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无心法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暖光声音】对与错僵化了我们的格局

【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对与错,我们很容易去到评判别人的位置,我们更容易把手指指向别人,这些都是让我们内心痛苦,远离快乐的原因。】

“小大人儿”的焦虑

孩子今年快五岁了,我明显地感觉到他进入了人生中第一个“叛逆期”。他开始用大人的口吻和我们说话;开始拒绝我们的帮助,执意按照自己的意思做事;开始向我们大喊大叫:为什么总是听你们的,没有人听我的?开始有更多的愤怒、委屈的情绪表达……这样的他虽然让我感觉到一些焦虑和麻烦,但是我知道这是孩子必然经历的过程,其实他比我还要焦虑,对于自己内心中的“小魔王”,他束手无策。所以,我现在最能支持到孩子的就是帮助他如何分辨清楚自己的情绪,并用合适的方式表达出来,在恰当的时候放手,在必要的时候伸手,利用疏导的方法帮他度过这个时期。但是家里的老人们却看不过去,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原来可爱的孩子变的不听话,不懂事,没礼貌,任性,死心眼…..这让老人们同样陷入了焦虑中。

快过年了,孩子的爷爷奶奶提着大包小包到家里看看亲家和孩子,本想对辛苦照顾孩子的亲家表示感谢,再与孩子亲近一番,没承想进了门孩子不跟打招呼,掏了压岁钱孩子没有给拜年,想陪孩子玩一会儿遭到孩子的拒绝…..这可让爷爷奶奶生气了,当着亲家的面把孩子狠狠批了一通,孩子受到了批评自然更有情绪,而一直照顾孩子的姥姥姥爷心里也是气愤,他们认为孩子的爷爷奶奶是在指责他们没有教育好孩子。

本来是善意的初衷却以全家人心里不痛快而告终。因为在爷爷奶奶心里,对孩子有了“不听话、没礼貌、没教养”的评判,认为孩子做错了;在姥姥姥爷心里,对亲家有了“不明事理、不照顾别人感受”的评判,认为亲家做错了;在孩子心里,对家里的大人们有了“我只是想做我自己,为什么不被你们认可和支持?你们真的爱我吗?我真的做错了吗?”的疑惑。

“对与错”的黑白分裂

坐下来仔细回想,我们的生活中充斥着各种对与错。“你要是早听我的不会成现在这样”“不爱学习就不是好学生”“不听话就不是好孩子”……其实有谁能说清楚对与错的标准是什么?此时此刻的正确,换了一个场景,还一定正确吗?我们为什么纠结于争辩对与错呢?

回想从小受到的是非对错的教育,让我们把自己分裂成一个对的我和一个错的我,对的我不停地给错的我各种评判,错的我用各种防御方式对抗对的我,于是我们的内心满是冲突。这是父辈乃至祖辈传承给我们的分裂体验,而他们的分裂源于对“如果不分辨出对与错就可能走向泥潭,做出杀人放火的事来”的恐惧。并且在传承是非对错的教育观点时,也出现了误导,老祖宗所说的“是非分明”指的是培养孩子分辨是非的能力,而不是只停留在争辩对与错的台阶上。

争辩对与错还体现了一个人可以评判世间一切的自恋幻想,以及不允许别人做真实的自己,想要改变对方的强烈控制欲望。将人与事分离看待的能力不足时,就会把“我的观点”等同于“我本身”,于是承认自己的观点错误就等同于承认自己是错误的,是一种对自我存在感的抹杀,为了捍卫自己,一定会为了证明自己是对的而争辩得面红耳赤。

在我们沉浸在争辩对与错,证明自己是对的,对方是错的的问题中时,便无心去探求事情的真相,对别人失去了慈悲心,同时扼杀了自己的生命力,僵化住了我们的格局。

回归一元的纯真世界

爷爷奶奶走后,我陪着孩子躺在床上,轻声地说:“妈妈知道你今天很生气,也很委屈,不管你做的好还是做的不好,都是妈妈的好孩子,妈妈永远爱你。”孩子把头埋在我的怀里哭了。等他平静了我又问他:“你能告诉妈妈,今天你为什么生气不理爷爷奶奶吗?”孩子撅着小嘴说:因为爷爷奶奶有好长时间不来陪我玩,我想他们了,我想让他们经常来。”我搂着孩子告诉他:“明天咱们给爷爷奶奶打电话,告诉他们你的想法,以后咱们和爷爷奶奶多多见面好不好?”孩子高兴地进入了梦乡。

当我们放下对自己的评判,试着去爱自己,允许那个真实的自己呈现时,便可以打开内心的格局,拥有探求真相的好奇心,展现生命力的勇气,找回那份迷路的慈悲心。

作者:杨 宇

(《暖光暖心》编辑部)

(图片来源:网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