了子玉的班。

那么这么说来,子玉之死,难道不是死于晋、楚、齐、秦四国的合谋吗?他一人对四国,又怎么会有胜算呢?

节选改编自《中国历史长河》(冷雨清著),更多精彩,请阅读原著。扫描二微码关注微信公众号zuojialengyuqing。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