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前华为高管的囧境:群狼生独狼死?

日前华为公布了2016年营收报告预期,全年营收1780亿元,智能手机出货1.39亿部,同比增长20%...

不过有消息称任正非批评华为盈利能力不足,太多利润都被渠道商赚走了(拿点20%以上),对此比较不满意。

而华为今年的出货量目标是1.7亿部,要在缩减渠道成本的策略下完成“打鸡血”的KPI,压力可想而知。

过去几年也有很多高管因为KPI过高、压力太大等原因离开华为,他们在新公司是否像之前“大有作为”呢?

刘江峰:重组酷派

曾担任荣耀总裁,实现了销售额“一年内从1亿美元到30亿美元”的暴涨;离职后在电商领域创业一年,去年8月出任酷派集团CEO。

加盟酷派时,刘江峰表示将把酷派从手机硬件公司变成生态型互联网公司,目标是5年内销量过亿,重回行业第一。

目前为止刘江峰都在做酷派的重组整合,包括品牌梳理、市场调研和人员调整等,比如引进多位高管和出售公开渠道品牌ivvi,但并未带来显著成效。

此外随着乐视遭遇供应商欠款危机,酷派也遭遇了股价下滑的损失,小目标已调整为2017年实现盈利...

徐昕泉:坐镇LeRee

2014年4月,徐昕泉加盟京东集团,负责国际化业务。此前担任华为电商总裁,拥有丰富的海外经验。

两年后又从京东离职加盟乐视生态,出任乐视俄罗斯及东欧公司(LeRee)创始人兼CEO。

徐昕泉的俄罗斯背景是华为、京东及乐视看重他的主要原因,上任之后也吸引了很多人才投奔。

此君曾和余承东撕逼,目前微博主要以乐视手机及汽车为主,偶尔也会点赞一些对华为“不利”的内容。

杨柘:TCL裁员

2012年10月从三星跳槽至华为,一度担任华为消费者业务中国区CMO,三年后离职去了TCL,据说底薪1000万。

杨柘从2016年年初开始担任TCL首席运营官和中国区总裁,还推出了新品牌“宛如生活”,但上半年智能终端销量同比下滑了12%。

一个多月前,有传言称TCL通讯中国区要进行裁员。随后官方确认并透露裁员人数可能达到100人,涉及营销、运营和销售部门。

传言还称杨柘将被架空,不过内部人士进行了否认。杨柘则表示2017年TCL四个象限的产品都会出现,也会控制渠道发展节奏...

李一男:传奇终结

2000年辞去华为副总裁创办港湾网络,6年后又被华为收购并二次进宫,曾被认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

2008年从华为辞职加盟百度担任首席技术官,待了两年后又再次离开,2010年出任12580 CEO。

仅仅6个月后离职,之后担任牛电科技CEO。2015年6月被深圳公安局刑事拘留,涉嫌通过内幕消息非法获利700多万元。

至此,华为史上最年轻副总裁的传奇告一段落...

结语:

虽然华为系接管了酷派、乐视及TCL通讯等,但短期来看前东家的成功很难复制,比如乐视手机去年出货两千多万台但欠了一屁股账。

除了华为系,中国互联网还有TABLES一说,即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雷军系、周鸿祎系、新浪系,也是各种“黄埔军校”的代名词。

在互联网行业,高管跳槽和离职也是很常见,国外苹果、Google等还专门签订了“互不挖角”协议,不过也遭到了集体诉讼。

以加班、奋斗者协议等知名的华为饱受员工诟病,但其狼性文化也是一座围城——城外的想冲进去,城里的想冲出来。

近期有消息称中兴将裁员600人,一些员工由于曾试图应聘竞争对手华为而被指名必须裁减...

(来源:互联网爆料)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