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末交流】一个老百姓眼中的供给侧改革

书接前文。笔者在1月12日发文《岁末观察,深度透析当前中国经济困局》中谈到,随着全球经济萧条期到来,美欧日发达经济体债台高筑,对廉价的中国制造消化力越来越有限,令中国出口导向型创造财富模式走到了尽头,同时令失去财富支撑的政府投资拉动经济模式再难为继,从而导致经济增长失去推动力。

出口创汇之路越走越窄、内需几乎被透支殆尽、政府投资拉动经济边际效应无限递减,传统拉动经济增长的三个引擎都不同程度出现了问题,当经济增长率和资本利率越来越接近之际,政府和企业债务违约风险正在悄然逼近,而债务危机从来都是戳破经济体泡沫的最犀利工具。中国经济,真的不可避免要硬着陆吗?

顺带讨论下什么叫‘硬着陆’。其实经济学界对这个词的理解本身就是见仁见智,按照宏观经济学理论,判断经济状况好坏的标准不外乎经济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和就业率。而区分软或者硬着陆其实并无清晰的量化标准,而只能做定性分析。通常硬着陆是指衡量宏观经济的指标在较短时间内出现较大幅度下行走势,而与之相对,承认经济下行不可避免,转而追求经济下行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内展开,让国民在较长周期内不知不觉间接受,就是所谓‘软着陆’。当然,衡量经济状况的指标也可以再丰富一些,譬如资产价格水平和国民幸福指数等等,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企业创新能力,这个留待后文讨论。

拒绝遮遮掩掩,把真实惨淡的经济基本面告知国民,以决绝无畏的勇气和清晰缜密的算度,让经济短时间内迅速触底,同时施展雷霆万钧的手段强行把经济拉回正轨,这是奥巴马总统在2008次贷危机后所做的。在中国忙于4万亿救市的同时,美国政府坐视房地产和虚拟金融一跌到底丝毫不为所动,而是通过出台一系列政策法案,迅速扶植实体制造业,并在美联储三次QE政策配合下,6年后美联储主席耶伦宣布自2014年10月份再次削减购买国债,预示着美国实体经济强势归来,而2015和2016年两次削减购债基础上的加息,则标志着金融和房地产虚拟经济也已经全面复苏。

金融危机爆发于美国,但身处漩涡中心的美国却最先走出泥潭,回望身后在泥淖中挣扎的世界其他经济体,其强劲的自我修复能力令人印象深刻,而新经济周期内其同样强劲的狙杀能力则令人胆寒。顺带插一句废话,1月10日奥巴马总统在芝加哥发表告别演说,当台下响起‘再干四年’的共鸣时,拥趸的爱戴之情令人潸然动容。

美国成功实现硬着陆,对陷入‘L’型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有借鉴意义吗?中国的选择是竭力避免硬着陆,在稳定内需、力保出口、不放弃政府投资的闪展腾挪之中,维持经济底线增长率,同时启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争取让‘L’型经济实现平稳着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