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兔死狗烹·鸟尽弓藏——韩信死得到底冤不冤呢?

老衲读史
2017-01-13
+关注

影视作品中的韩信

西汉建立之初,刘邦分封了八个异姓诸侯王,他们分别是:赵王张耳、长沙王吴芮、淮南王英布、(先)燕王臧荼、韩王韩信、齐王韩信(后改封为楚王)、梁王彭越、(后)燕王卢绾。

这些异姓诸侯王的分封可以归为四类:第一类是张耳、吴芮、英布、臧荼四人,他们已被项羽封为王,刘邦承认他们的地位是为了拉拢他们;第二类是韩信、彭越,他们两人被封王主要是因为军功,或着说是他们自身的实力;第三类是韩王信,他的分封的主要原因是刘邦出于战略上的考虑;最后一类就是卢绾了,他是“因亲封王”。

八位异姓诸侯王中,除了赵王张耳因病而亡、长沙王吴芮传国五世外,余下的六位都不得善终。老衲把韩信的故事留在后面,先简单说说另外七王的“亡国”的经过。

赵王:前面老衲已经说过张耳的一些事情,张耳在西汉开国不久就得病而死,谥号景王。他的儿子张敖袭赵王,娶刘邦大女儿鲁元公主为后。汉七年,刘邦经过赵国,张敖对刘邦百般尊敬,刘邦却待其十分傲慢。赵国臣子认为主公受到了侮辱,贯高、赵午等人找人刺杀刘邦未遂。事情败露后,张敖被认为叛乱押送到长安。贯高等人自首,受尽磨难为张敖洗刷冤情,刘邦很欣赏这些人,赦免了他们并任命为高官,蒙冤的张敖却被贬为侯,张氏因此失国。

展开剩余88%

长沙王:长沙国是异性八王国中唯一存留下来的王国。也是诸国中面积最小,实力最弱的,并且地理位置偏远,与南越交界。初代长沙王吴芮死后,他的后代传国五世,文帝年间无嗣,取消建制。

梁王:汉十一年秋,陈豨造反,刘邦亲征,经过邯郸征兵,彭越称病不见,惹得刘邦大怒。一个流亡在汉的梁国罪臣举报彭越谋反。彭越被捕,刘邦把他贬为庶人,流放蜀地。在流放的途中,彭越碰到了吕后,陈述他的冤情,想回到故乡去,吕后假装答应了。吕后与彭越两人一起回到洛阳,吕后却对刘邦说:“你把彭越流放到蜀地,这是给自己留下祸患,不如杀了得了。”吕后随后即安排人再告彭越谋反,彭越被处死,全族被杀。

淮南王:韩信、彭越相继被杀后,英布感到恐慌,就经常安排兵卒在“国境”上巡逻布防。英布手下有个臣子叫贲赫,因为一些琐碎的事得罪了英布,逃到京城,上告英布谋反。朝廷派人来调查,英布害怕得到“莫须有”的罪名,干脆就真反了。刘邦率兵亲征,英布兵败被杀。

韩王:西汉开国后,刘邦把韩王信从韩国迁到太原,为汉守边。太原的北边就是匈奴,这个韩王信知道刘邦不会容下他,逃到了匈奴,最后被汉军围于参合。韩王信拒绝了汉将柴武的招降,力战而死。

两个燕王:(先)燕王臧荼在楚汉相争之时,一直在观望,直到最后才倒向刘邦。臧荼在史书上记载很少,西汉开国后不久,臧荼造反,刘邦亲征剿灭了他。后来刘邦把他的发小卢绾封为(后)燕王。陈豨在代国造反,牵扯到了很多人,卢绾就曾经和他联系过,这事后来让刘邦知道了,他下令卢绾进京受审,卢绾拒绝。刘邦派樊哙、周勃率军攻打卢绾。没多久刘邦就死了,卢绾亡命匈奴。

还是来详细说说韩信的故事吧。

说西汉开国的事情,淮阴侯韩信是绕不过去的。

韩信早年就是一个街头小混混,又不自力更生,天天在外面混吃混喝。先是在南昌亭长家里蹭饭,蹭多了,人家家里也烦他,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赶他走。亭长的老婆舍得做,做早饭的时候,原本是早上七八点钟开饭,为了避开韩信,早上五六点钟就把饭做好,家里人躺在床上就把早饭吃了。等到韩信按惯例七八点钟来蹭饭时,人家一家人已经吃过早饭。韩信讨了个没趣,就和这个亭长绝交。

