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招商局丝路新能源寻“壳”之路还得继续

熟悉资本市场的投资者对于东方银星(600753.SH)并不陌生,这是A股的一家老牌“壳”公司——市值不足50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净利润亏损。这家公司第一大股东晋中东鑫建材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晋中东鑫)卖壳心切的程度恐怕比谁都深。

周一,东方银星曾发布公告称,晋中东鑫拟将其占总股本24%的股份以71.61元/股、总计22亿元转让于招商局漳州开发区丝路新能源有限公司(下称丝路新能源)旗下全资子公司招新能源投资(上海)有限公司(下称招新能源)。若顺利转让,招新能源将成为东方银星第一大股东。而晋中东鑫不仅可获得高收益,而且其可因持股比例降低至8%以结束与东方银星第二大股东豫商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之争。一举两得,全身而退。

然而,这份“卖壳计划”几天就告吹了。1月13日晚间,东方银星发布公告称,此次股权转让事项终止。终止原因有两点:首先,股份转让溢价过高;其次,晋中东鑫此次拟转让股权事项违反相关证券法规。

界面新闻发现,晋中东鑫拟转让的股份价格为71.61元/股。东方银星最新收盘价为36.1元,而晋中东鑫接手时的价格为29.94元/股。这意味着,拟转让股权事项可为其带来12.80亿元的获利。此外,晋中东鑫曾于2016年1月19日增持过上市公司股份,因而此次股权转让交易触碰了距前次增持行为尚不满一年的红线。两项因素叠加,晋中东鑫卖壳事项成为黄粱一梦便在情理之中。

不过,当市场人士感叹这场股权交易“似儿戏”时,作为交易对手方的招新能源及其母公司丝路新能源可能更为无奈。招新能源为丝路新能源旗下全资子公司,注册资金为20亿元。一位接近丝路新能源的市场人士告诉界面新闻,招新能源入主东方银星原本是为丝路新能源借壳上市铺路。而根据终止公告透露的细节,“受让方主管机关审批时认为本次股权转让的受让价格过高,已通过受让方通知转让方终止本次交易。”

事实上,东方银星是丝路新能源意向的第二个借壳方。早在去年11月份,市场曾猜想新疆克拉玛依的新兴石油技术服务提供商准油股份(002207.SZ)或成为这家招商局子公司的借壳对象。2016年11月20日晚间,准油股份曾公告称其实际控制人秦勇将其个人所持有公司1547.83万股所对应的6.47%表决权向丝路新能源委托行使和转让。与此同时,若公司第一大股东创越集团持有的准油股份4026万股股份未来进行拍卖或变卖,丝路新能源将根据市场情况积极出价竞标。

丝路新能源借壳准油股份的猜想一度还得到旁证。界面新闻曾获悉,准油股份所在注册地的政府人士曾于去年12月初前去深圳与丝路新能源相关人员探讨过该事宜。(详见界面新闻报道《“小鲜肉”公司暂成准油股份实控人 招商局子公司入主前景生变?》)界面新闻查询丝路新能源的官网发现,一篇时间为2016年12月7日、标题为《克拉玛依市委书记陈新发会见招商丝路董事长》的新闻资讯还悬挂在该公司的网站上。

可是,2016年12月21日晚间,准油股份的一份公告却将上述猜想打破。公告显示,准油股份第一大股东创越集团将其持有的准油股份共4026万股(占其总股本的16.83%)对应的全部表决权、董事提名权等股东权利(不包括分红权等股东财产性权利)全权委托授权给国浩科技行使。这意味着,国浩科技这家注册时间不到4个月的公司成为准油股份的控股股东。

作为一家背靠招商局集团、专门从事清洁能源产业中下游交易与服务的系统综合集成商,丝路新能源主营太阳能电站投资开发及建设总包业务、太阳能电站检测认证业务、售电业务以及碳资产业务为主。上述主营业务使得丝路新能源需要有大量的资金支持,因此,借壳登陆资本市场是“捷径”。光伏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平台已有先例,最近的例子便是中国最大的低压电器公司正泰电器(601877.SH)被其集团公司注入了近百亿规模的光伏资产。

接盘东方银星没成,丝路新能源的寻“壳”之路还将继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