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蒋方舟:潮水退去之后

来源:凯迪社区

前两天我去上海出差,打了个“体制外的车”一一说“黑车”有点不礼貌。司机三十多岁,帅,收拾得也很体面。路上聊天,他开始聊自己想怎么挣钱。我非常喜欢在没有利益相关和资源整合的前提下听人聊挣钱,这对我来说是完全陌生的知识,感觉像听量子物理一样迷人。

司机感慨经济不好,黑车不好开,想找别的门路。他前两年买了一个很老很小的房子,在郊区,市值两百万左右。他打算把这个房子卖掉,各种循环贷款,换一套一千五百万左右的大别墅。别墅他已经去看过,非常满意,抢到就是赚到。

我不懂经济,但是有每个月记录经济数据的习惯,把它作为社会变化的某种刻度。他说着我顺手用手机查,看到8 月信贷数据公布,上海非金融企业的人民币货款下降

302 亿,居民人民币货款增加359 亿,其中贷增加

342 亿。企业捂紧钱包,居民冲锋陷阵,真实版的“冰与火之歌”。

我问司机:“房价要是降了怎么办? ”

司机愣了一下,说:“那么多人都是高价买房,跌又不只跌我一个。几年前等着房市崩盘的人现在都后悔了。”

我说:“看居民存款增速已经下降到10 %以下了,房贷还增长了这么多。还是不正常吧。“

司机说:“国家那么强大,不会让房价跌的。”然后就沉默了,把冷气开大。

这是个短暂的、没有赢家的辩论。我和司机没有本质的分歧,我们的认知和《 新闻联播 》 里每天告诉全国人民的一样一一经济形势不好,房地产市场过热,却得出了完全相反的结论。原因在于他是一个乐观主义者,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他看到时势如潮水,他只要顺势加入,账面上瞬间成了千万富翁,我看到的是潮水下的礁石。

悲观是创作者的职业病,就像尘肺病之于矿工。因为创作者一旦对他人的痛苦失去了感知能力,就基本可以宣告死亡了。但保持悲观很痛苦,所以大部分人慢慢丧失了对他人痛苦的想象能力,继而丧失了对自己痛苦的想象能力。就像那个司机,他拒绝想象潮水退去之后自己的处境。

社会的潮水是滚烫的,以“创业热”“电商热”“IP 热”“网红热”等等形式出现,每一轮热潮伴随的都是一堆财富故事。大众媒体只宣传浪尖上的人,浪下的人却被掩盖住了。

前几天,我终于在黄山看了一个MINI 中国发起的不一样的纪录片电影,叫做《内心引力》。导演是一对夫妻,拍了

18 个月,累积拍了8000OG 素材。他们拍了七个创业者。每个人播放出来只有十分钟。

或许把影片里的人叫做“创业者”并不恰当,因为他们中的很多人依然是单枪匹马,没有“业”可言,只能被叫做“独立品牌创始人”,其中最成功的人是“例外”的创始人毛继红和“雕刻时光”的创始人庄松冽,他们的品牌都创立了二十年左右。但其他拍摄对象远远谈不上成功,他们经营的品牌还处于刚刚起步的阶段。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