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杀害刘胡兰的凶手张全宝伏法记

奇文笑谭
2017-01-13
+关注

刘胡兰(1932—1947),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现已更名为刘胡兰村)人。1945年进中共妇女干部训练班,1946年被分配到云周西村做妇女工作,并成为中共预备党员。1946年12月21日,刘胡兰积极配合武工队将云周西村反动村长石佩怀处死。阎锡山所部国民党军队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1947年1月12日,阎军突然袭击云周西村,刘胡兰遂被敌人捕去。因为拒绝投降,刘最后被敌人用铡刀铡死,时年15岁。随后,刘胡兰被中共晋绥分局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毛泽东当年为其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

刘胡兰雕像

1950年10月10日,中共中央发出了《关于纠正镇压反革命活动的右倾偏向指示》,要求各地各级党委、政府针对7月份以来开展的镇反活动中“宽大无边”的右倾做法予以纠正。根据中央这一指示精神,1951年春天,大张旗鼓的群众性的镇压反革命运动,在晋南大地轰轰烈烈地展开。为了深挖残敌、扩大镇反战果,万泉县(1954年8月与荣河县合并为万荣县)县长王沁声、公安局长李永太等到该县看守所给在押的犯人训话。训话中讲了当时的大好形势,讲了党和政府镇反的政策和法令,号召在押人犯交心交罪,彻底坦白,检举揭发,立功赎罪,走重新做人的新路。

展开剩余89%

这次训话对在押犯人震动很大,纷纷坦白交罪,检举揭发问题。其中有个叫王连成的,当时是因现行反革命罪被判成死刑的未决犯,他坚决要求检举揭发杀害刘胡兰的凶手张全宝的情况。县公安领导获悉这一情况后非常重视,立即叫来王连成单独问话。

王连成交代:“1945年,我被阎锡山地方政权组织强行抓去当兵,编在阎军七十二师二一五团一营重机枪连,后来升为文书上士,在张全宝手下干事。1949年4月太原解放时,我被解放军俘虏,在解放军教导队受训一个多月后被释放,回到了老家万泉县南景村。1950年收了秋、种上麦,在家农闲无事,就去运城(当时为运城专署所在地)想找个出力活,挣点钱养活家人。有一天,我在运城大街上闲转,到一个杂货铺想买点儿丝线,想不到一抬头看见杂货铺摊主竟是我在阎军中的上司张全宝,只是张全宝那张麻脸上的大胡子不见了。”

这时,张全宝也认出了他。眼前突然邂逅,两人都吓了一跳。“他怎么还活着?”王连成不由地倒吸了一口冷气。张全宝恐怕王连成暴露他,便神情紧张地低声说:“不要乱称呼我,我现在叫张生昊。”张强作笑颜,急忙连拉带推请王连成到酒馆饮酒吃饭。王连成推辞不过,只好勉强前往饭店。席间,张全宝一面劝王连成饮酒吃莱,一面又露出凶相,警告王连成不要暴露自己,千叮咛万嘱咐,最后又威胁他说:“如果你敢暴露我,就杀你全家。”王连成本是农民出身,又是善良之辈,家中上有父母,下有妻儿兄弟,他又知道张全宝的凶残厉害,只好唯唯诺诺予以应付。

王连成揭发说:“当时各地剧团演的有关刘胡兰的各种戏剧,都误把二一五团一营二连连长许得胜当成大胡子,实际上大胡子是张全宝,他当时是二一五团一营特派员兼重机枪连指导员,张全宝才是杀害刘胡兰的真正凶犯。”

后来,王连成因检举揭发张全宝立了功,被法院判决免去死刑,改判为有期徒刑3年。后经复查属错捕,予以平反,无罪释放。

张生昊是张全宝为了逃避打击而给自己临时起的化名。张全宝,乳名四儿,1901年出生,祖籍山东省,个头不高,满脸横肉,光头,他年龄不大却一脸络腮胡,因此人们都叫他“大胡子”,而他对自己的胡子也十分欣赏,自诩为“美髯公”。据说,小孩子见了他都有点发怵和恐惧。他于1937年混入阎锡山所部国民党军队当兵,后来为了往上爬,加入了由阎锡山牢牢控制山西军政大权的政治组织“同志会”,从1942年起在阎锡山部三十四军三团先后任任少尉排长、中尉排长、副官、上尉副官等职,1946年被提升为六十一军七十二师二一五团第一营特派员兼重机枪连指导员,极力充当阎锡山反共反人民的马前卒。

1947年1月12日,张全宝和七十二师二一五团一营副营长侯雨寅、一营二连连长许得胜等率部采取突然袭击的办法,包围了文水县云周西村,先后用铡刀残杀了石三槐等6位抗日英雄和善良农民;又软硬兼施,企图迫使刘胡兰就范。面对敌人的淫威,刘胡兰威武不屈,大义凛然,气得敌人暴跳如雷,最后对她也下了毒手。那些失去人性的豺狼,怎么也想不通一个15岁的农村姑娘,面对6颗血淋淋的头颅和恐吓、威胁,竟然毫无惧色,难道共产党员是铁打的、铜铸的吗?刽子手们也感到有点后怕。

