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民币 可不光是和美国打金融战!潜力大着呢!

《制造者与攫取者》(MakersandTakers)一书的作者拉娜·福鲁哈尔(RanaForoohar)于2016年5月12日在《时代》周刊发表了题为《美国资本主义的巨大危机》(AmericanCapitalism'sGreatCrisis)的文章。其在文中介绍了自己著作的主题思想:金融业的崛起和美国商业的衰落。

根据福鲁哈尔的研究,美国金融体系自1790年代末至1970年代初,基本是服务于商业,把居民储蓄转变为实体经济的投资。但是,今天美国金融体系调配的巨额资本中,只有15%进入实体经济,而不是1970年以前那样绝大部分资本都用于商业融资。

以前银行的营业收入主要来源于商业贷款和居民储蓄的利差,如今则是各种理财服务收费。以前是金融业把居民储蓄变为实体经济投资,如今却相反,银行业贷款给居民消费和公共债务获取利息收入,几乎成为经济体中纯食利的利益集团。

纽约证券交易所

今天全球债务已经比2007年增多了57万亿,大大增加了金融业的食利市场。这是自2008年以来经济复苏无力的关键原因,华尔街扼杀了全球经济。美国金融业在经济体中的比重从1980年的4%上升到今天的7%,这7%的金融业的利润却占了经济体总利润的25%。金融体系已经从实体经济的仆人变为实体经济的主人。以前金融业服务实业,如今实业沦为被金融业宰割的鱼肉。

福鲁哈尔看到了今天全球经济低迷的结症,但并没有给出可行的解决方案。她认为美国金融业走到今天,是美国历届总统金融政策不经意的副作用的结果,她依然寄托美国国会可以重新规范金融业,让金融业重新回到服务于实业的经济角色。但是,资本主义社会是资本主导政府政策,而不是相反。福鲁哈尔天真地期望美国政府能够控制金融资本,显然是没有认清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本质。

市场经济是生产社会化的分工合作形式,每个人的劳动不是生产自己消费的商品,而是生产市场接纳的商品。一个人不可能自己开矿、炼铁、铸犁、种地、生产,从头到尾完全自己单独劳动创造粮食,而是农民买犁买化肥种地,把粮食卖给市场,生产犁的工厂买铁买机器买厂房,生产钢铁的公司买铁矿买煤,等等。

一个人在市场经济中的物质能力的大小,即使不说完全“正比”于其融资能力能够得到的资本的额度,两者至少也是高度相关的。资金额度大小决定了实现某一目的使用的市场经济分工合作范围的大小,决定了一个意愿可以动用社会资源的多寡。资本决策社会资源的配置,资本通过市场达到社会分工合作以实现自身盈利目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