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催眠师

手机搜狐

SOHU.COM

百年汉匈战争,农耕民族与游牧民族的终极对决

(本文出处:微信公众号隔壁老王聊个啥欢迎关注转载请声明)

大家都知道,在古代,游牧民族素来就有南下劫掠农耕民族的习惯。

在中原,封建制度开始在春秋时代逐步确立,而在同时期的匈奴则还是奴隶制社会,无论生产力还是人口都远远比不上中原。这样,“逐水草而居”、需要大量奴隶以维持社会生产的匈奴各部必然会和汉民族产生冲突。

《史记》和《汉书》记载:汉族与匈奴族同源,都是大禹的后裔,夏朝灭亡后,夏桀的一支后代逃到北方草原定居。保留了中原较为先进的军事技术的他们,不断地吞并周围部族,建立了第一个统治中国北方的奴隶制政权—匈奴。

匈奴真正强大得能够与中原政权抗衡,是在冒顿(mòdú)开始统治匈奴之后,他拉起了一支几十万人的骑兵部队。而汉朝刚刚建立,养马的土地基本已被侵占,所以与匈奴作战主要还是依靠步兵,在拥有良好机动性的骑兵面前,汉军不仅战术上十分被动,羸弱的汉王朝冒然出击,在战略上也犯了重大失误,这才有了著名的“白登之围”。此后汉朝被迫转入战略防御,政治上实行“和亲”。

汉文帝时期就开始的全民养马、由步转骑政策已实行多年,很多地方特别是在北方,家家有马,人人善骑。这样,汉朝等待了70年的时机终于来到了。汉武帝登基后,开始实行积极进攻的战略。元光六年(公元前129年),匈奴进犯上光、渔阳。汉武帝果断出击,汉军兵分四路,其中只有卫青一路取得较大的战果,他率领一万骑兵,直捣匈奴祭祖的地方—龙城,此役便是著名的“龙城之役”。顺便说下,“龙城飞将”中的“龙城”指卫青,“飞将”指李广。

元朔二年(公元前127年),武帝派大将卫青北进,在黄河附近击败楼烦、白羊王,随即收复了河套平原。

河套平原土地肥沃,农耕、养马都十分适宜

汉军骑俑

元朔五年、六年,卫青连率大军出塞,一生共七战七捷。元狩二年(公元前121年),年仅19岁的汉骠骑将军霍去病率万骑出陇西,于春、夏两次率兵出击占据河西(今河西走廊及湟水流域)地区浑邪王、休屠王部,歼敌4万余人。俘虏匈奴王5人及王母、单于阏氏、王子、相国、将军等120多人,得匈奴王祭天金人。

匈奴王祭天金人,后世讹传以为佛像由此传入中国

同年秋,霍去病奉命迎接率众降汉的匈奴浑邪王和休屠王,后者中途变卦,霍去病果断将其消灭。浑邪王得以率4万余众归汉。从此,汉朝控制了河西地区,为打通了西域道路奠定基础。匈奴为此悲歌:“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

元狩四年(前119年),汉军铁骑10万、步兵及辎重数十万,兵分两路,由卫青和霍去病分别率领,东西并进,横渡大漠。卫青一路过大漠千里,遭遇匈奴大单于直属主力部队并将之歼灭。大单于仅率百骑远遁,连大印和夫人都没顾上带。

霍去病其军入匈奴境两千余里,大败匈奴左贤王,然后乘胜追杀,一直到大漠极北的狼居胥山(今外蒙北端),数日不见匈奴踪迹而返。在归国之前,英姿勃发的年青统帅霍去病登上狼居胥山,南面中原,设坛拜祭,并立战胜碑于山上以兹纪念。从此,中国成语里多了一条“封狼居胥”。此战之后,匈奴胆寒,北逃贝加尔湖,部分西经中亚迁至东欧,再也不敢南下。顺便提一句,西迁的那一支,大肆屠杀欧洲人,灭亡了西罗马帝国,被称为“上帝之鞭”。

面对当时世界上最强大的匈奴骑兵,汉朝统治者先是采取“休养生息”、“和亲示弱”,后“剪其羽翼”、用农耕民族持久的生产力和动员力拖垮并最终击溃了草原之狼,卫青、霍去病、李广等名将以及无数为国家捐躯的军民更是功不可没,汉朝赢得了长久的和平,打通了“丝绸之路”,中华的主体民族也自豪地以汉朝的国号为族名,在以后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孕育了灿烂辉煌的唐宋文明。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