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鲁宁:万科股权战王石提前锁定胜局

鲁宁:万科股权战王石提前锁定胜局

横跨2015年、2016年、2017年的万科股权争夺战,最终由万科胜出的结果,在本周四晚间提前锁定。这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一个特定发展阶段,实体经济最终战胜“野蛮人”放肆侵袭的一个经典案例。这与今年继续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大“去杠杆”力度的中央经济工作方针高度契合。

这个案例的市场效应将有望持续影响多年,未来数年间,类似于宝能系这类“野蛮人”,打着市场自由交易旗号和法律擦边球,侵蚀和伤害中国金融市场健康发展的行径,将受到监管机构(泛指“一行三会”)的严厉制裁。

事实上,在万科股权争夺战扑朔迷离的2015年底,表面上看万科在节节失守、顾此失彼,甚至于进退失据,似乎败局以定,但善于轧苗头的保险资金和银行资金已对宝能系“断供”甚至“抽资”而退。换言之,万科将能笑到最后的今日之格局,在2015年底时已初露端倪。只不过,在一味主张资本市场自由化的舆论氛围下,许多人还等着看王石及万科核心管理团队的笑话。

进入2016年,随着国有的深圳地铁在深圳市政府授意下,主动与万科洽商入股事宜,万科股权争夺战完全有可能在2016年上半年就分出胜负。尽管中间发生了央企华润(当时为万科的第二大股东)与万科的“别扭门”,依然不影响万科股权保卫战的前提胜利。之所以拖到昨天(乃至于“野蛮人”仍然占据万科第一大股东的位置)才一锤定音,不是监管当局缺乏决心和手段,更非监管当局故作“开明”,刻意学做“甩手掌柜”,而是鉴于“野蛮人”已尾大不掉,如果用药过猛,导致资金链断裂,会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以至于影响到金融市场整体稳定,引发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股市再次剧烈震荡。所以,对“野蛮人”的遏制采用了多角度、多层面“外围用药”,使药性由外及里慢慢渗透,最后同样收获治疗效果。当然,这样做惟一“副作用”是万科股权争夺战横跨三个年头才分出胜负。因此,即使不从坚定捍卫实体经济之角度,单从监管技巧长进之角度,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监管理路,就颇值得总结、借鉴与玩味。

1月12日晚间,万科发布公告,该公司收到“华润股份”和深铁通知,股东“华润股份”及其全资子公司“中润贸易”,于2017年1月12日与深铁签署了关于万科股份转让协议,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拟以协议转让方式将其合计持有的万科A股股份转让给深铁。转让完成后,“华润股份”和“中润贸易”将不再持有万科股份。就此转让,并没有撼动“野蛮人”作为万科第一大股东的法定地位,故而,那些刻意坚持股权交易应当完全自由化的“市场人士”和“财经评论家”们,立即发表文章和谈话强调,万科的股权之争即所谓的“王石难题”仍未解决。意思是新的争夺----即万科如何面对“野蛮人”的难题依然十分棘手。果真如此么?就事论事的确如此,往前走一步看则结论完全不同。接下来,万科必然会通过合法的定向增发,令深铁成为万科第一大股东。到了那一天,“野蛮人”要么蚀一把选择退出,若赖着不走,股权将通过多次定向增发而不断被稀释……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在深铁收购华润全部股权的万科董事会上,“野蛮人”挺知趣地第一次投了赞成票。想想也是,去年12月,证监会余主席发表强硬谈话,对非特定“野蛮人”提出六条严厉警告。这六条警告如六支利箭支支穿心。只要被标定为“野蛮人”,屁股肯定不可能干净,所以“野蛮人”没有脾气仍乃知难而退犹晚未晚矣!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