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400年传承,32万天价,不是每把铁壶都叫南部铁器

在日本的茶道里,

用来煮水的铁壶有着特殊的地位,

据他们的说法,

经铁器烧煮的水,

不但口感清冽甘醇,

更符合茶道的美学鉴赏,

在炉火与茶香中,

与人天长日久的厮磨而带有体温,

成为日常生活中枯淡寂静的诗意。

在最负盛名的南部铁器中,

“小泉仁左卫门”这个称号,

已经流传到第十一代,

400年的传承,

在工业时代的今天,

小泉家族仍在坚持传统手工技艺制壶,

保留几百年的古时味道,

一把壶更是卖出了32万的天价,

可订单竟然已经排到了一年之后。

南部铁器其实产于日本北部城市盛冈,

之所以称为“南部”,

是因为400多年前江户时代之初,

武将南部信直修筑盛冈城,创建“南部藩”。

随后由于历代藩主热衷茶道,

利用当地特产铁砂、岩铁等原料,

促进当地制作工业,

大量招募釜师铸造铁壶,

来自京都的第一代小泉仁左卫门,

就这样来到了南部藩,

开创了南部釜。

小泉家族的铁壶有着特殊的技法,

为冰冷的铁器赋予陶土般的温润,

抹去生硬的铿锵之意,

成为茶道中最适宜的器具。

特别是小泉家的砂铁壶,

由于铁质上佳,

轻轻敲击,余韵悠长,

被茶道专家尊称为

“风过松林的涛声”。

小泉家砂铁壶的秘密,

来自于独特的原料,

盛冈曾为日本全国铸造钱币,

有一次因为年号更替,

一大批铁钱币被停止发行,

藩主交给了小泉家管理,

后来小泉家世世代代,

用它们制作最高级的砂铁器。

目前古钱币的数量,

仅够制作的铁壶不过二三十把。

与所有的传统工艺一样,

南部铁器也曾经遭遇低谷,

生活方式的改变,

让铁壶逐渐从百姓的家中消失。

一直坚持手工制作的小泉家族,

苦苦勉力维持,

甚至卖掉了世代相传的祖屋,

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

又经历日本大地震,

已经半年没有订单的小泉家族,

竟然拒绝了中国企业的大量订单。

由于国内南部铁器被茶人所力捧,

手工制作的南部铁壶,

成为了商人炒作的筹码,

转手的价值在几年内翻了好几倍,

许多商人带著大笔的钱,

说要买断匠人所有的作品。

对于小泉家族而言,

这样的心态是不能接受的。

“这不是钱的问题,

将作品交给对的客户,

交给那些真心欣赏作品,

能理解手作每道工序

背后的价值与美的客户才是家族的使命”

这就是所谓的“匠心”吧。

制作一把铁壶的开端,

是设计式样和木型制作。

小泉家族留有很多经典的铁壶样式,

对于十一代传人的小泉岳广来说,

把传统的式样继续保持下去,

是他的重要任务。

小泉岳广本是家中次子,

到高中为止都是个怀揣棒球梦的棒球少年。

可原该继承家业的长兄宣布放弃,

他才开始考虑家族的传承,

对他来说,

仰望先人的伟大,

既是一种荣耀,

更是一种沉甸甸的责任。

小泉家的铁壶,

最重要的特色就是其细腻的肌理纹,

铸造成器之后,

分明是坚硬的金属,

用手摩挲却有温软之感。

对于匠人而言,

这种不可言传的分寸感和耐心的建立,

必须通过长久的修行劳作才能掌握,

很长时间,很多的心思,

才会完成比较完整的状态。

由于古钱币越来越少,

每次接到砂铁壶的订单,

小泉总是一半高兴,一半不舍。

铁币的熔炼需要保证纯度,

这一步骤被单独放在盛冈当地的工业技术中心,

通过一个小小的高周波熔炼炉完成。

八公斤重的钱币,

熔成铁水后压注进模具,

最终会制成2公斤重的铁壶。

如今的南部铁器制作,

机械化代替了不少手工制作,

铁器的产量因此大增。

但小泉家族,

一直遵循传统的古法制作,

从脱模到打磨,

保证手作的纯正。

最精于手作的铁壶工坊,

也需要其它匠人的通力协作。

在铁壶制作中,

提手是由提手匠人田中完成,

田中已经和小泉家族合作了28年,

是目前日本唯一,

可以做出袋子状提手的手工匠人,

他与小泉家族一起见证了南部铁器的历史。

铁壶完成的最后一步,

是在壶身上涂一层生漆作为保护。

距离盛冈一小时车程的净法寺,

是日本国内最好的生漆产地,

如今当地众多的铁器制作工坊里,

坚持使用净法寺生漆来制作这一工序的,

只剩下小泉一家。

400年的风风雨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