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画心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外滩复刻“国王与我”

本报记者许望上海报道

外滩素来以万国建筑著称。1月9日,一场名为“国王与我”的艺术展来到位于外滩三号的沪申画廊。这一主题展览于去年9月在米兰王宫王子殿首秀,来自意大利、中国、日本等国的9位艺术家共同用自己的创意在王子殿上演了一出关于王宫的幻想故事。现在,同样的展品几乎原样搬到了沪申画廊,为黄浦江畔的异国风情更添一抹意大利童话感。

命题作文的写法

“国王与我”展览上的艺术作品拥有一个共同特点——它们都与Alcantara这一特殊的面料有关。来自意大利的高级定制材料品牌Alcantara向艺术家们发出邀约,以“国王与我”为主题、以Alcantara面料为灵感为这次展览量身定做艺术品。

策展人乐大豆表示:“艺术家知道要用这个材料做作品,他们有自由选择的空间,接受或是拒绝都可以。一旦他们接受了,这个材料就变成了创作媒介,而创作的媒介本身就可以是任何东西。”

9位艺术家用装置、录像、摄影等多种艺术手段对策展主题做出了回应。

沪申画廊的展品划分为两个区域,一边更具故事性,作品中都有国王和城堡的符号,借此呼应米兰王宫这一特殊场域。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Gentucca Bini 带来的作品——《王室边缘》,印有超写实图案的面料,折叠堆积在地面和墙面上,营造出丰富而华丽的效果,呼应了王宫的装饰花纹,当观众拨开面料进入其中,才能看清复杂的内饰。Arthur Arbesser的《青蛙国王》是一个被印有云朵图案的材料包裹的喷泉,观者可以通过踩在王子与公主的鞋子上看到自己的倒影。《皇帝的新衣》是六枚真人大小的国际象棋棋子,用装饰有Arbesser设计图案的面料包裹。通过场景再现,艺术家重新解读了两大经典童话。

展览的另一部分则更加抽象,日本摄影师小山泰介将Z型墙面全铺上以特殊材料和哈内姆勒纸印制而成的摄影作品,同时,以三个垂直元素共同营造出一种全封闭的视错觉,使得真实材料与复制品的界限变得模糊。《王子的游戏》由Maurizio Anzeri创作完成,脸孔组成的巨大屏风,给观者以压迫感,既迷人又诡异。

Francesco Simeti创作的《世外桃源》虽然不是最大型的作品,却以丰富的细节吸引了眼球。或固定或移动的面板上装饰着异域图案,如同马可·波罗所描绘的由忽必烈建造的城市一样,这些面板相互交错,打造出十八世纪剧院舞台的效果。

不同空间 多样表达

在开幕当天的新闻发布会上,赞助此次展览的Alcantara首席执行官Andrea Boragno表示:“这次展览的困难在于怎样将王宫的东西移入另一个场所。”

“国王与我”展览规划之初,就已经决定要在米兰王宫王子殿举办。艺术家收到邀请后也先到王宫看过才进行了创作。因此某种意义上,展览的许多作品是为王宫“量身打造”。

“当我们开始在米兰与艺术家创作‘国王与我’时,我们问了自己几个问题:如果将这些场域特定作品和古代房间转移到一个全新场所,艺术家将会对其进行怎样的转变和再造?考虑到它需要发生在另一个历史建筑中、俯瞰另一座历史名城,艺术家又如何在另一个空间中重新搭建?这些想法最终成为把展览带到上海的初衷。”策展人乐大豆表示。

米兰王宫曾是许多个中世纪意大利米兰的政府所在地,如今这里已成为意大利重要的文化中心,王宫堂皇气派的建筑为众多博览会和展览提供了绝佳的场地。在米兰王宫展出时,9位艺术家的作品散布于王子殿的7个房间内,拥有更强的逻辑关系和空间感。本次展览的大部分作品可以直接触摸,而单独的房间也增加了观众与艺术品之间互动体验的私密感。

作为上海老牌画廊,沪申画廊尽管拥有一千平米的场地足够摆放作品,但空间更加通透,仅有柱子阻隔视线,并没有强烈的空间切割感,也就因此使得作品之间的递进关系淡化。

在乐大豆看来,差异化表达也是转换展览场地的吸引力所在:“这里(沪申画廊)有空白空间,特别抽象,视觉上比较干净一点,所以搬过来不是很大的问题。不是所有的艺术作品都可以移到另一个地方做展,但可以移动的作品,到了另一个地方,就有了更多探讨的空间和表现的余地。”(编辑 董明洁 许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