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朱民】特朗普冲击!经济政策及全球影响

陆想汇精选
2017-01-14
+关注

特朗普政策的战略核心是什么?会给全球经济带来哪些影响?特朗普面临哪些全球挑战?

在复旦经院全球校友会2017年会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前副总裁、复旦发展研究院院董朱民出席探讨了这一问题。

感谢张军院长和校友会的邀请,使我有机会和各位尊敬的老师和同学,做一个交流。我见到了很多以前的老师,班主任,各位同学。今天真的很荣幸和我的偶像同台,这也是一个很大的荣誉。我是复旦培养的学生,没有复旦,没有在座那么多老师,就没有我朱民的今天,所以我今天特别感恩,特别感谢复旦,感谢各位来参加今天的活动,谢谢大家。

我想跟大家分享我对“特朗普冲击:经济政策及全球影响”的看法。我们本来以为这个世界已经比较低调了,缓缓的增长,但是特朗普的出现把整个局面搞乱了。特朗普在竞选当中说了无数的话,很多人说他在瞎说,很多人说也许可能实施。把所有的话都连起来,可以分成三块。

第一,他要减税。他要给富人减税,也要给穷人减税,还要给公司减税,这个也很重要,我们这里可以看到黑色的是美国公司税的水平35%,而OECD国家整体公司税的趋势从1995年开始是逐渐下降。蓝色的地方是OECD平均整体的水平,二十年前整体是35%左右,今天降到了22%,这20年的时间里,整体OECD的公司税下降了12个百分点,世界上公司税最低的是英国和加拿大,15%。公司税有全球竞争的因素,美国的公司税有下降和调整的余地。而且共和党从来是要减税促进增长,所以我觉得减税一定会做。

展开剩余90%

第二,美国第一,贸易保护主义。我觉得这是他会做的。他说他会退出TPP,这已经成为了事实。他说他要重新谈判,退出北美贸易区,我觉得这个很难,但是重新谈判是可能的。特朗普当选那一天,10月8号,全球货币市场波动,比如说日元,从105到101,又回到101,唯一不变的货币就是墨西哥的比索。今天墨西哥比索兑美元汇率下降了14.1%。为什么呢?市场已经假设特朗普会重开对北美贸易的谈判。所以墨西哥比索先贬14.1%,这和北美贸易区的关税和优惠正好抵消,所以市场特别特别有意思。

他说他要命名中国为汇率操作国。当然这个说法没有道理,因为我们在经过了2015年8月份汇改以后,人民币已经走向了一篮子货币。无论有没有道理,但是他说他要做这个事。他说这个事的结果是什么?他可以通过谈判,通过WTO起诉中国,这个会花很长时间。但是他也可以美国单边制裁,他要对中国所有进口美国的商品征税45%的税。我觉得这个不可能,如果美国对所有中国进口商品征收45%的税,中国GDP会下降2.8%,美国的GDP会下降1.1%。这个仗谁能打得起?但是对局部的产品,对中国征收45%的税完全有可能。奥巴马对中国的轮船征税45%的税。贸易就是摩擦,贸易就是打仗,所以贸易战会打得很厉害,他会逐渐的增加国与国的贸易谈判,所以在今后的一段时间,整个贸易摩擦,全球化的舆论一定是一浪高于一浪。

他的第三条政策,也很简单,增加5500-100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这也有基础,我们对全世界基础设施的质量有一个衡量标准,7是最高指标,危机以前,美国的指标还是很高,平均值6.3,危机以后急剧下降,下降到5.7左右。所以今天美国的公路、铁路极其缓慢,美国的桥梁不安全,港口码头极其落后,所以所有人都觉得美国要对基础设施进行投资。在二十多年的时间里,美国政府对于基础设施的投资,下降了50%。这是在过去美国几乎一百年的历史上,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所以基础设施老化,政府投资太少,增加基础设施投资,增加就业、增加收入、增加GDP,所以这个事我觉得他也会做,美国的国会也会支持他。而且关于贸易,因为贸易的政策从来在白宫,白宫现在命名了一个特别反中国的一个学者,作为全球贸易委员会的主任,这是一个新设的机构,贸易战也会打。