争了这口气,但肚子还是饿啊,韩信就跑到护城河边,想钓两条鱼来充饥,但他那钓鱼水平太臭,半天没钓到,饿了大半天,本来就营养不良的韩信低血糖发作,晕倒在河边。

有一位老大娘承包了一个漂洗棉布的活,这阵子正在不远处河边洗布呢,看到韩信晕倒,跑过来一看,就知道他是饿的,赶紧把自带的盒饭拿出来给韩信吃,救了他一命。老大娘的承包项目工程量有点大,洗了几十天才完成,这几十天里,大娘天天给韩信带饭,完工前的最后一天,大娘说:娃,老娘活干完了,明天不来了,没饭给你吃了,你自己另想办法吧。韩信说:谢谢你这么多天的照顾,我以后一定重重报答你。大娘说:呸,你这大个人了,还不能养活自己,我是看你可怜才给你口饭吃,你当我还指望你来报答啊。

当地有个杀猪的年轻人看韩信不顺眼,某天在大街上拦住韩信说:你长得人模狗样的,刀不学枪不学还学剑,你以为你蛮是那个事啊?你要是不承认自己是个孬种,你就用你的剑来“狙”(老衲注:楚国方言,意为用尖锐物刺)我啊。

韩信不作声,定定地盯着这个杀猪的。

杀猪的:你狙啊,你狙啊。

韩信不作声。

杀猪的:你狙啊,不敢啊?不敢你就从我胯下爬过去。

韩信思考了半天,最后趴在地上,在众目睽睽下从杀猪的胯下爬了过去。

这就是“胯下之辱”的故事。

史上但凡有点才华的人,要么师从名师、隐者,要么自学成才,总归要有一个“学”字,但关于韩信的个人经历,却看不到这个“学习”的过程,反正从小就是一个混混,到处骗吃骗喝,名声也不好,也没有什么才华崭露。他先后跟过项梁、项羽,都不被看重,后来投奔刘邦,刘邦也不待见他,只让他做了一个粮仓管理员,后来还因为犯事差一点被杀了,幸亏被滕公救了下来。

直到,他后来遇到了萧何。萧何很欣赏韩信,认为他是奇才。

项羽封刘邦为汉王,封地在汉中,属于穷山恶水之地。刘邦在去汉中的路上,他手下不少人觉得再跟着他混没什么出息了,某天晚上集体出逃,韩信也是逃跑的人之一。萧何听说韩信跑了,来不及向刘邦报告,急忙去追韩信。有人看到萧何急匆匆地跑了,以为他也是不想跟着刘邦了,赶紧去报告刘邦说:萧丞相也逃跑咧。刘邦大为光火,一时惶惶不安。

过了两天,萧何带回了韩信,然后独自去见刘邦。刘邦又气又喜,骂萧何:别人逃跑也就算了,你跟了我这么久,为么事也要逃咧?

萧何:我不会逃跑的,我只是去追回一个逃跑的人。

刘邦:你追谁?

萧何:韩信。

刘邦:你扯蛋吧,骗老子好玩么?跑了几十个将军你不追,你会去追一个管粮草的小混混?

萧何:那些庸才有没有无所谓,韩信是天下独一无二的人才。如果大王你只想偏安汉中,那韩信要不要都行。但如果大王想争夺天下,只有韩信能帮你,大王你自己看着办吧。

刘邦:@#$%*&@*&$

经过萧何一翻劝说分析,韩信得到了刘邦的重视,终于登台拜将,为刘邦统军东征。

这就是“萧何月下追韩信”的故事。

韩信统领汉军,平三秦、降魏韩、抗西楚、灭赵齐,用兵如神。在灭了齐王田广后,韩信便开口向刘邦要更大的“官”了。

他写了一封信给刘邦:齐国伪诈多变,是个反复无常的国家,南边又和楚国交界,如果不设一个代理国王来管理这块地方的话,这里势必不得安宁。我韩信不才,就来我来做这里的代理国王吧。

当时,刘邦被项羽的军队围困在荥阳,韩信的使者到了以后,把信送给刘邦,刘邦打开一看,勃然大怒,骂道:老子被困在这个鬼地方,天天盼星星盼月夜盼你来救老子,你个板板地却想称王……

刘邦才骂了两句,突然感到不对劲。谁在踩我的脚咧?左脚被踩了一哈,右脚也被踩了一哈,见鬼了。刘邦左边看一哈,是张良,朝他挤眉弄眼在。右边看一哈,是陈平,也在朝他挤眉弄眼。刘邦这才感到失言了,连忙改口:男子汉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就当成就一番功名事业,当王就应该当真正的王嘛,怎么能只做一个代理的王呢?咳……张爱卿,你马上就去齐国见韩将军,代朕正式封韩将军为齐王。

张良、陈平这才松了一口气。

韩信成为齐王之后,手握重兵,一时天下只剩楚、汉、齐三大势力。韩信倒向谁,谁就可以夺得天下。这时,说客们纷至沓来。武涉游说韩信背汉投楚,被韩信拒绝。蒯通游说韩信保持中立,待楚汉两败俱伤时再来收拾残局夺取天下,韩信同样拒绝了。拒绝的理由只有一个:在我穷困潦倒不被人赏识的时候,只有汉王尊重我认可我,给了我舞台,我不能对不住汉王!

