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楚乔传

手机搜狐

SOHU.COM

额济纳:三千年的胡杨与黑水城

文/阿尔

阿尔,上世纪70年代生,媒体从业者,策划人。银川市诗歌学会会长,著有诗集《里尔克的公园》、《银川史记》,人文随笔集《秘境之旅》等,即将出版音乐随笔集《黑胶时代》。现居宁夏银川。

我对额济纳的印象,是从海子的诗《北斗七星,七座村庄》开始的,它已成为额济纳不朽的风景,被人们传颂和感怀……民间流传着一句话,叫做“三千年的胡杨”: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西方冒险家给当代西夏学研究造成了永远的伤痛。额济纳,中国大地上的最后一个西夏语地名,也因此显得“徒有其名”了。

秋天的西北大地苍茫而高远,阿拉善高原的天空蔚蓝明净,前往额济纳的路上,沿途鲜有人迹,贺兰山、荒漠、不大的村庄和市镇……在这些安静的风景里,只有风和急速的车轮交织出的声响,为我堆积着关于额济纳的想象。

更早的时候,我对额济纳的印象,是从海子的诗《北斗七星,七座村庄》开始的:“……村庄 是沙漠深处你居住的地方 额济纳!/秋天的风早早的吹 秋天的风高高的/静静面对额济纳/白杨树下我吹不醒你的那双眼睛/额济纳 大沙漠上静静的睡……”如今,诗人已逝,但这首关于额济纳的诗已成为中国当代诗歌经典。尽管额济纳有胡杨,有黑水城,有居延海,可是海子的这首诗竟也成为额济纳的一种不朽的风景,被人们传颂和感怀。

前往额济纳旗的路是寂寞和遥远的,公路向前延伸,望不到尽头。在乌力吉加油站,加油的车排成了长龙。周边的牧民见缝插针,在这里摆起了琳琅满目的奇石小摊,形成了自发的奇石市场,好不热闹。

加完油,过临策铁路的苏宏图小镇后,在公路旁的荒漠里,我们捡到了许多闪烁着晶莹光泽的石头,这就是玛瑙石。大块的玛瑙石已被人挖走,只剩下小块的。但就是这些小块的玛瑙石,在乌力吉的奇石市场也不便宜。

三千年的胡杨之魅

位于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最西端的额济纳旗,古为居延地,史称“瀚海”、“大幕(漠)”、“流沙”、“弱水流沙”。300年前,土尔扈特蒙古族移居到此,始称“额济纳”。其西南与甘肃省相邻,北与蒙古国接壤,国境线五百余公里,是以蒙古族为主体的少数民族边境旗。闻名遐迩的汉代居延、西夏黑水城,与万里长城的西起点嘉峪关、酒泉卫星发射基地交相辉映。

额济纳旗的旗府叫做“达来呼布”,在蒙古语中意为“大海般的深渊”,一般简称达镇。小镇人口有两万多,因为这里有世界三大胡杨林之一,面积达500万亩。每年10月,胡杨树叶变得金黄,来自全国各地的摄影发烧友、记者、驴友都会云集达镇,赏胡杨、探大漠,一时间,整个小镇被外来的人流挤得水泄不通。我们到达镇已经是晚上8点多,大街小巷都是各色各样的车辆,宾馆、饭店人头攒动。我们在一个蒙古族老大姐家的平房住下,院子大门和里面的平房干净舒适,都没有上锁,只有一个挂钩,可见这里淳朴的民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