这三项政策融合起来看,特朗普的核心是什么?特朗普的核心是加大基础设施投资,增加供给,来拉动需求,推动增长。同时,经过税收改革,增加企业的核心竞争力,引导全世界的资本到美国来投资建厂,推动美国制造业的复兴。同时,利用美国的强势,在全球打贸易战,争夺美国的贸易地位和贸易的利润边际。所以这个战略是很明显的。我觉得他上台,一定会推进这几个政策,这是确定的,这会引起全球很大的波动。

这个战略是典型的进攻型的,非常强横的美国战略。这种思维方式,进攻性特别强。我们唯一不知道的,是他怎么实施他的战略?他怎么做这件事。他说了无数的话,没有人知道,他怎么做税改,税改怎么改?他说了无数的话,他怎么投?投教育,投公路,还是投铁路?他所有的班子,现在来看都有很大的舆论和个人的价值观的倾向性,但是都没有强烈的技术背景。所以不知道他怎么办,这个市场就麻烦了。不知道他怎么办,这个市场开始猜测。

所以第二点,我就讲特朗普经济的全球影响,这个市场猜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美联储的加息。美联储的加息,问题不在今年,问题在明年他以多少强度,多少的速度开始加息,这是一个很大的事情。为什么说这个事情很重要,因为这决定了全球资产定价的基准,利率水平是基础,这个很重要。我这里讲的是两个概念,这里黑色的点是美联储告诉全世界,他可能的加息水平和时间。2018年上半年他可能加息水平到2%左右,然后逐渐到2019年初加2.75%到3%,这个绿的是幅度的边界,这个蓝色是一个比较理性的分析。但是这是市场的预期,市场认为美联储会缓缓的、很慢的几乎不加息,一直延续到2019年,所以市场的预期很低,跟美联储的这个预期有一个差别。这个差别在市场上我们叫什么?我们叫风险溢价。

在特朗普之前,所有的事情都证明,市场是赢者。因为每一次美联储期望加息时间到了,他都不加息。在过去的一年里,美联储的加息预期向市场靠拢,市场永远是赢者,全世界的资产配置按照低于1%的基准利率定价,这一次(特朗普当选后)市场第一次意识到,市场可能向美联储的方向靠拢。风险溢价里边全世界的金融资产重新配置,这是影响金融市场最大的事情。大家可能会讲,2013年,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讲了一句话,要暂缓美国的货币宽松政策,全世界金融市场一片波动,大部分资金流出新兴国家,经济增长放慢。他讲这一句话的根本点就是动了这一根线,他把市场预期的这一根线往上挪了。所以这一次又会发生什么事?就是市场这一根线,不知道这一根线会多快多强的向这一根线靠拢,以及美联储能不能坚持他公布的市场预期。全球金融资产的再配置,无论如何,特朗普当选以后,不可避免。这也是市场未来最大的潜在风险。

与此同时,因为他要做基础设施投资,美元走强,美国经济走强,所以下面这个图,我标了美元兑欧元和日元的指数,同时我加了红色的柱子,这是不同的国家进入危机的时期的数字,用右边的轴来衡量。就是说1983年,有七个国家发生危机,那么左边的是美元兑欧元和日元的价格指数,可以看到美元走强的第一个价格指数是在80年代,这个80年代的区域,一系列的国家进入危机,这是什么危机?拉美危机。大家可以看到90年代美元又一次走强,又一系列的国家进入危机,这是什么危机?亚洲经济危机。我们这次进入又一次美元走强高潮,但走强的程度还没有达到前两次美元走强的顶部,在特朗普的政策下,美元进一步走强,所以全球的金融危机风险在上升。

为什么美元走强,金融风险会上升?因为美元走强,如果一个公司,一个国家有美元负债,就要为美元付更多的利息。如果你的经营情况不好,没有足够的美元来付息,那你就要破产了。这就是拉美经济危机,这就是亚洲经济危机。但是美元走强,整体风险上升,这是世界上又一个很大的风险。

特朗普说我要减税,好事。特朗普我要增加开支,好事,钱从哪里来?只有一条路,增加财政赤字。所以看来美国在今后几年的财政赤字会上升。我们说底线分析,美国今年是3.3%,现在估计可能会超过3.3%,达到4%左右。美国经常账户赤字和财政赤字,明年可能都会达到4%的高水平,回到2008年的危机水平。美国人的财政赤字,关世界什么事?美元走强,但是如果美元财政赤字急剧上升,美元走弱,这个大概又是一个很大的不确定性。

