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时尚 守护丽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谁想|留不住的人,血液里有风

作者|侯欣

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起,特别喜欢夜晚。夜幕降临,独自在自己的房间,即使关上灯,周围的一切都熟悉得不可思议,满满的安全感。夜色,是一种保护色。夜里,安静、欣喜、困惑、彻夜难眠,怎样都好,怎样都是我一个人的事,不用担心谁突然的关心,不必在意情绪的多变。静静地看着天花板,发呆;蜷缩进被窝里,睡着。半夜醒来,有些胡思乱想,睡不着或者不想睡,手机屏幕亮起、又关掉、又亮起、又关掉,有的没的、总有些凌乱,却不知从何整理。想放任不管,又总爬上心头。于是假装不在乎,假装坚强,可是有的时候不在乎和逞强,往往败给一句安慰,就忽然泪水决堤,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离开一座城市,不说再见,一路向西,去大理。面对苍山、洱海,仰望天空,透明的蓝,像被水洗过一样,白云朵朵绽放,阳光忽然倾泻,透过云层,映射到海面,碧波粼粼,说不出来是否与欣喜相关,如果你也能看见,也许能明白我此刻的心情。想起一些事,曾有过的手足无措,就好像一场梦,梦里有欢喜,也有忧伤。大理的天气总是阴晴不定,就好像某个喜欢的人,区别于阴天,界定于晴天。一路从阴雨走到艳阳,路过泥泞,路过风,路过雨,一路走来,你若懂我,该有多好!

我开始试着接纳,生活里的快乐或忧伤,重逢或离别,安静或闹腾,狂欢或孤单。有过无助,有过逞强,有过迷茫,有过坚定,有过欢笑,也有过忧伤。认真过,狼狈过,哭过,笑过,闹过,疯过,算不上有多好,至少没有想象那么好,也没有糟糕到哪里去,至少曾经很真实,至少现在我依然是我。对过往,情深意重,算不算不辜负相遇一场?我把日记本放进抽屉,把钱包里的卡片取出,将最后一行用橡皮擦掉,不知道是不是之前写得太用力,怎么擦,印子里的字迹依然清晰,就这样吧、没事别瞎折腾。

有一天看知乎,有个话题摆在特别明显的位置,思念到极致是种什么样的感觉。挺有意思,思念,就是一种很奇怪的情愫吧,明明很遥远,有时却感觉很亲近,就好像两个人相拥在一起,明明靠得那么近,却看不到彼此的脸。思念是什么,牵扯着距离,才会思念,想见不能见,才到极致。那又如何?人们离开总有原因,留不住的人,血液里有风。人总是要成长的,我们用朴素的纯真与未经世事的洁白来交换成长的勇气。如果可以,我仍然希望自己保持一颗单纯的心灵,深谙世事却不世故,遇到问题尽量以简单的方式处理,不深陷纷争,不计较是是非非。因为我一直相信,简单就是一种幸福。生活有千万种欢喜,而我独爱自己所爱。

本栏目内容为作者原创投稿,转载请注明出处。

原创投稿:请点击这里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