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周末交流】一个老百姓眼中的供给侧改革

阿甘看天下
2017-01-14
+关注

书接前文。笔者在1月12日发文《岁末观察,深度透析当前中国经济困局》中谈到,随着全球经济萧条期到来,美欧日发达经济体债台高筑,对廉价的中国制造消化力越来越有限,令中国出口导向型创造财富模式走到了尽头,同时令失去财富支撑的政府投资拉动经济模式再难为继,从而导致经济增长失去推动力。

出口创汇之路越走越窄、内需几乎被透支殆尽、政府投资拉动经济边际效应无限递减,传统拉动经济增长的三个引擎都不同程度出现了问题,当经济增长率和资本利率越来越接近之际,政府和企业债务违约风险正在悄然逼近,而债务危机从来都是戳破经济体泡沫的最犀利工具。中国经济,真的不可避免要硬着陆吗?

顺带讨论下什么叫‘硬着陆’。其实经济学界对这个词的理解本身就是见仁见智,按照宏观经济学理论,判断经济状况好坏的标准不外乎经济增长率、通货膨胀率和就业率。而区分软或者硬着陆其实并无清晰的量化标准,而只能做定性分析。通常硬着陆是指衡量宏观经济的指标在较短时间内出现较大幅度下行走势,而与之相对,承认经济下行不可避免,转而追求经济下行在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段内展开,让国民在较长周期内不知不觉间接受,就是所谓‘软着陆’。当然,衡量经济状况的指标也可以再丰富一些,譬如资产价格水平和国民幸福指数等等,甚至是非常重要的企业创新能力,这个留待后文讨论。

拒绝遮遮掩掩,把真实惨淡的经济基本面告知国民,以决绝无畏的勇气和清晰缜密的算度,让经济短时间内迅速触底,同时施展雷霆万钧的手段强行把经济拉回正轨,这是奥巴马总统在2008次贷危机后所做的。在中国忙于4万亿救市的同时,美国政府坐视房地产和虚拟金融一跌到底丝毫不为所动,而是通过出台一系列政策法案,迅速扶植实体制造业,并在美联储三次QE政策配合下,6年后美联储主席耶伦宣布自2014年10月份再次削减购买国债,预示着美国实体经济强势归来,而2015和2016年两次削减购债基础上的加息,则标志着金融和房地产虚拟经济也已经全面复苏。

展开剩余80%

金融危机爆发于美国,但身处漩涡中心的美国却最先走出泥潭,回望身后在泥淖中挣扎的世界其他经济体,其强劲的自我修复能力令人印象深刻,而新经济周期内其同样强劲的狙杀能力则令人胆寒。顺带插一句废话,1月10日奥巴马总统在芝加哥发表告别演说,当台下响起‘再干四年’的共鸣时,拥趸的爱戴之情令人潸然动容。

美国成功实现硬着陆,对陷入‘L’型新常态的中国经济有借鉴意义吗?中国的选择是竭力避免硬着陆,在稳定内需、力保出口、不放弃政府投资的闪展腾挪之中,维持经济底线增长率,同时启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争取让‘L’型经济实现平稳着陆。

当出口、内需、投资同时不同程度失灵,在不爆发系统性经济风险的前提下,如何维持经济持续增长?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小组会议上首提‘供给侧改革’一词,并在当年度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定调。那么,到底什么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国的文字游戏很好玩儿,看破的人有时故意不说破,足以让无数百思不得其姐者空自抓狂。

既然提供给,它的对面自然就是需求,而传统的出口、内需,甚至连政府投资行为都统统被算作是需求,当你手中没资本时还投个啥?金钱那不也是需求吗?嗯,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以前拉动经济增长的力量都来自需求侧,从2016年开始,我们睿智的高层要另辟蹊径,从供给侧打破经济发展对需求侧的传统路径依赖,寻找新动力了。历史上天子每每与上天对话,草民要做的就是盯紧上层,在与时俱进中寻找机会,这也是研究宏观经济的妙处、价值之所在。

