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欢乐颂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中国国民党的"党主席困境"

在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前台湾副总统吴敦义相继宣布投入下届国民党主席选举后,宣告国民党主席之争进入”三国时代”,呈现洪秀柱、郝龙斌、吴敦义三人共逐景况。

平心而论,这是国民党党内民主的良性发展,有别于过去国民党主席选举多是同额竞选的”惯例”,此回”三人逐鹿”党主席,是这个”百年老店”第四度的”非同额竞选”,同时也是第一次连续两届次党主席选举的”非同额竞选”,可喜可贺。

在吴敦义宣布参选党主席后,国民党主席之争宣告进入三强鼎立

回顾国民党过去三次党主席选举的”非同额竞选”对阵,首次由2005年马英九对上王金平,马英九胜出;第二次为2007年吴伯雄击败洪秀柱;第三回则是2016年,洪秀柱击退黄敏惠、李新、陈学圣等人,取得主席大位。

综观三次”非同额竞选”的历史经验,辅以此番洪、郝、吴的三人”共舞”,可以得出国民党在两种情况下,可能出现”非同额竞选”。一则是成为在野党,二则是当党内”克里斯玛权威型”领导人缺位的时候。质言之,国民党必要在党势颓弱之际,才可能出现”有效竞争”的党内民主型式,这自然与国民党的党内文化有着根深蒂固的关系。

有别于街头运动起家的民进党,派系间动态汇聚、各领风骚是为常态,国民党内的政治文化则表现为威权主义的领导结构与科层化权威并行的治理模式,权力由上而下开展;在两者夹击下,于焉造成国民党始终脱离不了一场又一场”人强党强、人弱党弱”的民主困境。意即党主席在非为克里斯玛权威型领导人物(charismatic authority)时,易受限于党内科层阻碍、难以大破大立,例如洪秀柱;当党内出现领袖魅力型领导人时,党内治理又容易陷入威权陷阱。

回想台大政治系教授高朗亦早于2001年国民党首次下野之际,便曾撰文直指国民党错过同台湾民主化的脚步,一并推进党内民主机制,反而是进一步巩固少数人的威权领导,期盼国民党能从威权的国民党转型到民主的国民党云云。高朗的这番道理直至2017年仍旧得以沿用。

郝龙斌此前在反日本核食品入台议题上,动作频频

如今,国民党又再度吹起党主席之争的号角,以台面上已宣布参选的洪秀柱、郝龙斌、吴敦义等三人的条件而言,都不若前主席李登辉与马英九系挟高人气的个人威望统领国民党;是以,不论年后国民党主席选举结果最后出线的是谁,可预期的是,”胜者都不会为王”,因为这是国民党继此前选举出洪秀柱后,或将再选出一次非克里斯玛权威型领导人物的必然结果。

现任党主席洪秀柱主持党务时遭遇党内总总杂音,无法在党内一槌定音、一言定心的成因,不单单是她在两岸政策上的”积极作为”,不具领袖魅力型领导特质的洪秀柱在党内无法力压威权结构与科层化的国民党文化才是重点。系于此,是弱势的党中央让国民党内其他要角纷纷觊觎其位,反过来说,弱势的党中央领导人意外成为国民党党内民主形式开展的必要条件。

洪秀柱在现任党主席任内主持党务,来自党内的杂音从未间断

总结而言,综观国民党内要角的权力起落,自始便不在于制度上的职务赋予,即党主席一职并不保证能够有效、有助统领党机器,因为弱势的党中央领导人其实无力克服党内的科层体制,行动上必然受到严重制约。反而必要是具备高度领袖魅力特质的人才堪当此任,唯有“踢开党委闹革命”,必要绕过内部科层的阻碍才能遂了政治运动。

如今,国民党在看似迎接党内民主”非同额竞选”常规化之际,实则必要提升为党的领导人如何与党内科层制度抗衡、共处的命题。否则,年后的新任党主席无论由谁出线,在领袖魅力特质尚不及的情势下,难保不会再次上演党务推不动、倍受党内要角挑战、又受制党内科层局限作为的党主席困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