1947年2月,张全宝在交城战斗中被我人民军队击伤,在医院住了5个月后,出院后任阎军亲训师一团五连少尉指导员。1948年6月,张全宝在晋中战役中又被我人民解放军击伤。伤愈后,1949年3月他跑到太原,又当上了阎军迫击炮三团五连上尉连长。1949年4月24日太原解放时他被我军俘虏。为了逃避惩罚,他不但改名张生昊,而且忍痛将满脸胡须一根根拔掉,变成了一脸核桃皮。因为他被俘时假报的是排长职务,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特别是隐瞒了残杀刘胡兰的真相,伪装积极,一时蒙混过了审查,未予认真追究。于是,张全宝遂被送到解放军华北军区教导团二团受训了3个月,7月底转送到察哈尔农垦大队劳动改造。1950年7月25日张全宝被释放。8月1日他回到了运城县运城镇卫家巷1号院家中,与他老婆吴翠花住在他六婶家,卖些针头线脑和陈皮大料之类调味品,以商贩为业藏匿了下来。

1951年镇压反革命运动开始后,张全宝吓得六神无主,晚上睡觉常做恶梦,说胡话,出一冷汗,有时恍惚中好像公安人员枪口对准了他的胸膛。张全宝住处距离运城镇上的民主舞台很近,有一天,民主舞台上演歌剧《刘胡兰》,别人都去看,他心里也痒痒想去。他倒不是想欣赏演员的演技,而是想借此机会探探风声,为自己如何隐藏做好下一步打算。他看到戏里有个大胡子,顿时紧张起来。但当听到大胡子是二连连长许得胜(许也是一脸络腮胡)而没提到自己的姓名时,他暗自庆幸。返回的路上,别人都在议论剧情,他却默默无语,在心里盘算着,戏剧里把大胡子弄错了人,这一错也可能使自己能混过去。

毛泽东为刘胡兰烈士题词的纪念碑

不久,报纸上登出消息,杀害刘胡兰的凶手之一许得胜被群众检举揭发了出来。许是山西省祁县人,他因参与屠杀刘胡兰等烈士有“功”,被提升为阎军营长。1947年2月文水县城解放时,他逃回原籍祁县武乡村继续作恶。l948年祁县解放后,许得胜又改名换姓,逃至该县贾令镇,潜伏在“万和堂”药铺当了炊事员。经群众检举揭发出来后,1951年4月4日,许得胜就被祁县人民法院判处死刑在武乡村执行枪决了。

张全宝得到这一消息后,料定许得胜一定会把他这个真正的大胡子主犯给供出来了,可能人民政府正要缉拿他,心里非常害怕。为了保命,张全宝把自己家中的菜窖挖大改成地洞藏了进去,并把私藏的两把手枪拿出来装上了子弹,准备一旦公安局派人来抓他,就来个鱼死网破。同时为了迷惑群众,掩人耳目,张全宝让他媳妇吴翠花对外放出风声说:“生昊走了,回山东老家了。”上演了一出掩耳盗铃的闹剧。

1951年在镇反运动中,万泉县南景村有个叫王明轩的反革命分子,他为了想减轻自己的罪行,竟凭空捏造了一个反革命的组织,诬指王连成是其骨干。当时是搞群众运动,法制极不健全,难免鱼目混珠、鱼龙混杂。因而王连成被捕后,被判处了死刑,举家人哭得死去活来,王连成在监狱大喊冤枉。临刑前几天,王连成把自己的一生像过电影似的在脑海中一一作了回忆,忽然想起那天王沁声县长在看守所对在押人犯的训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检举坏人,立功受奖。”检举谁呢?他仔细想了想,终于想起了一个人,此人就是杀害刘胡兰的主犯张全宝。当县公安局局长李永太听了他的陈述后,感到事关重大,就急忙报告了王沁声县长。两人又急忙一起提审了王连成,觉得情况比较可靠,就向上级和运城专署公安处领导进行了详细汇报,引起了专署公安处领导的关注。