有人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西方供给派经济学在东方的延伸,这是完完全全的曲解。别的姑且不说,单是后者强调的注重市场调节功能、淡化政府干预、减税和减少政府管制等等,试问那一条是我们不辞辛劳、事必躬亲的地方政府能够甘心舍弃的?更遑论像固定资产投资这等名利双收的大事,政府如何放心让民间去做?不考虑国情的形而上是意淫,是毒药。

需求是消费者的事,供给是生产者的事,是指生产者在某个时期的某个价格水平上所能够提供的商品或者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就是在全球市场剧烈萎缩的大背景下,把以出口为导向的生产思路,硬生生转化为以内需为导向,生产出本国消费者认可的产品,提供出本国消费者认可的服务,尽最大可能把消费留在国内。嗯,一句话的事儿,笔者的理解就是这么狭隘和庸俗。

打个简单的比方,中国生产卫生洁具的厂家多如牛毛,产品大量积压,为什么消费者还要远赴日本、消耗外汇去购买马桶盖子?相信这件事带给高层的绝非震撼二字可以形容,而很可能是震怒!中日世世代代的恩怨情仇由来已久,没看到新版教科书把八年抗战改为十四年吗?高层深知答案就在于本国消费者不买账,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就是让国内消费者认可并买账。

但是,真正把出口导向转向内需,动刀之前为避免人人谈虎色变的经济硬着陆出现,首先必须把多年累积的沉疴旧疾剜除掉,先破才能后立嘛。具体到落实层面,着力点就是‘三去一降一补’。在此不得不说高层此举是准确切中了时弊的,而笔者也不得不为智囊团点个赞,艰危时局下的应对之术刀刀见血哇,此举一出,有谁还敢说朝中无人?

具体来看下。首先是僵尸企业去产能,这里指的是国企,民企产能过剩的话不用政府去,自己早挂掉了;第二是去库存,包括钢铁、水泥甚至光伏等等常年产能过剩行业积压库存,当然最核心的还是三四线城市房地产库存;第三是去金融杠杆,此举会直接戳中房地产行业和地方政府最痛处,让高烧不退的地方举债搞基建冷却下来;第四是降低企业运行成本。在消费需求有限的大背景下,高成本是企业发展最致命的硬伤,唯有减轻成本负担才能改善企业盈利。这在笔者看来首先必须是减税,其次是清理各种多如牛毛的不合理收费,再次是政府对市场要加大支持减少干预,当然还有不得不提的降房价,作为基础价格的房价只要一降,无论是企业地租、房租、工人生活成本、工资马上会应声而降;最后一点是补短板,坦率说这个笔者没并品咂出多少味儿来,还停留在企业改善产品和服务质量之上,欢迎有识之士补充。

好了,太医院已经把药方开出,下一步就是照方抓药除疴去疾。这里边有个问题,纵观三去一降一补,每一条都直接撩拨到了既得利益集团的G点,而实施其中任何一条都足以让那个群体瞬间高潮欲仙欲死,比如去杠杆后立马裸奔寻死的房地产和地方债。重重阻力下,高层究竟有没有贯彻到底的决心和手段?

这种担心绝非杞人忧天,首当其冲还是如何处置房地产这个烫手山芋?只要不旗帜鲜明降房价,而仍旧只是‘抑制房价过快上涨’,甚至继续推高泡沫,利用金融杠杆化去库存,这无疑是重走饮鸩止渴的老路;而继续恫吓式营销,通过透支民间积蓄来为房地产去库存买单,地方政府、银行、开发商的风险固然是降低了,但同时接盘侠们的消费能力却被提前透支了,透支的是宝贵的潜在内需,如此行径就并不是真正的去库存,而只是偷梁换柱转嫁风险而已。对待房地产这个风向标的态度,足以让升斗小民很好的窥测到高层三去一降一补的决心和力度。

