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法医秦明

手机搜狐

SOHU.COM

像果冻一样Q弹却立得住的女人

文:李筱懿来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能过好日子,也能忍坏日子

十多年前我第一次去埃及,因为担心治安,报了旅行团,而旺季房间有限,即便付单房差价也没有更多的空房,我必须和团里另外一位陌生的女游客拼房,由于太想去,我答应了,机场集合时,第一次遇见我的室友。

她比我年长,穿着随意而舒适,妆容清淡,话很少,和气地向我打了招呼,我们登机牌换

在一起,落座后,不约而同各拿出一本书:她的是德国著名传记作家路德维希的《埃及艳后》,我的是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尼罗河上的惨案》,我俩都很惊喜,准备看完后和对方交换。

经历转机到达开罗的酒店,已经是十几个小时后,大家疲惫不堪地拿到房卡,迫不及待回房间休息,可是,打开门,我俩惊呆:客房里堆满各种家具,显然久未使用。

长途奔波遇到意外,我心里无名火起,立刻找导游交涉,导游在前台协调很久没有结果,准备先把他的房间让给我们,他房里是单人床,意味着我们两个陌生女人要在陌生的国家同床共枕盖一床被子,我有点接受障碍,看看室友,她虽然满脸疲惫,却微笑说:

现在看来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就这样吧。小姑娘,我睡觉很老实,没有乱翻身打呼噜的坏习惯,能委屈你和我挤一张床睡一晚吗?

我也笑了:荣幸啊。

回到房间,她让我先洗漱,自己整理行李,当我走出浴室,吃了一惊。

房间里弥漫着香薰蜡烛好闻的薰衣草气息,她的行李只占用了一个角落,物品摆放井井有条,处处为我留了空间,床上放着她的丝质睡袍、枕垫和眼罩。

她解释:我出门习惯带自己的睡衣。

然后,她轻手轻脚去洗漱,生怕动静大了惊醒准备入睡的我。

那一晚,我睡得并不踏实,我们俩都努力给对方留空间和被子,也让自己保持心理安全距离。

坦率地说,这次旅行并不顺利,埃及经济落后,当时治安也很一般,我们穿越沙漠到西奈半岛度假由政府军队一路护送游客大巴车队,酒店条件时好时坏,客车也常出状况,餐饮完全不习惯,旅行团里经常抱怨。

每当这时,我的室友就帮导游打圆场:他已经尽力啦,大家出来是看风景和找高兴,旅行本来就是一件有弹性的事情,身体吃点苦,眼睛没吃亏就好。

奇怪的是,她并不凶悍,却自带气场,每次圆场都很有效。

我室友的每件内衣和日用都精致而昂贵,外衣却找不到一个LOGO,可她一点也不娇气,同吃同住12天,总是她在照顾我,在女王神殿给我拍照,在金字塔下帮我背包,出门还会多带一瓶水给我俩做储备。

我也知趣地反馈,分享有意思的埃及历史,著名法老的绯闻、正史和宫斗,一路上我们都乐呵呵,即便吃坏了肚子也自嘲地跟上队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