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科技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站在下一个风口的起点上

在最近的某个行业大会上,李笑来的一个演讲,让我很有共鸣。

他认为,在过去的10年里,有一个职业是一直被高估的,那就是程序员。

因为在一个开放的互联网,我们一直缺少基础的产品,让我们更好的利用互联网的便捷。程序员在过去的10年里,在这方面贡献了巨大的价值。

然而,就在前几个月,发生了一个很有标志性的事件:微信的用户数已经超过8亿。

可以看到,互联网已经初步完成了它连接所有人的使命,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已经趋于成熟。

那么当基础设施成熟后,流动在基础设施上的内容呢?信息和资讯在泛滥,但真正高质量的内容仍然处于稀缺的状态。

所以李笑来认为未来10-15年,内容创作者的价值,一定会被高估。

这算不上是一个很新的观点,毕竟在过去的几年里,各种热门 IP 在不断的被改编成电影、电影剧、游戏等。变现方式的成熟,让这些内容 IP 的创作者成为了最大的赢家之一。

以作家为例,早在2015年,中国作家富豪排行榜排名第1的网络小说作家唐家三少,版税收入就轻松破亿。

然而这并不能代表内容的全部。

我们人类创造的内容多种多样,但总结下来,起码有两类:

一个让人沉浸其中的故事,和一堂让人受益匪浅的“课程”。这有点像我们经常把书分为虚构类和非虚构类作品。

IP的热潮,代表的是虚构类作品的繁荣。甚至在未来的很多年,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虚拟类作品创作者的狂欢。毕竟,现在的我们,太缺少一个个好的故事了。缺少到我们只能拿历史上的故事,一遍又一遍翻拍的地步。

那么非虚构类,或者更进一步细分的知识类内容呢?

这一类内容的创作者,机会又在哪里?

当大众娱乐至死时,是否还会在意,上一堂受益匪浅的“课程”?

知识,从创造到演绎

我们大部分人消费知识类内容的动机,是解决问题。

互联网把人们连接在一起,我们第一次眼界如此开阔,但也让我们产生了更多的焦虑。

我们变得更忙,时间更加碎片化,娱乐的诱惑更是随处可及。我们更加焦虑的想解决新出现的问题,我们想要更快的得到答案。

所以,我们很可能需要不一样的知识产品。

米果文化CEO胡渐彪的观点,让人深受启发。他提到:

比如说如果你今天焦虑的问题是,我怎么回去跟我老板谈判,说服他,让他给我加薪。要解决这个问题,你需要用到的技巧包括谈判的技巧、说服的技巧,甚至包括辩论的技巧。

但你如果向我请教,我给你的答案是拿出一本说服的书,一本谈判的书,一本辩论的书,说拿去读,读完你就该知道怎么做,你会想这一点都不靠谱。坦白来说我给的方法是实实在在用的,但对用户来讲这不是他想要的。我今天只需要一根牙签剃牙,你给我一个金丝楠木干,这怎么用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