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存货激增营收放缓 六个核桃较劲IPO

华夏时报
2017-01-14
+关注

“经常用脑,喝六个核桃”,这是近几年突然崛起的一款核桃乳饮品六个核桃的宣传语。由于在产品名称中含有数字“六”,形象生动地吸引了消费者和业内的关注。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正是这样的宣传为其带来不少有关虚假宣传的麻烦。

就在近日,在两度折戟之后,六个核桃又重新冲刺IPO,力求上市,并在招股说明书中直接披露2015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达到91亿元和26亿元,净利润率达到约30%,堪比婴幼儿配方奶粉。这也让这罐大跃进的饮品遭到多方的质疑,此次IPO能否成功?

30%净利润率堪比奶粉

日前,六个核桃的母公司河北养元智汇饮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养元饮品”)在证监会官网披露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招股说明书。

养元最初为老白干集团全资控股的子公司,属于中小型国有企业,主营业务为核桃饮料的生产和销售。1999年1月,河北养元被老白干集团承债兼并,2005年12月管理团队养元产权收购。而其在被老白干集团兼并前,因资不抵债处于破产境地。

展开剩余87%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养元饮品营业收入约为91.17亿元,净利润约为26.20亿元;也就是说,养元饮品净利率接近30%。

就净利率而言,承德露露净利率在17%左右,凉茶中的上市公司王老吉净利润率在5%左右,白酒中的龙头老大茅台净利润率在47%左右,另外一家龙头五粮液的净利润率在28%左右,乳业巨头蒙牛净利润率也只在5%左右。从这组数据对比来看,除了茅台这种超高端白酒之外,六个核桃的净利润率已经高出其他大部分快消同行。

公开资料显示,养元饮品的产品种类较多,有核桃乳、核桃花生露、核桃杏仁露、果仁露、杏仁露等多款产品。数据显示,2013 年、2014 年和2015 年,核桃乳的销售收入占养元饮品主营业务收入的比重分别为93.42%、94.90%和95.41%,基本都维持在九成以上。

业内大多为养元火箭式的业绩速度而惊诧,毕竟植物蛋白饮品市场中,群雄争霸的格局已渐趋明确和稳定,以杏仁型为代表的承德露露,以花生型为代表的厦门银鹭,以椰子型为代表的椰树、椰岛,以大豆型为代表的维维、黑牛,以及定位为核桃型的养元。

因为是上市公司,承德露露业绩很公开,2015年营收和净利分别为27亿元和4.6亿元,均增长缓慢,和2014年、2013年相差不多。

销售数据真假?

来自尼尔森数据分析显示,2014年中国快消食品行业的增速中,植物蛋白品类增长41%,是整体食品行业增速的8倍,是液奶行业增速的4.5倍。同时,CTR消费者固定样本调研预测,2015年核桃乳整体市场销售额将达到150亿元。

一位六个核桃的北京代理商表示,其实六个核桃也并没有外界说的那么神奇,在北京,卖出十件露露能卖出一件六个核桃。同时《华夏时报(公众号:chinatimes)》记者在养元招股说明书中看到,其从2013年开始负债暴涨,从2013年到2016年4年中负债情况一直徘徊在30亿-40亿元之间。

对于上述提到的销售数据等方面的问题,养元相关负责人表示以招股说明书为准。

同时,本报记者注意到,从2008年开始到2015年,六个核桃的营收飞速增长,涨幅均在100%左右,直到2014年,突然急刹车,较2013年仅增长11.17%。虽然六个核桃没有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2014年营收拐点的原因,但另外一组存货数据的发展轨迹却是与其惊人的相似。

其中,六个核桃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2013年存货5.07亿元、2014年9.43亿元、2015年6.96亿元、2016年上半年便达到了7.86亿。可以看出,六个核桃2014年存货同比增长80%,2015年有所下降后,2016年上半年又出现暴涨状态,仅半年便超过了2015年全年。同期相比,承德露露2016年上半年的存货也仅仅是1.27亿。

