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拜见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寻找中部机遇之城

特约撰稿张赛男上海报道

编者按

中部最近很火。2017年伊始,无论是武汉、郑州两个国家中心城市的尘埃落定,还是合肥获批“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看齐京沪,都将中部置于目光焦点和前所未有的政策高点,这向外界传递的明确信号是:在“十三五”的第二个年头,中部,特别是中部某些城市站上了一个更高的发展层面,或者说是一个绝佳的历史机遇期。他们不再只是承接沿海产业梯度转移的大后方,也不再是一味输出劳动力的策源地,在中国制造业见底和艰难转型的关键期后,未来的全国先进制造业中心将在中部诞生,这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增长平台的重要机会。中部的城市竞争,也由此充满了确定性和不确定性。(何苗)

导读

形成若干个副中心城市符合区域发展规律和国家战略精神,而在有限的资源和配置资源的能力下如何平衡好中心城市与其他城市的关系,增强大省会的辐射能力而不是虹吸效应,实现共同发展,则考验着地方政府的智慧。

经济总量占全国的比重由2005年的18.8%提高到2015年的20.3%,这是过去十年中部地区交出的“成绩单”。

虽然只是不到两个百分点的“上位”,但支撑这个数字的却是这些年来以省会的突进式发展为代表的中部速度。

尤其在2016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形下,中部几大省份的表现也不逊色。2016年前三季度,除了山西仍受传统工业拖累外,河南、湖北、湖南的经济总量均位居全国前列,江西、安徽虽然经济体量不大,但增速领先。

一个显而易见的现象是,中部发展的十年,也恰是中部省会城市腾飞的十年。数据显示,2015年,武汉、郑州、长沙、合肥四座省会城市的GDP是2005年的4-6倍。省会城市的迅猛发展为全省GDP贡献了成倍增量,从而带动了全省发展。

出于历史或现实的原因,中部大省不约而同地走上了“做大省会”的路径。分析人士认为,这种路径带来的好处是可以“集中优势资源办大事”,起到迅速做大做强的作用。

但省会模式的弊端也显现出来:单极带动越发吃力,周边小城市发展缓慢。目前,多个省份已在有意识地打造副中心城市,培育多个省内增长极。

省会“一城独大”

如果简单以省会GDP占全省的比重,作为省会强势度的主要指标,通过计算可以发现,武汉在中部省会中最强势。从2001年开始,武汉占湖北的GDP比重就一直在30%以上,2015年达到36.9%。

湖北GDP排名第二的宜昌,2015年占全省经济的比重仅为11.5%,第一、二名之间就相差了逾25个百分点,可见湖北经济对武汉依赖程度之高。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