在美国借债不容易,按照美国国会现在的状况,美国联邦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是75%,但是联邦财政赤字可能会逐渐上升,而且上升比这一根曲线还要快,在美国借债不容易,借钱要国会批准,国会有一个上限。美国政府垮台,对世界形成了重大的冲击,2011年开始,美国的投资急剧下降,2011年是全球金融自2008年以来的第二次下跌,因为美国政府丧失了他可以正常运营的信誉。这一天又要来了?美国的政府债务正在逼近他的上限。什么时候,2017年3月15号,最迟不超过3月18号,美国政府的债务又一次走到上限,这一次,无论特朗普多么牛气,他能否说服国会提高债务上限?我不知道。所以2017年3月15号,最迟不超过3月18号,成为特朗普又一个或者说第一个面临重大的危机,也会是世界面临的第一个重大的危机。美国政府有没有钱花,他能不能提高债务上限,这又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如果把所有的东西连起来,美国经济增长的不确定性,是最大的潜在因素。美国现在经济增长水平是在一个高水平,应该是逐渐往下走,但是在特朗普的财政刺激的政策之下,他要把经济拉上去。他说我要美国经济增长速度达到3.5%到4%,使美国再一次强大。我们做了很多模型估算,3.5到4%可能不会那么容易,但是达到2.8%到3%左右是完全可能的。美国经济又一次强势复苏,美国经济强调复苏,对世界也不是坏事,问题是我们不知道增长是不是可持续。是否可持续取决于一系列的东西,首先取决于他的财政赤字是不是可持续,取决于他的经济性债务是不是可持续,取决于他的货币情况是不是可持续。所以这一系列的数字决定,美国的经济增长很可能是波动的。现在来看,美元很可能走强,也很可能走弱。美国经济走强,美国经济走强一个阶段以后,也很可能下滑。美国经济增长是波动,这个世界最怕的就是波动。所以特朗普对美国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危机,对于世界来说,就是实施细节不明确,以及由此导致的波动性。

在过去的一个半月,美国市场已经由此引进全球市场长期的利率水平的上升,大概达到了80到90个基点,通过膨胀预期的上升,美元走强和预期的上升,远远超过11月8日以前世界所有人的估计。因为最近的上升是如此的强劲,只是知道未来的波动,不可避免。所以今天在2017年,或者2017年以后,我们特朗普的政策,成为全世界最大的不确定性。

我们做了一个分析,美国经济如果波动一个百分点,下跌或者上升一个百分点,会引起全球很大的波动。我们假设下跌,那么会造成加拿大和墨西哥0.9到0.75个百分点的下降。蓝色的是直接影响,通过贸易、通过资本等等供应链的影响。红色的是心理的传染等等的影响。我们可以看到对世界很多国家直接的影响会很小,但是心理的传染影响是巨大的。比如说法国,法国是一个农业的国家,法国对于美国直接关联很小,所以美国GDP下降一个百分点,对法国的直接影响不到0.1个百分点下降,非常小。但是美国是一个如此大的世界经济,美国的经济波动,会影响比如说欧元区、中国等国家,所有这些国家反过来影响法国,最后总和影响法国0.37个百分点的下降。今天包括无形的心理影响在内,美国经济下降1个百分点会影响中国0.36个百分点,所以美国经济对世界经济的波动影响不可避免。特别是潜在的市场波动,引起了潜在的波动,不可避免。不确定性越来越大

这个故事到这儿,是否讲完了?我们讲了特朗普的影响。但是问题远远不止这些,特朗普是一个很敏感的人,他说要让美国再次强大。我见到美国所有的精英分子都对此不屑一顾,因为他们认为美国从来都很强大。但实际上,美国在进行深刻的结构性变化,美国在走向欧洲,欧洲式经济在走向老化,这是特朗普面临的最深刻的变化,也会影响他的政策和全球影响。

美国面临一个新的变化,当然就是一个收入分配的变化。比如说我们中产阶级占整个收入的比例从58%降到了46%,在过去的四十年,下降了12%。工资收入份额占GDP的比重从65%下降到58%,下降了7个百分点,所以中产阶级被压迫的非常厉害。