1951年6月24日,山西文水县各界群众1万余人在云周西村刘胡兰烈士遇难的地方,

举行公审凶犯张全宝、侯雨寅大会。

运城专署公安处很快就将万泉县公安局关于“大胡子藏在运城镇”的重要线索通知了运城县公安局,要求“高度重视,全力侦缉,迅速捉拿归案”。县公安局迅速组织力量,派出侦察员一面对张全宝的住宅、摊铺进行侦控;一面围绕张全宝、吴翠花的邻居、亲友密查访问,了解张的行踪。监控人员汇报:“近几天来张宅大门紧闭,无人来往,摊铺由吴翠花照常营业。”访问人员汇报:“据张的邻居反映,吴翠花说她男人回山东老家了,家中无人,可是翠花天天端便盆往茅坑倒。如果家中无人,屎尿从何而来。”张的另一个邻居反映:“一次,吴翠花回来我跟她进到她家,房中无人,但有一股很浓的纸烟味,说明房内有人刚吸过烟。”运城县公安局领导综合各种线索分析,断定张全宝没有外出,就藏在他的家中。张全宝系行伍出身,懂军事、会用枪、又蛮横,很可能会抵抗拒捕。经过县公安局领导认真研究并报专署公安处批准,决定采取“包围突袭、瓮中捉鳖”的行动方案将张宝全一举擒获。突袭行动前有意放松监控,以此麻痹吴翠花,进而引起张全宝的错觉。突袭行动时间不选在黎明前容易引起人警惕的时间,而是定在吴翠花收摊回家吃饭的黄昏时分,乘其不备之时采取行动,以确保抓捕行动成功。

根据拟定的抓捕方案,1951年5月8日,运城县公安局20多名干警在主管副局长的带领下,在夜幕刚刚降临的时候,秘密包围了运城镇卫家小巷1号院张全宝的住宅,乘其不备,出其不意,突然之间冲进了张家院内,正好张全宝走出地洞准备吃晚饭,在张还没有反应过来的一瞬间,便被我公安人员活捉。狡猾的张全宝,假装服从,说:“让我拿几件衣服跟你们一起走。”当他将手伸进床上的被子里边准备取枪时,被我机警的公安人员发现后迅速上前用脚踩住,粉碎了张犯企图抽枪拒捕的阴谋。这时公安人员又亮出证件,对张全宝说:“你被捕了!还要顽抗到底不成?”张全宝故作镇静地问道;“我犯了什么法?你们为何要逮捕我?”公安人员说:“你是杀害刘胡兰烈士的主犯张全宝!”张全宝顿时脸色煞白,自知罪责难逃,只好束手就擒,不再反抗。公安人员在他的被窝和院子地窖中搜出两只手枪和数十发子弹,其中藏在被子里的那支手枪子弹已上了膛。

张全宝在运城镇落入法网,而后交万泉县公安局押回。3天以后即5月11日,残杀刘胡兰烈士的另一凶手侯雨寅在稷山县半坡村也被捕获。因系同一案件,亦被解送万泉县公安局。侯雨寅是稷山县宝泉庄人,他在阎锡山军队中任七十二师二一五团一营副营长,1948年6月在晋中战役中被我人民解放军俘虏,因为他隐瞒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罪恶,故对其教育后被释放回家。但侯雨寅贼心不死,暗地里勾结土匪、特务,联络反动组织,妄图东山再起。然而,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他最终还是没能逃脱。此前,在1948年夏季,解放军在解放晋中平原诸战役中,就已经击毙了参与杀害刘胡兰的另外两名罪犯即阎军二一五团团长吴其华和该团一营营长冯效翼。至此,残杀刘胡兰等7位烈士的凶手,已全部落入法网或被击毙。

张全宝、侯雨寅二犯被押解到万泉县看守所后,立即对他们进行了提审,他们对杀害刘胡兰等7名烈士的罪行供认不讳,并交代了其他罪行。

杀害刘胡兰的罪犯张全宝、侯雨寅在公审大会上

1951年5月19日,万泉县县长王沁声,向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写信,报告了张全宝、侯雨寅两犯被捕获的好消息。同时,王沁声县长还向刘胡兰烈士的母亲胡文秀写信报告了这件事情。

王沁声县长写给毛泽东主席的信在《人民日报》6月初头版头条发表后,在全国上下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人民群众纷纷致信报社和政府,强烈要求在刘胡兰烈士陵前公审张全宝、侯雨寅二罪犯并镇压凶手。人民政府最终接受了这一要求,山西省公安厅通知文水县公安局派人到万泉县将张全宝、侯雨寅二犯押解回文水县,听候处决。

6月24日,公审张全宝和侯雨寅两罪犯的大会在刘胡兰烈士的家乡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举行,山西省、地、县各级领导和周边7个县的1万余名群众参加了规模空前的公审大会。

这天一大早,人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臂缠黑纱,胸佩白花,抬着花圈,拿着挽联,纷纷向刘胡兰烈土陵园走去,在烈士陵园举行了公祭。愤怒的人群高呼:“打死他们!”“处死凶手,为烈士报仇!”“血债要用血来还!”口号声像山吼海啸一样,震天动地。

会上,刘胡兰的母亲胡文秀和其他几位烈士的亲属——妻子、兄弟或子女,分别上台控诉了凶手的罪恶。大会公开宣判了凶手的死刑并立即执行,终于使烈士的在天之灵得到了安慰。

1957年1月12日,在刘胡兰烈士牺牲10周年前夕,毛泽东主席再次为刘胡兰重写了“生的伟大,死的光荣”的题词。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