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打开《道德经》的正确姿势-熊逸《道可道》读书摘抄

熊逸《道可道》读书摘抄

对待传统经典,有些人喜欢站在巨人的肩上,但更多的人喜欢跪在巨人的脚下。

如果把《老子》拉到形而下的层面来作辨析,重点着眼于它在政治学和社会学上的意义。——并不是我特意选取这个角度,而是我以为《老子》原本的关注焦点就是形而下的。

事实是,唐宋以前“道”就有了“说”的意思,比如《史记.刺客列传》,燕太子丹和鞠武商量着怎么安置从秦国逃过来的樊於将军,鞠武就说:“且以雕鸷之秦,行怨暴之怒,岂足道哉”《史记.李将军列传》

在先秦典籍里,“道”也已经有了“说”的意思,尽管并不多见。比如《荀子.非相》有“学者不道也”,《荀子.儒效》有:“客有道曰……”,《诗经.鄘风.墙有茨》有“中篝之言,不可道也。所可道也,言之丑也。”

而他们自己,偏于感性,对逻辑和证据并不太在意,如果你想要他们相信你的话,任你给出再充足的证据、再严密的推理,也不会有多大作用,关键要看你的话能否打动他们。……毕竟人生总需要一点神神秘秘、高深莫测的东西,也只有这样的东西才适合作为一个人的永恒的精神支柱。……所以很多人愿意相信(“愿意相信”往往就直接和“相信”画等号了),我们的一位名叫李耳的祖先已经在两千多年前洞悉了天地间最核心的规律,并且用一种神秘的语言启示世人,于是,无论是今天的中华民族将要在世界上崛起,还是张三、李四把自身升华到一种至高无上的精神境界,都仰赖于对《老子》这部书的悉心感悟。

的确,《老子》这部书,如果要“悟”,可以悟得天花乱坠(我们可以说刘翔在成名之赛的那天清晨,就是因为突然悟到了《老子》“不敢为天下先”的道理,所以才跑出了世界第一);

话虽如此,但即便我们去看看道教那些玄而又玄的典籍,比如著名的《道体论》,文章是用问答的形式,提问的人在得到答案之后有时还不敢肯定,于是乎多问一句“你是怎么知道的”,回答的人就会说“因为《老子》的哪段哪段是如何说的”,终归还是摆脱不了语言文本,没有放弃对信息来源的追究,也就是说,没做到“禅客相逢唯弹指,此心能有几人知”的境界。

(1) 首先要承认语言确实是一种很有局限性的工具,凡有描述,必有遗漏,就像任何一份中国地图也不可能“完整地”描述出中国是什么样子。——不过我们也得看到事情的另一面:没有人会需要一份比例尺是1:1的地图。

(2) 其次,用世俗的眼光来看,《老子》的内容并没有深奥到言语无法表达、逻辑无法疏理的程度,它之所以难懂,只在于年代久远、材料匮乏。所以,不止是一部《老子》难懂,《论语》也难懂,《诗经》也难懂,《尚书》更难懂。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