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手机搜狐
SOHU.COM

汉明帝明德马皇后

历史大小故事
2017-01-11
+关注

提起封建时代的后妃、许多人都对她们没有好印象。确实,我国历史上后妃凭借自己的特殊身份,营私结党,扰乱朝纲,甚至祸国殃民的事情,时有发生。然而,也有一些后妃,贤慧有德,深明大义,为清明政治、稳定社会起了积极作用。

明德马皇后,为后汉明帝(显宗)的皇后,一生以俭朴自奉,不信巫祝,侍人和善,约束外家著称,死后缢号明德,为后汉一代贤后。马皇后为后汉伏波将军马援之幼女,有四兄二姊,父母早喪,其父马援出征五溪蛮,病殁军中。因平时曾结怨于二驸马、虎贲中郎将梁松与黄门侍郎窦固,他们二人趁机诬奏马援于征服交趾后曾把大量珠宝据为已有。光武帝大怒,削去马援的新息候爵位,并将追论其罪,致使马援灵柩运归,妻儿不敢报喪,亦不敢葬入祖墓,五溪蛮平定后论功行赏,赏亦不及马援,但蒙冤之事总算是不了了之了。马皇后之母蔺氏既伤夫死后蒙冤,不久,其最宠爱的少子客卿又告夭折,双重打击,使她患上了严重的怔忡之症,其时后方十岁,毅然代母负起掌理家务的重责,举凡敕制僮婢、内外咨禀,事事处理得井井有条,不让成人,得到宗亲邻里的普遍赞赏!

东汉明德马皇后(公元39年-79年),是伏波将军马援的小女儿,扶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南)人。马援不仅是一代名将,更是一位传奇式的人物,也是当之无愧的智者。当时最有势力的三股力量中,割据陇西的隗嚣是他的同乡,对他信任无比,言听计从,而占据蜀中的公孙述则是他的同学,待他也是殷勤无比,许以封王。可他认为这两人都不会成气候,偏偏投向了素不相识的刘秀。刘秀初见他时,很谦虚,说:卿遨游二帝之间,见到你令我自惭形秽。马援说出一句既令后人惊讶、也为后人佩服的话,他说:当今之时,并不只是君选择臣,而臣也要选择君。这话有些离经叛道,很有些现代味道。马援有许多名文、名句流传后世,如丈夫为志,穷当益坚,老当益壮、男儿要当死于边野,以马革裹尸还葬耳。都是他激励自己的话,而他的<诫子侄书>更是为人处世的宝典。然而马援虽是智者,却善于谋生前而不善于谋死后,他晚年得罪了光武帝刘秀的女婿梁松,当时马援正受到光武帝的宠幸,梁松只能怀恨在心。当马援最后一次出征五溪时,因感染瘴气死于军中,光武帝派梁松代领军队,梁松借机百方陷害马援,光武帝听信谗言,非常生气,夺去马援的侯爵和官印,应该给的待遇也全部取消。

展开剩余83%

京城各贵族见马家失势,借机欺负马家。马援的侄子马严不忿,上书光武帝,请求让马援的女儿入宫作诸王妃,想用这个方法振兴马家。光武帝或许还念着马援的旧情,便选了马援的小女儿入太子宫,就是后来的明德皇后。

少年老成。马皇后少年丧父,长兄早早夭折,母亲蔺夫人悲伤过度神情恍惚不能料理家务,十岁的她当家作主处理日常事务,驱治奴仆,不管是家庭内部事物还是与外界的关系都处理得井井有条如同成人。开始的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后来知道这些都是一个十岁的孩子所为无不刮目相看。

宽厚仁爱。因皇后无子,显宗就命人抱来贾贵人所生的孩子令皇后养之,并对皇后说,人并非要自己生的孩子才好,重要的是看你有没有爱心养孩子,皇后深表赞同并付诸行动。皇后尽心养育,付出的辛劳不必亲生母亲少,而孩子(即汉肃宗)也恩性天生与母后一点间隙都没有,如同亲生。只此一点就令历朝所有的后宫嫔妃仰视。不说远的,就说汉初的吕后,只因戚姬屡次差一点就让自己的孩子赵王替代太子,于是在汉高祖去世后,吕后专权毒死了赵王如意并砍去戚姬的手足挖去眼睛捣毁耳朵使之成为人彘,其残忍的手段令她的儿子孝惠帝耻为人君,终日不朝郁闷而死。再有汉成帝时的赵飞燕皇后为了自己能永霸后宫,在自己无子的情况下,竟然伙同成帝害死后宫的孩子而令成帝无嗣。当然后宫之争历来很多这里不一一赘述。

