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神探狄仁杰4

手机搜狐

SOHU.COM

张耳与陈馀:从患难时的忘年交到显赫时的生死仇

张耳与陈馀这两个人,一般人对他们并不熟。不是他们成绩不够优秀,事实上,在秦末汉初的动荡岁月里,他们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也曾经做过“帝师”,不过这个“帝”是陈胜。

从头说起。

张陈二人都是魏国大梁(现河南开封)人。张耳年轻时在黑道上混过一些时日,也曾经到信陵君魏无忌那里做过门客。能在信陵君手下混的人,应该也是有两把刷子的吧?后来,张耳的老婆家里出钱,帮他在魏国谋了一个县令的差事,小日子也还过得去。

张耳年纪要比陈馀大一些,两人有一个共同点,就是都找了一个富婆做老婆,靠着老婆家里的资助,在黑道上混出了一点名声。所谓惺惺相惜、臭味相投,两个人就混到了一起。

因为张耳年岁要长,陈馀就像对亲爹一样对待张耳(张耳多少是个县令,陈馀这时候还只是一个白丁)。这就是所谓的忘年交吧,《史记》中形容他们为“刎颈交”,但没给出证据。

秦国灭了魏国后,为了维稳,在原魏国境内搞“严打”,作为黑社会的大头目小头目,张耳和陈馀都在通缉之列:捉到张耳赏金一千块,捉到陈馀赏金五百块。

两个人都改名换姓结伴潜逃,一起逃到了陈县。陈县当时是个大地方,曾经做过陈国的国都,后来楚国被秦国打得落花流水时,也把国都迁到这里。

因为陈县是个大地方,所以城里的街道巷子也比较多,同样是为了维稳,秦政府让每条巷子都设一个“巷长”,由“巷长”来管理巷子里面的事情。张耳和陈馀就跑到陈县当了“巷长”,说是巷长,其实就是一个看门的传达室老头,上头有什么指令,比如今天要跳忠字舞,明天学习秦始皇语录什么的,就由他们去挨家挨户通知,没事时就戴个红箍箍蹲在巷子口注意来往行人,发现有形迹可疑的就向派出所打小报告。

要是与时俱进一点来形容的话,就是现在的“朝阳区群众”。

张耳和陈馀的岗位在一起,隔着一条街,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有一天,街道的居委会主任过来视察工作,看到陈馀蹲在巷子口打瞌睡,就举起鞭子抽了陈馀两下。陈馀那时候年轻啊,肝火旺,而且以前也是在黑道上混的,哪能受这个气,刚想站起来冲过去揍那个居委会主任,张耳连忙跑过来隔在他们中间,踩住陈馀的脚,制止了陈馀。

等到居委会主任骂骂咧咧地走了,张耳教训陈馀说:个板板的,你个混账东西,当初老子是么样跟你说的?老子要你忍,你就给我好好忍着。这点小委屈都受不了?跟这种鸟人你斗么事气?弄出人命了你得赔他一条命,你值得么?

陈馀这时候也冷静下来了,连声道歉:您教训得对,是我错了,我以后一定注意,一定忍。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