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施君: 有力量的珐琅艺术

本报记者许望上海报道

1月6日,上海半岛酒店携手西马德·比洛多当代画廊共同举办青年艺术家施君个人作品展览。

1986年,施君出生在上海的一个以铜艺及玻璃工艺闻名的工艺世家。2009年,施君从世界知名的英国伦敦艺术大学中央圣马丁艺术学院毕业。虽然年纪尚轻,但凭借自身敏锐的艺术触感,施君已经开展了众多艺术尝试,并创作了令人印象深刻的作品。2012年,在筹备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登基60周年庆典时,鉴于施君对于铜和珐琅的独特运用,英国国会向施君抛出橄榄枝,希望由他为女王订制一把独一无二的御座。2011年至2014年,施君连续四年为F1中国大奖赛设计冠军奖杯。除此之外,施君与知名文化学者马未都先生共同构思设计,以“轮回”为创作主图,耗时三年,为上海中心完成了480平方米的景泰蓝地面,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的世界最大景泰蓝地面。

在此次与半岛酒店合作的展览中,施君不仅带来一系列结合铜及珐琅的雕塑与墙上作品,还首次展出其根据新年生肖所创作的以鸡为元素的大型墙面作品,这件作品也将被运用到酒店大堂的剪纸创作中。

巧合的是,在上海半岛酒店建造之时,正是施君的父亲施森彬先生为酒店制造了铜门及铜窗;而十二年后,施君受上海半岛酒店之邀,在这里举办个人作品展览。父子之间的代代传承,艺术的变现方式与材质已然改变,但对纯粹工艺的内在价值和美的视觉体验的坚持,始终未曾改变。传承是施君的使命,也是整个家族的坚持。

此次展览由西马德·比洛多当代画廊的创始人,法裔加拿大人盖恩·西马德先生与伊芙-玛丽·比洛多女士共同策划。在他们的启发下,施君满怀激情地开启了一段全新的艺术旅程,开始进行八尊系列雕塑的创作。在此之前,施君已经开始构思雕塑的创作实践,并且已经创作了第一件雕塑的雏形。这八件雕塑作品的灵感来源于中国古书《山海经》,但其中更多的是他自己对于该书的解读。施君把自己在西方的经历与中国传统的精髓相结合,并在当代的理念语境下,借用传统材质表现了这一古老的主题。

《21世纪》:在怎样的机缘下对珐琅工艺产生兴趣?

施君:我当初读书时念的是家具设计,有一次试着用珐琅做了一个黑色现代明式家具,结果销量挺好,我就顺势而为,继续尝试别的,到建筑,到艺术品,这颗种子就是那时埋下来的。

《21世纪》:珐琅的哪些特质吸引了你?

施君:这个工艺有力量又比较浪漫,我喜欢。陶瓷毕竟是泥土捏出来的,泥土的力量跟金属是没法比的。中国在金属工艺这块跟世界比起来还不算太领先,珐琅算是一棵独苗,一朵奇葩,而且这个工艺大家也比较感兴趣。珐琅的艺术感觉是别的工艺很难达到的。

《21世纪》:你是第一个把珐琅和家具结合起来的艺术家,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在这个过程中你克服了哪些困难?

施君:我2010年开始做珐琅家具,以前珐琅都是做工艺品,那个时候我也不懂,就想说为什么不可以做家具?一开始觉得用珐琅做家具挺有特色,没人玩过,年轻人有时间有精力,就想尝试一下,后来发现挺难的,于是花了大价钱去试错。

家具的体量比较大,又比较细巧,炉子里的温度控制不均匀。后来发现原来料不行,再后来发现炉温要做更精细的比例,现在中国的料子也好起来,使用的人多了,要求就高了,产业也在进步。

《21世纪》:你曾经说过,如今的珐琅,料子不如清朝,工艺不如民国,那么你现在对珐琅作品的追求是什么?

施君:追求更多的应用方式。我和我的团队做过银胎的珐琅茶具、首饰盒、珐琅地面,接下来还有一个珐琅幕墙即将完工,它的设计图案是秋天的阳光从梧桐叶缺口洒下来的感觉,总之珐琅要争取到更多应用的空间。

《21世纪》:作为工艺传承者,你认为传统工艺的复兴缺乏哪些条件?

施君:缺钱,缺客户,缺好的设计。(编辑 董明洁 许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