秉公处事。显宗时所连坐入狱的人很多,皇后每次一想起入狱者甚多无不戚然感叹,所以一有机会就劝谏皇帝要有爱人之心,以仁爱治天下。皇帝深有感触于是律法有所减缓,有时皇帝为了试探她往往与之商议朝中事情,每次皇后都依据事情的正常顺序和情理来推断从不假一己之私,这使她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日隆,久久不衰。

不徇私情。历来后宫之贵必然使外戚权重,像吕后在独子去世后为了能把持朝政竟然把诸吕封候,史称吕氏专权;其中仅汉朝一王皇后就使外戚封侯最多的有十人;卫子夫立为皇后之后,卫氏家族曾有五人为侯,当时天下有歌谣说:“生男无喜,生女无怒,独不视卫子夫霸天下!”马皇后独与他们不同。

肃宗想给舅舅们封爵,太后(即马皇后)不听。第二年夏天大旱,诸臣工以为是不封外戚之故,因此上奏应依旧典封外戚。太后下诏说,过去王氏同时有五人为侯,也没听说有雨旱的天气应验。再者如窦婴田分之类,集宠贵于一身,入相为候,侍宠而骄,恣意横行,才有灭族之灾,为后世不耻。所以先帝谨慎,不让外戚入主机要部门。我为天下母,却衣着帛布,无香熏首饰之类,衣食起居不讲究排场,但求够用而已,只是想以身作则,愿上行下效起表率作用。以为外戚见了必伤心自责,埋怨自己太过奢侈。没想到的是,前几天见到他们衣着鲜亮,门前车如流水马如游龙,环顾周围的宫人,穿着打扮都比他们差远了。之所以没有迁怒于他们,只是免了他们的年俸,是希望他们能悔过自新,不要懈怠有忧国忧家的思想。知臣莫若君,何况亲戚呢!我不可以上负先帝的旨意,下亏先人的德教,重袭西京之祸!所以坚决不许!

肃宗劝请道,太后诚然谦虚谨慎,为何不让臣子给三舅一点恩惠?何况大舅年龄大了,另两个舅舅身体又不好,如果不封侯,他日岂不让臣子有刻骨的遗憾吗?!

太后(即马皇后)回答说,我反复考虑这件事,意在寻求两全之策,哪里是想让自己保有谦让的美名而让皇帝有不封外戚的嫌疑。过去窦太后想封王皇后的兄长时,丞相上书言称汉高祖有约定,若无军功非刘氏不封侯。现在马氏家族无功于国,哪里能同阴皇后和郭皇后之家相比呢?我常常观察富贵之家,名利重叠,就像再结实的树木其根必受伤害,名重之家必有灾祸一样。况且人之所以愿封候,也只是想上不愧先人,下求温饱而已。而今,先人受四方敬拜,衣食有国家供给,哪有不足之处?!还非得要封侯吗?!现在国家连连遭灾,谷价倍增,我正昼夜忧愁这件事,哪有闲心封侯!我计已决,免谈!若以后国泰民安生活富足了再议不迟。

过了四年,国富民强,肃宗再次封外戚,太后无言,只是召集外戚训诫道,我少年时只求读书不考虑命之长短,今天老了还要告诫自己不要太贪婪,之所以教导你们是想让你们和我有同样的志向,不要让我们在瞑目的时候有所遗憾。为何到老了却不能遵从我的意愿呢?于是他的兄弟不得以受封之后辞官回家颐养天年。

纵观古代历朝外戚封侯者能保全家族的寥寥无几,吕氏家族的覆灭暂且不说,就是以军功起家权倾朝野,五人封侯,受宠三十八年的卫子夫家族最后也只剩下一个襁褓中的史皇孙。因此马皇后此举不能不说是英明的。当然像窦皇后那样寻有德养之人教导驯化外戚使其遵纪守法作一有德教之人也未尝不可。