于是韩信与刘邦合兵,于垓下大败楚军,霸王项羽乌江自刎,天下一统,归于刘邦。

项羽刚刚败亡,刘邦却趁热打铁,用突然袭击的方式,夺了韩信的兵权和齐国的地盘,改封韩信为楚王,定都下邳(现在的江苏省睢宁)。

韩信到封地后,举办了一个“报恩大会”。他召见当年给他饭吃的老大娘,赏赐她千金。轮到南昌亭长时,只赏他一百钱,并说:你是个小人,做好事有始无终。

韩信又召见曾经侮辱过他,让他从胯裆下爬过去的杀猪匠,封他为中尉,并且告诉诸将说:这是位壮士,当他侮辱我时,我难道不能杀了他吗?杀了他也不会扬名,所以就忍了下来,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韩信到楚国后的第二年,就有人告发韩信谋反。刘邦对韩信颇为忌惮,也不敢直接动粗,陈平就出了一个主意,说天子要出外巡视云梦泽,通知诸侯到陈地相会,然后趁韩信没有防备的时候把韩信抓起来。韩信懵懵懂懂地去陈地朝见刘邦,一见面,就被刘邦左右的武士绑了起来,放在随从皇帝后面的副车上。

韩信眼见无力反抗,苦笑着说:果然啊,人们说的没错,‘狡兔死,走狗烹;高鸟尽,良弓藏;敌国破,谋臣亡。’现在天下平定了,我就该下到锅里煮了。

刘邦抓了韩信后,回到洛阳,又开始念及旧情,就赦免了韩信,不过把他的“王”给削了,改封他为淮阴侯。

这就是“兔死狗烹、鸟尽弓藏”的故事。

韩信被贬为淮阴侯之后,恨死了刘邦,从此常常装病不参加朝见,在家中闷闷不乐。他以自己和周勃、灌婴、樊哙等处于同一个档次为耻。

汉十年,陈豨造反,刘邦又亲征,韩信暗中联络陈豨,准备作内应袭击吕后和太子。部署完毕后,韩信正等着陈豨的消息,他的一位家臣得罪了韩信,韩信把他囚禁起来,打算杀掉他。家臣的弟弟向吕后告发了韩信准备反叛的情况。吕后和萧何谋划,令人假称刘邦平叛归来,说陈豨已被俘获处死,列侯群臣都来祝贺。萧何劝说韩信也一同去“朝贺”,做个样子,不然也太不给刘邦面子,会引来麻烦的。韩信信不过别人,却是最相信萧何的,就听了萧何的话,进宫去“朝贺”。谁知韩信的脚刚迈进宫门,埋伏在宫里的武士就把韩信捆起来,在长乐宫的钟室里杀掉了。

韩信被斩,三族被灭。

这就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故事。

老衲读《史记》之魏豹彭越列传、黥布列传、淮阴侯韩信列传,在扼腕叹惜于三大开国功臣之死时,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像:

彭越列传中,“梁王怒其太仆,欲斩之。太仆亡走汉,告梁王与扈辄谋反。”

黥布列传中,“王疑其与乱。赫恐,称病。王愈怒,欲捕赫。赫言事变,乘传诣长安。”

韩信列传中,“其舍人得罪于信,信囚,欲杀之。舍人弟上变,告信欲反状于吕后。”

诸位看到了吧,这三位王爷,都是因为和家臣、仆人、手下有了矛盾而被告发,所以才入狱丢命。这些血淋淋的事实告诉我们:如果要革命,第一要看管好手下,尽量对他们好一点,千万不要闹一些不必要的矛盾,有时候小矛盾也是可以生出大仇恨的。第二,如果矛盾实在不可调和,就千万不要优柔寡断,该杀的马上杀,不该杀的也马上杀,拖不得,一拖就完蛋了。《三国演义》中好像也有这么一出戏,国舅董承谋划着杀曹操的时候,也是因为一点小事得罪了仆人,也就是小小地鞭打了一顿吧,结果这个仆人就把主人告发了,曹操得救,董承等一帮谋事的都被杀了。

历史向来都是不断重复的,只是,刘邦为了给后世子孙谋得长久,迟早必杀这些功臣,刘邦不杀,吕后也会杀。所谓告发,只是一个借口,或者是一种安排罢了。

太牵强、太勉强,也太委屈。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