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非正常事件

手机搜狐

SOHU.COM

《孔门心法 中道而行》45:还原圣人们的本来面目

还原圣人们的本来面目

其实,只有让我们的心完全清净下来,才是真正的解决之道。平时我们不妨听一听能够净心的音乐,无论是欧洲的古典音乐,还是中国的古典音乐,大多能给人的内心带来安宁。

今天上午,我们去参加了一个活动,活动中有一个古琴演奏《梅花三弄》,古琴那舒缓、单纯的音乐一响起,听众马上就进入安详、平静的状态。所以,音乐是很能够打动人的,但我们首先要弄清楚的是,自己需要什么样的打动?是那种令人心灵净化的打动呢,还是让你欲望膨胀、疯狂发泄的打动?

所以,孔夫子在这里说“后世有述焉,吾弗为之矣”,后世有很多人可能对这些“素隐行怪”的人很推崇、很赞叹,很愿意为之树碑立传,但是孔夫子他老人家不干,非但不干,还要提出批评。

我们后来的人,的确喜欢去转述那些“素隐行怪”,喜欢去传讲那些神秘怪诞的事迹,喜欢神化古人、高推圣境。我们看三教圣人,释迦牟尼、老子、孔子,都被后人越吹越神、越传越离奇。我们从历代帝王对孔子的封号来看,就看得出来这么一个神化过程。本来《论语》中的孔夫子,只是一个温柔敦厚的长者、循循善诱的教师、“学而不厌,好古敏求”的学者,以及“君子固穷”的道人形象,但是,自他老人家去世以后,从鲁哀公诔称“尼父”开始,孔夫子的帽子就越戴越多,也越戴越高,最后敕封到了极点,终于成了“大成至圣先师文宣王”。面对这种神化的现象,禅宗的历代祖师是看得非常清楚,而且在破除神化上也是最有力的。

以前有人问德山禅师:“如何是佛?”德山禅师回答说:“佛是西天老比丘”。你看,在德山禅师眼中,释迦牟尼佛不是什么神通广大、无所不能、高不可攀的神仙教主,他就是在印度出家的那个老和尚、老比丘,一辈子就是带着一帮学生,然后给他们讲经说法,内容也不外乎就是“诸恶莫做,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变着法子让人们去除贪嗔痴,趋向真善美。后来,德山禅师的法孙、云门宗的开山祖师云门文偃禅师,也继承了德山禅的精神。有人对他说,我见有些书上说释迦牟尼佛一生下来就很有神通,生下来就能周行七步,而且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说天上地下惟我独尊,是不是这样的?云门祖师回答说:只可惜当时我没有在跟前,不然,我一棒子把他打死了喂狗,免得以后惑乱众生。

中国禅宗了不起啊!从马祖、南泉到赵州和尚,只树立一句“平常心是道”,就把多少妖魔鬼怪扫出了禅门!现在,中国佛教界力倡人间佛教、生活禅,也正是秉承了“平常心是道”的千古禅门之旨。

还有老子,也是被后来的道教神化,被称为太上老君。道教中说“老子一气化三清”,说他修炼得道,真气化成了玉清、上清、太清三位尊神。实际上,我们看春秋历史,老子本人也是一个做官的士大夫嘛!

老子在周天子的朝廷里做守藏室之史,就是管理国家文化典籍方面的领导啊!现在中国国家图书馆的馆长,一般都是文化部副部长兼任,起码也是副部长级别的高层领导,对不对?我们看老子在周朝做官做了几十年,后来看到天下要乱了,就辞了职,骑着青牛准备出函谷关隐居。这跟孔夫子说的“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完全是一个路数嘛,都是因为天下无道,所以才想避世隐居,只不过一个是想隐于西北昆仑,一个是想隐于东海蓬莱。如果不是因为老子出关的时候,关令尹喜请他留下墨宝,让他写出了《道德经》五千言,后来谁知道有一个老子?

我们学习传统文化,一定要破除神化和迷信。老子本人,其实就是一个从官位上退休下来的老隐士,我们看《道德经》,它作为道教最高、最根本的经典,你去读一读,通篇都没有后世道教中那些神秘怪诞的东西嘛!它就是给我们讲“道”是什么样的,“德”是什么样的,人间世界是什么样的,大道自然是什么样的,然后让我们通过自己进德修业,去接近自然之道。

所以,我们要还原圣人的本来面目,还原学术的本来面目,不要去迷信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不要用那些神异怪诞的东西去哗众取宠。如果一个佛教修行人,动不动就制造出那些神神怪怪的气氛,靠这些东西去吸引大众,那就完蛋了。这样的话,佛教就变成了神教,变成了外道,心外求法就是外道!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