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贴身校花2

手机搜狐

SOHU.COM

漳州无人车“百亿”实验资本路径图

飞笛资讯研究员罗兴本报记者王帆深圳报道

“我们2012年就开始投无人车,但是做了一段时间发现无人车项目首先是一个基础科学”,前沿产业基金联合创始人王乐京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人车涉及汽车、新能源、IT通讯、人工智能、交通运输等5大学科,是一个将会带动“5个10万亿”的市场,但是在前沿资本前4年多投资经历中,王乐京发现,整个产业从投资孵化到规模化商用,面临两大困境待解。

首先是交通设施非智能化以及交通规管制度滞后等“外在”因素的制约,需要政府和产业、企业联动,方能破局;其次,由于涉及的产业分散,5大产业完成融合创新效率极低,“成功很慢”。而在福建省源创力智能汽车研究院理事长周路明看来,对于像无人车这样的重大科技创新项目,单纯依赖资本投入,或者是产业、政府单维度驱动都很难破题。

“创新是有风险的,越是前沿领域的创新风险越高,所以风险投资应该来自于社会化资金以确保创新主体为企业,而不是政府,因为企业作为创新主体会自觉遵照市场化规律寻找降低创新风险的路径的方法,但是这个问题在硬币的另一面是前沿科技创新,如果没有政策引导和参与又是不行的,比如无人车牵涉到交通部、公安部、工信部等几大部委在规管上的协同以及规管背后技术标准的制定问题。”周路明说,重大科技创新,政府不能缺席。

2016年的一整年里,周路明与王乐京都一直在围绕着解决上述两大难题,四处寻找解决方案及合作方,以共同实践一个未来有可能撬动10万亿甚至百万亿的“确定性机会”:首先是要建立一个不同寻常的无人车“技术特区”,或称“城市级”的无人驾驶社会实验室,该实验室要满足几个条件,第一,能把分散的产业生态聚合起来,使其能够满足智能驾驶数据收集、机器学习、数据分享的完整需求;第二,必须要有政府“规管”部门的参与,因为无人车未来的成功不仅取决于“技术”的融合创新,也来自于“社会”创新,比如交通治理、未来城市形态变化,等等。

周路明与王乐京找到的第一个合作者是拥有最牛汽车专业和研究室的美国密歇根大学及其旗下全球规模最大也最开放的无人车测试场Mcity。Mcity的战略投资人包括高通、博士、谷歌等IT和互联网公司,也包括福特、通用、本田、日产等整车制造商,他们既是测试场的投资人也是测试场服务的“购买者”。在“开放合作”的牵引下,Mcity同意将其测试场的经验复制到中国。

与此同时,周王二人在2016年下半年找到的第二个重要合作者是漳州招商局开发区,多方一拍即合达成把无人车“城市级”的生态城建在漳州的决定。在这个生态城内,借助Mcity经验建设的无人车测试场将成为吸引产业各方参与的“中心磁场”,与此同时再由各投资方与福建当地政府共建一个“福建智能汽车研究院”作为引入“规管”政府部门参与生态城实验的总设计师,以确保无人车在“技术实验”+“社会实验”的化学作用下快速实现聚合效应。

王乐京认为,漳州无人车社会实验室独特的产业+政策+资本的合作模式,很大程度上规避了重大科技创新不确定性风险,它的整体资本路径分三步走:规划56平方公里的产业新城,首期产业基金规模100亿,其中招商局集团投资了30亿,其它资金来自中国移动、中国烟草等央企或国企,首期100亿中拿出10亿投向核心基础设施——无人车测试场,参考Mcity经验,测试场未来可以通过“会员费”、“服务费”获得运营支持;其余资本,用超过70亿规模投在产业新城的固定资产上,亏损风险极低,这也符合“央企和国企确保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要求。

产业基金的第二步,“我们在找地产机构,希望再扩容100个亿共建产业新城,设立产业新城基金”,随着加入测试的产业上下游企业增加,这部分的收益的保障确定性也较高;第三步则是产业基金的一个“相对机会”,复制硅谷“投资不出硅谷”的经验,在一个产业创新浓度极高的产业新城内找到有潜在价值的企业和项目,“机会比互联网产业大很多”,王乐京说,“这里面出几个马云的概率是比较大的,相对机会就是有可能成为马云背后的孙正义。”(飞笛资讯研究员丘慧慧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何苗。如有意见或建议请联系:wangfan@21jingji.com;hemiao@21jingji.com)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