美国劳动人口就业参与率急剧下降,虽然美国失业指数下降,但是美国劳动人口不愿意工作,就是因为社会保险太好,所以劳动人口的参与率从67%,逐渐跌到62%,跌了5个百分点。没有劳动力,增长在哪里?所以这是一个非常深刻的变化。

美国的产能利用率急剧下滑,虽然危机以后有所反弹,但是美国工业产能利用率现在只有75%,美国也要面临去产能的挑战。

美国的经济活力在下降,怎么理解经济活力?我们说美国的就业人口换工作的比例是多少?人口流动的比例,从一个公司换到另外一个公司,由此可以看到,美国就业人口换工作的比例表明其企业的活力。仅仅15年以前,大概达到23%,24%左右,今天跌了10%,工人不动,倾向于待在原有的企业。新建企业的人数占总企业人数的比例在急剧下降。这是IT企业,二十年前占到17%左右,今天跌到10%,制造业从10%跌到6%,跌了一半,美国没有新的企业诞生,表明产业结构,企业结构的老化。

美国经济在国内的下降,还表明就业的结构,更多的是在十年以上的老企业,老企业雇佣员工从81%的比例,提升到几乎90%,而新创业的企业,雇佣员工从16%左右跌到10%,工人不愿意换岗位,大企业雇佣越来越多的工人,新成立的企业越来越少,这些都是表面的现象,但是这些表面的现象,表明美国深层次经济结构和经济活力的下降,企业和个人更趋于安稳,不愿意移动。所以虽然有无数的创新,但是创新从来没有走到企业界。这和欧洲的变化趋势非常相近,与此同时,美国劳动生产率急剧下降。新科技并没有实际转移到产业,我们现在处于第三次工业革命和第四次工业革命之间,第三次劳动生产力已经用尽了,第四次工业革命还没有开始。特朗普特别重大的革命,就要把这一块提上来,提到1990年的水平,这是特朗普又一次面临的非常严峻的挑战,也是美国面临的最为严峻的挑战。

美国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就是美国的人口老龄化。这一张图老龄65岁以上人口,对比劳动年龄人口的负担率,今天还仅仅是22.5%左右,但是大家可以看到,在十年左右的时间,上升到了32.5%,上升了10个百分点,到2055年上升到40%左右,这是真的挑战。人口的结构变化,最为根本的就是不可变动是最根本的因素。美国人口结构变了。因为人口的老龄化,投资下降,消费下降,因为人口的老龄化,人变得更加的保守,所以这一个挑战是很大的。今天这些人,四十多岁,五十岁左右,因为他们已经感到了市场的压力,他们知道如果美国继续沿着这一条路走下去的话,等他们退休的时候,他们的日子一定不好过。人口的负担加大了,劳动生产率继续往下走,怎么维护工资收入和财富分配。所以我会说特朗普前面的三项政策还不够。但是短期内,增加基础设施投资的这个空间是非常有限的,短期内他减税的空间是非常有限的。

为了对应这个根本的劳动生产率和根本的这个企业的活力的问题,特朗普面临更大的挑战。利用短期的国际贸易的竞争和定价的优势和差距,来维持美国的优势,并逐渐的通过结构改革,来使得美国经济再一次强大。所以未来几年,美国经济和全世界的摩擦,美国经济给全世界经济带来的不确定性,我想一定是巨大的,这对所有的国家,对所有的公司都会是巨大的挑战,都会是金融市场的波动,当然毫无疑问一定会造成危机。

所以如果我把所有东西放在一起的话,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减税、增加基础设施投资,打贸易战这是确定的。特朗普的经济政策如何实施,这是不确定的,我们到现在为止不知道。但是美国正在经历非常深刻的结构性的变化,它的变化是确定的,它会朝什么方向走,能不能走出去,还是欧洲化,这是不确定的。特朗普的新经济政策是最大的不确定性,美国经济金融走势,也是全球最大的不确定性,全球金融市场波动,经济增长波动将加大,也是一个不确定性。所以是波动还是危机?2017年一定是波动的一年,最后祝大家2017年非常的平坦,谢谢大家。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