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手机搜狐
SOHU.COM

路过德福巷,又忆西班牙

品鉴幸福
2017-01-14
+关注

岁月不仁,流得太快,来不及遮挡。

十多年,就那么匆匆走过。疏疏算来,确有八九载未曾动过钢笔,触碰过那支我依旧钟情的铂金毕加索。执她,在那泛黄的格子纸上,用方块字堆出自己诗意的城,并在城里用碳素水勾勒出里面的故事。

乌托邦仍在,象牙塔依存,那时的苦行僧置身何方。只是不知道这只布满风霜厚茧的右手,是否依旧能够执起那支在斑驳岁月里蒙尘的钢笔?也不清楚那双不算饱经风霜的眼,是否依旧可以看着那些模糊的老照片,翻出那些陈了年化了灰的烟云与往事?

一直想着重新拾起曾经的梦。那时仅是想想,眼下恰好,逢着了几个同样喜欢文字的朋友。本着自己文字功底的退化,自身文学素养及遣词行文水平的了了,着实也只能是陪衬着他们,为他们打打下手,一起写写画画,竭力描绘出彼此的梦。就这样,几个人,就聚在了一起。商量着一起写写文稿,做做公众号,以及共同拾梦的事。这般微微萤火不为别的,只是不想让彼此在奔走于生计,忙碌于世故的流年里,禁锢了思想,丢了当初的梦。

三个人。聊完,聚罢。脚下各迈一方,你,踩过一路风霜,她,踏过一路忧伤,我,走过一路凄凉。望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直到混迹在难分的人海里。

展开剩余81%

我想着积郁累闷已有两个月,是该走走,看看了。瞧瞧一路上那些陌生路人的幸福。

走着,走着,就到了钟楼,又想起了卡西莫多的眼泪。笑笑,爱斯米拉达不懂你的忧伤。接着移步向南。走着,走着,路过南大街,望见一路繁华,世纪金花,普拉达,欧米伽,夏奈尔。笑笑,繁华与我无关。

见了路口,右转。走过粉巷,一路茶馆与会所,嗅见了千年前的香气与暧昧。不知你是卖胭脂,还是选妃子,更不知这里曾经是否笙歌夜夜,青楼林立?想去南院门走走,不知怎的就拐进了德福巷。看见一路酒吧,人还是那么多,还是那般喧腾。我又笑了,那就接着走下去罢。也许是睹物思人,思绪也回到了去年的六月,不过想起来的却全是那帮在同一屋檐下呆了三四载的兄弟……

分明记得,那是去年足球世界杯的时候,也是我的心事发霉的时候。

那时候,诸事颇有不顺,亲人连三入院,家中琐事不安,公司事务一塌糊涂,可谓身心俱疲,心力交瘁。也正是这个时候,毕业后散落天涯的这帮兄弟,与我相约端履门,菊花园,阿Q虾尾。六七个人,小江南的宋闫两位公子,闫似潘安,宋公子直追先祖宋玉,玉生烟的马家三少爷,还有那天竺山的陈家二公子,翩翩风度山西黄家大少爷,除了我这下里巴人,缺席的就剩下了同官将门的常将军,西平郡的谦谦于公子,还有那金州公子南安康,绍兴的赛兰亭胡公子,再有就是远渡东洋的灞桥王世子,还有那未见其人但闻其声的亳州干客侯文君。

公历六月十三日晚,准时赴约小聚的也就宋马董陈黄闫六人,喜极知难聚,只道把酒少几人!酒桌嘘寒问暖,道不尽的相见难,说不完的相安好!

