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小济公2

手机搜狐

SOHU.COM

状元众筹不得困守上海滩,每天只能轧马路躲清静

从武昌回来,张謇觉得神清气爽。

他参观了天下知名的两湖书院,“规模宏厂,天下无对”,这很合他“新政教育为先”的理念,铁厂、枪炮厂,都是西人率众教练,产出的货品,非李鸿章创办的江南制造局出产可比。

“香帅,”张謇大为高兴,不吝赞叹,“湖北的实业,天下第一,西人之艺,尽萃于此,爵相、岘帅老迈,大清中兴之机,我看是在两湖了!”

张之洞最喜欢别人说他比李鸿章、刘坤一强,湖北新政又确实是得意之笔,所以两人谈得入港,交情又深了一层。

▲ 张之洞

不过,张之洞再肯帮忙,总不能帮张謇招齐商股。他约张謇、赵凤昌深夜密谈,听说了招股的难处,想了两日,倒想出了一个法子。

“季直,我听你说来说去,主要是两点难办,一是资金过巨,难于筹措,二是官商合办,不能取信于商。这样……”

张之洞的法子,是将那折价五十万两的官机对半平分,让刘坤一捺着盛宣怀,与张謇“合领分办”,在通海、上海各设一厂。这样一来,张謇只需筹够二十五万两股本就可以开办大生纱厂,先把厂办起来,将来再扩大规模。

至于商家的疑虑,张之洞表示,由他去向刘坤一说项,将“官商合办”改为“绅领商办”,等于张謇用自己的名誉,为商股作保,这样官股虽然仍占一半,却不必插手人事生产销售诸权,只要按时领取“官利”即可。

这种方式,也只有大生纱厂才做得到。一方面,张謇翰苑清彦,望重天下,与张之洞、刘坤一都有交情,官府由他代管纱厂,于情于理都说得过去;另一方面,通州商家对这位状元公也很信得过,知道他不会“崽卖爷田”。

张謇又一次信心满满地奔走在通沪道上。

但他万万没料到,上海商人仍然不看好大生纱厂,几位沪董先后辞职,商股全都着落在通州、海门两个小地方。到转过年来,厂房还未完全建好,张謇筹到的六万多两银子又已花得干干净净。

他只能又向上海的官僚们求援。

当时纱锭入股时,上海商务局道台桂嵩庆曾拍着胸脯答应他,一旦工厂建成,他至少可以助集五六万股本,纱锭一出手,姓桂的像是没事人一般,一次两次去上海,根本见不到人。还有盛宣怀,一直高唱“商办为优”,也曾答应过鼎力相助,而今同样绝口不提,百般躲闪。

盛宣怀,张謇管不着,桂嵩庆这小子,你可是在总督衙门夸下的海口!张謇好不容易在两江总督府揪住他一次,也不顾官体,一直就扭着去见刘坤一。刘制台呢,口头说两句罢了,胳膊肘还能往外拐吗?

张謇真是没法子了,山穷水尽,连回南通的旅费都支绌得很,只好在《申报》上登了告示:状元张謇,于四马路售字三日,观者莫失良机。唉,说来惭愧得很!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