(5) 育人有方。对于平常德谦有素养的人,皇后赏以财物并予以嘉奖;如有犯小错误的就严厉批评;再有奢侈浪费不服法度者就开除祖籍遣返故里,于是外戚无有骄纵侍宠之人,朝野无有骄横恣意之臣,德谦具备蔚然成风。

我私自认为在马皇后的这些品德之中,最为重要的是宽厚仁爱和不徇私情。

在漫长的历史朝代中历来母以子贵,后宫中无子却居后位而不被倾覆者寥若晨星,非大智大爱者不能为之!君不知为争夺后位互相残杀乃至家族因此覆灭者数不胜数,却不如马皇后以爱修德得以母仪天下后世传颂。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古谚语在马皇后身上绝对不适用。纵观古今能如马皇后如此明智者有几人?今天惩治腐败,一旦一贪官落马,往往其亲戚朋友同学被牵连者甚众,都因依靠大树好乘凉,却不知树大也招风哪!

马援受诬获罪后,平时僚友除同郡乡亲前云阳县令朱勃一人诣阙上书为马援讼冤外,再无一人敢于出头仗义执言。马援灵柩运归,更无一人来吊,人情冷暖,使马援兄子马严悲愤不已,忆起援姑姊妹曾并为成帝婕妤葬予延陵的往事,严禀告婶母同意进女掖庭以求后福。时其三堂妹,大者十五,次者十四,后才十三,书上,蒙旨恩准,派宫监至援家选女,后最为韶秀,乃被送入东宫服侍太子。后虽还年幼,但奉承阴后,旁接同列,态度和婉,礼节修备,得到上下喜爱。

光武帝驾崩后,太子继位,是为明帝,封她为贵人,她不悍不妬 ,极得明帝的宠爱,但日久未育,心怀忧戚,明帝命她抱养宫中嫔嫱贾氏(后的前母姊女,与她仝时送入宫中,未得封号)所生婴儿为子,并抚慰她道:“人未必当自己生子,能尽心抚育抱养的孩儿,往往还会胜过自己亲生的呢!”于是她无比兴奋,尽心抚育,劳瘁过于所生,孩儿逐渐长大了,果然母慈子孝,始终无纤介之间。

永平三年,有司奏请立后为天下母,明帝含笑不言,静候阴太后决择,阴太后微嗔道:“这还不是明摆着的吗?马贵人德冠后宫,立她为后,谁能不服呢?”阴太后一锤定音,她于是被正式册立为皇后。自被正式册立为皇后后,虽增加了一分尊严,但她仍谦逊和蔼如初,非逢大典盛装外,仍常衣大练,裙不加缘,朔望之日,诸姬主入宫朝见,望后衣疏粗,反疑为绮縠吴锦,就近视之,皆粲然微笑,后笑着解释道:“此绘特宜染色,我穿惯了,觉得非常舒服!”诸姬主闻之莫不叹息;因皇后如此俭朴,后宫贵人嫔嫱们从此都不敢过于奢侈!

后性娴静,待人宽和,服侍明帝无微不至,又性喜读书,“易”、“春秋”、“楚辞”、“周官”、“董仲舒书”等无不精通,明帝与之相处,觉得有了共同语言。因她从来未以私事求帝,所以明帝不虑她干政,有些朝廷政事,大臣们议而不决的,明帝每每与她谈起,她皱眉考虑片时,往往能条分缕析,相当中肯,明帝听后常频频颔首表示赞许!

为了表彰中兴功臣,明帝特就南宫云台中图绘中兴二十八位名将的画像(史称云台二十八将,后又加上四位,实为三十二位)以垂千秋,但因马援系皇后之父,虽冤情已白,仍不列入,一日,明帝与皇后观览那二十八将画像时笑问皇后道:“卿父功大,冤情已白,今因卿故,避嫌不列,卿有意见吗?”皇后也笑答道:“陛下圣明!对外戚严格些是应该的!功劳自有公论,与立不立画像关系不大!”

永平十五年,明帝翻阅舆图,将封诸王子,其封地只及上辈诸王的一半大,后在旁故意问道:“诸子只食数县,于制岂不太俭了吗?”明帝闻言不悦道:“难道爱卿有意见吗?”后至此才大笑起来道:“妾是故意这么问的,陛下圣明,诸子就是不该与上辈诸王比,何况封地过广,所收赋税过多,容易养成他们骄奢淫逸之风,反而对他们不好!”明帝也笑起来道:“爱卿什么时候也学起说反话来了?诸子的封地虽只有上一辈诸王的一半大,但年收赋税也有二千万了,够他们足食足衣有余了,再多了,真的反会害了他们呢!”

