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宫主大人

手机搜狐

SOHU.COM

他是《鹿鼎记》中隐藏最深的叛徒,最后乱了方寸

康熙的大反转是《鹿鼎记》中的一个高潮,看那韦小宝韦爵爷纵横天下。康熙皇帝,俄罗斯沙皇,平西王吴三桂,神龙岛洪教主,权臣鳌拜,天地会陈近南,大明长公主。多少人都拿他没辙,任他多面间谍,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然而小说到了快收尾的时候,忽然反转。康熙当面揭穿他,“天父地母,反清复明!韦香主,你瞒得我好!”

当时韦小宝险些就崩溃了。此后他一直思索:是谁背叛了他?是谁?须知韦爵爷一辈子在各色地方当间谍,终极无间,却被人卖了,犹不自知。甚至一直猜不到此人是谁。

真是强中自有强中手。他这样无敌天下的间谍,居然被人摆了。

后来岛上决战,洪教主死了,陈近南死了,冯锡范倒了,郑克塽没能为了。忽然间谍现身。

风际中。天地会最木讷沉稳,话最少,最听韦爵爷话的一个人。

风际中沉默寡言,模样老实之极,武功虽高,举止却和一个呆头木脑的乡巴佬一般。韦小宝偶尔猜测这奸细是谁,只想到口齿灵便、市侩一般的钱老本;举止轻捷、精明乖巧的徐天川;办事周到、能干练达的高彦超;脾气暴躁、好酒贪杯的玄贞道人,连对见多识广、豪爽慷慨的樊纲,以及近年来衰老体弱的李力世、说话尖酸刻薄的祁清彪,也都曾猜疑过,就是对这个半点不像奸细的风际中,从来不曾有过丝毫疑心。

藏得好深,好稳,出击的时机好精确。

当时眼看他就要成为大赢家,捉了韦小宝和七个老婆,回北京去了。

就在这绝境之际……转机是这样到来的。

风际中道:“皇上恩典,赏了卑职当都司。” 韦小宝心想:“原来是个芝麻绿豆小武官,跟老子可差着他妈的十七廿八级。”清朝官制,伯爵是超品大官,骁骑营都统是从一品。汉人绿营武官最高的提督是从一品,总兵正二品,此下是副将、参将、游击,才轮到都司。

韦小宝嗯了一声,道:“那你是该升游击了。”风际中道:“卑职只求给皇上出力,皇上见到大人,心里欢喜,咱们做奴才的也欢喜得紧了。升不升官,那是皇上的恩典。”

韦小宝心想:“我一直当你是老实人,原来这么会打官腔。”

这里是绝妙伏笔。风际中如此卓越,如此城府深沉的一个间谍,却只是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儿,一门心思想的是升官发财,于是,全书最荒诞一幕出现:

众女见韦小宝受他挟制,都是心惊胆战,不知如何是好。 建宁公主却大声怒骂:“你是甚么东西,胆敢如此无礼?快快抛下刀子!”风际中哼了一声,并不理会。他曾随同韦小宝护送她去云南就婚,识得公主,不敢出言顶撞。 公主见他不睬,更是大怒,世上除了太后、皇帝、韦小宝、苏荃四人之外,她是谁也不放在眼内,俯身拾起地下一柄单刀,纵身而前,向风际中当头劈落。 倘若换作别个女人,他早已飞腿将她踢倒。但提刀砍来的是皇帝御妹、金枝玉叶的公主,他心中所想的只是立功升官、报效皇家,如何敢得罪了公主?当下只是闪避。 公主骂道:“你这臭王八蛋奴才,站着不许动!我要砍你的脑袋,怎么你这臭头转来转去,老是教我砍不中?我跟皇帝哥哥去说,把你千刀万剐!”风际中大吃一惊,心想这女人说得出,做得到,她跟皇帝是兄妹之亲,自己只是个芝麻绿豆小武官,怎斗得过公主?可是要听她吩咐,将自己的臭头稳摆不动,让她公主殿下万金之体的贵手提刀来砍,似乎总有些难以奉命。

然后双儿乘机抢走了韦小宝,又一枪打死了风际中,那是后话了。

如此一个潜藏全书,瞒过韦小宝,金庸小说里最杰出的间谍。谁都搞不掉他,只有最草包无用的建宁公主。也不是建宁搞定了他,而是公主二字。

当然也不是公主二字,到最后,无非一个字:官。

令狐冲潇洒,萧峰刚毅,郭靖沉厚,杨过为情不惜死。所以这些人是主角,无欲则刚嘛。

风际中也沉稳,也聪明,也果决。如此方可以瞒过韦小宝,可以骗过陈近南,可以让全书所有人物都茫然无知,完美的间谍,能搞定韦小宝这个大间谍,他自己就是碟中谍。

可是啊,当了官,有了官场习气,官场的欲望,于是连个大草包建宁公主,都没法子对付了。这是金庸最讽刺的一个情节了。

“倘若换作别个女人,他早已飞腿将她踢倒……自己只是个芝麻绿豆小武官,怎斗得过公主?” 这句荒诞绝伦的话,仔细品品。一个官字,屈杀千古多少英雄豪杰?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