还有个事儿忘了提,既然铁了心要去杠杆,那么就不能再指望印钞机了。而不放水,政府投资就无从谈起,企业也会失血干瘪,经济还可能会硬着陆。那么,到哪里去弄钱呢?在银行已经开始去杠杆为自身回血的情况下,貌似只能去资本市场觊觎老百姓钱袋子了。12月15日债市警钟已经率先敲响,要重新拉动股市大牛吗?这个笔者目前也只是雾里看花,估计高层也会顾忌索罗斯们和国内投机者吧。这个,就需要密切关注刘士余主席的一举一动了。

往进一步说,即使高层铁了心要壮士断腕,通过三去一降一补把基础铺垫好了,下一步就是真正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就是生产者改革了。如何改?通俗说来就是政府引领各种生产资源合理配置。

按照传统经济学,资源就是投入,是用来生产满足消费者需求的商品和服务的生产要素。资源大致可以划分为自然资源、金融资本和劳动力几大类,而其中能把各种资源捏合到一起的、最宝贵的资源非企业家才华莫属。在此不得不慨叹下,判断一个经济体健康与否、有没有潜力的根本尺度就是——看在这个国家中公务员更受尊重,还是企业家社会地位更高即可。一目了然嘛,不多讲就此打住。

西方自由市场经济体配置资源的力量是市场之手,这个谈多了没用,重点来看中国。在中国是政府在引领各种资源配置,配置到实体经济则实体经济兴,配置到虚拟经济则虚拟经济热,配置到深圳只需画个小小圈儿,一个小渔村就成了世界看中国的窗口了嘛,厉害不?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摆明了是政府要有意引领有限资源,配置到以中高端制造业为核心的实体经济中去,否则仍旧是房地产铁公基政府投资那老一套,就不必改革了嘛是不是?

而这,说起来简单得要命,做起来却是难上加难,为啥?回到本文伊始提到的‘企业创新能力’,一个国人最不愿意提及的短板——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被摆上了台面,传统资源型加劳动密集型产品服务已经提不起消费者兴趣,按照高层讲话口气,必须依靠创新改革驱动。

让擅长山寨的中国企业去搞创新,这不是开玩笑吧?没办法,高科技、高端产品生产领域是西方最后的阵地,人家明白只要把技术转让给了中国企业,一通山寨之后自己的饭碗就算交代了。那么,要改革就只有通过升级自己的技术和产品,对进口的高科技产品形成替代,才可以把国民的外汇海购截留在国内,从而间接把工作机会留在国内。有工作才有收入才能产生消费,笔者1月7日撰文《从马云预言‘2017绝大部分白领失业’谈就业环境》中提到,对于中国这个劳动供养率只有1:1.1的国度来说,只有大家都有工作了,消费能力才能提高,整个社会的总需求才能提高。

说一千道一万,一切改革的最终目的还是要回归到内需这个主题。在我们这个坐拥14亿人口的国度,只要切实把内需搞上去,何须仰人鼻息、看人家脸色廉价出口?而培育内需的终极手段,就是让老百姓有钱消费、放心消费,而不是只让身居金字塔尖的一小撮人整天撑得要吐意兴阑珊。从这一点来讲,改革收入分配制度、重点抓好民生市场和社会保障方面,政府绝对大有可为,而不是整天两眼只盯着投资不放,老公公去和儿子抢儿媳妇的热被窝儿。

另:阿甘将积极响应朋友们建议,尽量压缩文章水分减少字数,以节省大家宝贵的阅读时间。一不小心又长了点儿,就此打住。

原创文章,出自公众号‘阿甘看天下’,转载请注明作者以及原文链接。一并感谢打赏、转发、参与讨论的朋友们,你们的热情支持给予了阿甘笔耕不辍的动力。阿甘看天下,不说违心话,期待搜索公众号关注交流。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