当时楚王英大狱连年不断,众犯互相证引,牵连来,牵连去,以致坐案系狱者日见其多,后虑其多滥,势必造成多量无辜的冤狱,乘间向明帝谈及,明帝感悟,夜起彷徨,翌早乃严饬廷尉迅加严格甄审,不得妄肆证引牵连,楚狱中无辜牵连者大多得到降宥,莫不欢天喜地感谢皇恩。

永平十八年秋,明帝得病不起,在东宫前殿告崩,在位十八年,享年四十八岁,年已及冠的太子刘炟继位,是为章帝,尊马皇后为皇太后;按宫中制度,诸贵人当迁居南宫,太后惜别,各赐王赤绶,加安车肆马,白越三千端,杂锦二千匹,黄金十斤,临别并一再叮咛:有空随时可来说话,勿受宫规所限!

太后自撰“显宗起居注”削去兄参医药事,章帝不解,请于太后道:“黄门舅(马廖时任黄门卫尉,另二舅马防、马光并任校尉)旦夕理先帝汤药几达一年,既未褒异,今又不录其勤劳,这不是太过份了吗?”太后笑道:“吾不欲后世之人知先帝亲后家之人,故不著其事!”

太后对外家一贯严格以求,太夫人之葬,起坟微高,太后以为言,兄廖等即时减削,外亲有谦素义行者,辄假藉温言,赏以财位,如有纤介,则先见严格之色,然后加谴,太后素俭,有次过濯龙门,见外家问起居者,车如流水马如游龙,跟随苍头衣饰均甚华丽,心中愤怒,初次但绝其岁用以示儆戒,以后遇美车服等不轨法度者便绝其属籍,遣归故里。于是内外从化,再不敢有任何逾轨行为了!

建初元年,章帝欲封爵诸舅,太后不许。明年大旱,言事者以为系不封外戚所致,有司因此上奏:宜依旧典!太后下诏坦明心迹道:“言事者所云是有私心的!是为了媚朕以求多福的!试向往昔王氏五侯,一日俱封,其时黄雾四塞,不闻有澍雨之应;又田蚡窦婴贵显横恣,倾覆之祸为世所传;故先帝防慎舅氏不令在枢机之位,诸子之封,皆令半楚、淮阳诸国,常谓:‘吾子不当与先帝子等!’今有司奈何欲以马氏比阴氏呢?……吾为天下母,岂可上负先帝之旨,下亏先人之德,重蹈西京败亡之祸呢?”章帝省诏悲叹,又再次向太后请求道:“汉兴,舅氏之封侯,犹如皇子之封王,此皆有祖宗之成例可援,况且卫尉年尊,两校尉有大病,似应趁此吉时加封,不可稽留,免使臣儿以后遗恨终身!”太后反问道:“高祖有约,无军功,非刘氏不侯,帝汝难道不知吗?今马氏无功于国,岂得与阴后、郭中兴之后等同呢?今马氏外家祭祀则受四方之珍,衣食则蒙御厨馀资,已胜过一般官吏多多,目下数变异,榖价数倍,吾忧惶昼夜,不安坐卧,此时如加封外家更为不合时宜,倘一旦阴阳调和,边境清静,然后行帝汝之志,那时吾当含饴弄孙,不复关政了!“

建初四年,天下丰稔,四方无事,章帝遂封三舅廖、防、光均为列侯。廖等三人并加辞让,愿就关内侯,太后以与帝有言在先,不便再阻,但外家封侯毕竟与自己心愿相左,认为同胞兄弟不能体会她的心愿跟她同一志向,因之,居常怏怏不乐。日久生病,兄廖等闻之惶愧不安,除不时入宫问安外,皆受爵位而退归第,藉慰太后之心。

就在这一年,马太后因病逝世,享年41岁。马皇后一生勤俭、朴素,谦逊,知书识礼,明理达义。她的所做所为,对明帝、章帝两朝的政治都有着积极的影响,因此赢得后世人们的赞誉。

孫郎谈古之浅谈王审知与闽南文化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