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无心法师2

手机搜狐

SOHU.COM

项俊波:从严从实加强监管履责 积极稳妥处置潜在风险点

本报记者李致鸿北京报道

2017年1月12日,中国保监会党委书记、主席项俊波在全国保险监管工作会议(下称“全保会”)上,用“始终坚持‘保险业姓保、保监会姓监’,从严从实加强监管履责,积极稳妥处置潜在风险点,坚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充分发挥保险保障功能,服务经济社会发展全局”来诠释保险业的发展思路。

其中,防范和化解风险不容忽视。从保险业自身来看,保险是管理风险的行业,分散风险、防控风险是保险的天然职责;与此同时,经过长期快速发展,行业积累下来的一些风险隐患显现,防控风险的压力增大。从宏观经济看,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复杂多变,不确定因素增多,保险业面临的外部风险挑战增加。

目前来看,保险业整体风险可控。目前,偿付能力不达标保险公司从2011年的5家减少到2016年三季度末的3家;保险业净资产从2011年的5566亿元增加到2016年11月末的1.76万亿元;着力防范化解偿付能力不足风险、资金运用风险、公司治理风险、案件风险、满期给付和非正常退保风险等各类风险,对互联网金融、交叉性金融风险等新型风险给予了高度关注,保险业尚未出现大的风险事件。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可以放松警惕。在全保会上,项俊波用“要打赢一场硬仗”来形容坚决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风险底线。他强调,把防控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重点围绕公司治理、保险产品和资金运用三个关键领域,下决心处置潜在风险点。

从保监会披露的信息来看,公司治理风险防控包括严格股东准入标准、强化股东穿透监管、强化股权结构监管等方面。例如,此前不久发布的《保险公司股权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便拟对股权实施分类监管、建立准入负面清单和明确投资比例限制及数量限制等。

在保险产品风险防控上,包括改造万能险业务规则、重塑万能险发展生态,研究制定万能险的经营门槛、业务资格、产品期限、最低标准等一系列刚性约束;而保险资金运用,则必须遵循投资标的应当以固定收益类产品为主、股权等非固定收益类产品为辅;股权投资应当以财务投资为主、战略投资为辅;少量的战略投资应当以参股为主的原则。

要想实现上述三点要求,需要保监会和保险公司的共同努力。从职责上来看,“保监会姓监”,保监会自然重任在肩,必须时刻绷紧风险防控这根弦,完善监管制度,强化制度执行,加强监管协调。

近一段时间以来,保监会几乎以一日一文的节奏发布监管新规。就在全保会召开的同一天,保监会对外发布公告,就其起草的《保险公司章程指引》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其中结合近年来保险公司章程制定中的突出问题和公司治理运作中的主要风险,涉及明确公司章程必备条款、强化股东权利义务、明确授权及表决机制、强化独立董事、监事会作用等内容。

与此同时,保险机构必须具有主动而为的意识,在防控风险中发挥好主体作用。从目前的实际情况来看,保险业存在“个别不听话的孩子”。例如,部分保险公司资金运用方面资产负债不匹配,集中举牌、跨领域跨境并购,投资激进,一些公司股东结构、治理结构亟待优化,这说明这些保险公司对保险经营规律的把握存在偏差,对金融市场风险的认识还不到位。

按照项俊波在全保会上的表态,“对于触碰风险红线的,要坚持露头就打,出手要快、下手要狠,确保把风险消灭在萌芽状态;对于形成风险隐患的,要增强同风险赛跑的意识,跑在风险前面,瞄准要害、果断处置,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风险。”

其实,关键在于,通过在上述两个方面的努力,补齐金融体系中保险这块短板,使得保险业为降低金融体系风险作出更大贡献。尤其是降低实体经济杠杆、金融市场波动和资产负债匹配风险。

例如,保险业可以通过直接投资、设立投资基金等方式,多渠道支持股权融资,推动实体经济降负债、去杠杆;发挥保险资金优势,优化市场资金供给,从期限结构、收益、风险等方面推动金融体系的资产与负债匹配。

(编辑:闫沁波)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