一位资深销售人士表示,存货增大意味着库存变大,因为食品保质期都比较短,所以压货时间不能太长,如果想清库存,便会影响利润,进而影响业绩。

砸钱造就的营销神话

就在近几年,每当快消界内提到营销案例,除了凉茶界的加多宝之外,六个核桃无疑是近年成长起来的一匹黑马。其中最大亮点是其品牌名称存在一个数字“六”上,具体可感的数字更激起外界的关注。

而六个核桃的命名也是引起不小的争议。六个核桃方面给出的回应是“其实只是一个名字,当时为什么要用六呢,不是说产品里面有六个核桃,而是六这个数字在中国文化里面有很深的文化内涵,六六大顺,说起来也朗朗上口。这个命名当时审批的时候也是没问题的。”

为何一罐小小核桃乳饮品的销售收入能达到营收近百亿元,净利润率更是比肩需要多重技术支撑的婴幼儿配方奶粉?很值得深思。

据了解,养元总经理范召林在衡水老白干时期就是销售冠军,后来接手养元,一度将六个核桃推向各大电视台节目上亮相。近几年,它陆续与央视《挑战不可能》、湖南卫视《好好学吧》、山东卫视《我是先生》等益智类节目签约。此后,养元逐渐加大广告投放力度,市场推广费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逐期提高。2016 年1-3 月,养元以“六个核桃”冠名江苏卫视综艺节目《最强大脑》,确认广告费用为1.58亿元。

根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养元2013年到2015年销售费用分别为6.8亿元、8.57亿元、9.21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率分别为9.15%、10.38%、10.11%,保持基本稳定增长状态。

广告大户茅台2015年销售费用为12.32亿元,而2014年为14.93亿元,2013年为16.6亿元,同比大幅降低17.5%及25.8%。占比营收分别为3.7%、4.5%、5%,均比六个核桃低。

宣传纠纷或成IPO绊脚石

枪打出头鸟,大肆的广告宣传也为六个核桃引来了麻烦,为其后来的上市困境埋下了伏笔。其实此次并不是六个核桃的首次IPO。

据了解,早在2011年4月20日,养元的IPO申请就应接受发审委审核。然而,就在上会前一天,发审委宣布取消养元IPO审核,给出的理由是养元“尚有相关事项需要进一步落实”。至于究竟是哪些相关事项需落实,证监会并没有说明,而媒体则纷纷将“疑点”集中在养元MBO后资产及业绩诡异暴增上来。

据悉,2005年底,养元曾因资产质量不佳被剥离出国营的老白干集团,并由58名高管以309.49万元的对价实现MBO;到了2010年底,公司净资产高达2.24亿元,较5年前的对价暴增70余倍,同期还实现净利1.65亿元。因此,被质疑存在做假账谋私利嫌疑。此后还在2012年重返证监会排队IPO。

同时业内也有说法是跟其多次因虚假宣传被告上法庭有关。

2012年7月12日,一起有关“养元涉嫌虚假宣传”的诉讼在北京门头沟法院开庭。一消费者认为其购买的“六个核桃”饮品并不含有六个核桃,养元属于虚假宣传,因此将其告到法院,索赔70元购物款。

而养元“六个核桃”核桃露是否含有六个核桃,这个问题一直遭到坊间的质疑。人们普遍认为,每罐“六个核桃”的售价连六个核桃都买不到,根本不可能含有六个核桃。

不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六个核桃方面表示:“之前我们对很多媒体也说过了,六个核桃的品牌包括宣传口号都是经过国家机构审批的,都是合法的,在法律上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六个核桃其后又官司缠身,2016年美国金州食品有限公司宣布将中国“六个核桃”品牌拥有方养元公司告上美国联邦法庭,称因为其合同毁约,致使大批核桃积压仓库,对金州食品公司及当地农户造成了巨大的损失,要求索赔1029万美元,一同被起诉的还有与金州签约的香港缤果国际贸易公司。

然而,对于美国金州食品公司的起诉,“六个核桃”品牌拥有方河北养元公司却给出了“截然不同”的答复。养元公司表示,经过其公司内部调查,养元并未与“香港缤果公司”及“美国金州公司”有过任何的合作关系,也没有签订过任何形式的合作协议。

负债持续高位,负面新闻缠身,加之库存飙涨,六个核桃是否能成功获得资本市场青睐?对于其IPO下一步进展,本报记者也会持续跟踪。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