喝完酒,如期的去了早早就在德福巷预定的小包间。德语君与日语君还有那英语君,没有期待到德国拜仁,幸好熬至次日凌晨三点,有号称"死亡之组"的西班牙对荷兰,依稀记得,当晚我与小江南的宋公子信誓旦旦的笃定西班牙夺魁,可笑的是六个人里也就我俩下注西班牙,打球员入场我就觉得这似乎是不好的征兆。

上半场。为了整场的首个进球,不管是西班牙,荷兰,我们六个人都碰杯昂头痛饮。当然,我与宋公子绝不会放过西班牙进球的喜悦,以马家三少为首的荷兰四人派没少罚酒。不过好景不长,倏地,荷兰进球了。马三少他们四人雀跃了,我们嘴上不忿却只得喝酒认罚,恨愤侥幸,让你荷兰一球,怕你们光头回家没脸活着……时间不长,进了,进了!马三少欢呼到欢吼的程度,我跟宋公子,脸上少有的挂不住,"不就一个球么,至于么,切!" 正当我们调笑某讲解员的经典语录"他不是一个人!"的时候——球又进了,不是西班牙。宋公子终于坐不住了,重重的摔着杯子,跟我点了根烟,好戏还早,你我后面再笑。丢一分,无妨,无妨。

酒吧的气氛凝住了,没了声音,有人欢呼了。

突然,有人开了骂,有人摔了酒瓶。因为荷兰又进球了。此刻,西班牙队的铁杆粉丝们好恨,真的好恨。此刻,只有一种声音——西班牙,没事,别气馁,还有时间,还有机会。

说好的事不过三,西班牙频频失误。又一次进球了,仍是荷兰队,4分了,他们4分了。西班牙,顶住,顶住。别慌,我们只是些许失望,我们还没绝望……

马三少他们四人看出了我与宋公子脸上的凝重,此刻没有劝罚。不过,开瓶声已响——"董哥,舍长,干!干干干!咱丢分不丢人!"

"干!"

说罢,眼泪顺着两人的眼角滑落,宋公子是为西班牙,而我所为的,怕是不仅仅是西班牙,或许还有我自己。

此刻,不孤独,马闫陈黄四人一起举瓶过头,六个大老爷们跟女人似的眼角噙着那么点点雾气,"这瓶酒大伙一起干了……"

酒瓶,空。落桌,铿锵,有声。

这边,六个血气方刚的青年,不动地盯着硕大的银幕,个个红着眼,偏着头,阵阵有神,个个若有所思……此刻,只剩下了男人们低沉的抽泣声,确实不好听,但却十分动听。他们,有的舍了梦想,忘了初衷,丢了爱情,有的迷了方向,有的满心是创……

时间继续拨转,酒吧里,有人赤身挥舞短袖,有人痛哭流涕。有拍桌的,有拥吻的,此刻,认识的与不认识的,都哭了。只因为:荷兰又进球了,5分了,胜败已成定局……

西班牙,我心中的王,我知道你们比我们还痛,比我们还恨。我们懂的,真的懂的。即使败,也要败得不失王者风范。帝王就当俾睨天下!

结束了。西班牙对荷兰,1:5的比分,是那么的令人揪心。西班牙,不哭!荷兰,你好狠,真的好狠,但我不恨你。我会同西班牙一道,将你所馈赠的羞辱当做灵魂的灯塔,没人的时候,时时擦拭,不惹尘埃。

那天,凌晨5点20,古城长安,下起了暴雨,仿佛西班牙队的球迷们的泪。那场雨,我不知道是上苍的哭泣,还是用来为下次球场洗刷蒙羞与屈辱甘霖。

不记得那天我们六个人,是怎么走出德福巷,眼泪在飞,一个个朝着没人方向奔跑,每个人都如掉进海里一般,除了身上是咸的,嘴里也是咸的。

只记得,那天,自己在暴雨中奔跑了一个多小时,丢了一只鞋,好容易才在南大街中大国际门口等到的士。上了车,红眼的司机师傅看着也红眼的我,"去哪?伙计!别哭!西班牙!" "高新四路,丹枫国际"

清楚的记得,那天早上回丹枫国际,已是早上七点一刻,小区的门卫跟保安,看着海水里浸泡过般的我,以为我是疯子,红着眼,披着发,只穿了一只鞋……

丹枫国际,这边没雨。东方,炎阳,徐缓而上。空气里散发有新泥的味道。

今天,路过德福巷,又想起了西班牙,想起我的无冕之王。想起了我的那些好久没见的兄弟们。我想说一声:逐梦,真心不易。想你们,都还好吧?期待下次世界杯,还是德福巷,我还与西班牙一道。

你好!菱形脸美少女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