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历史 明日传奇2

手机搜狐

SOHU.COM

夜读抄86 | 香冢当非香妃冢

傅芸子《春明鳞爪录》记陶然亭侧香冢云:

陶然亭之北,丛芦乱苇中,有香冢及鹦鹉冢。香冢旁竖一小碣,铭凡四十五字,不纪年月日,不纪撰者姓名,并不志冢中人也。铭云:“浩浩愁,茫茫劫。短歌终,明月缺。郁郁佳城,中有碧血。碧亦有时尽,血亦有时竭,一缕香魂无断绝。是耶非耶?化为蝴蝶。”又诗云:“飘零风雨可怜生,香梦迷离绿满汀。落尽夭桃又秾李,不堪重读瘗花铭。”

南社马小进(1887-?)不知据何谓之香妃墓,并撰《香妃传》。后金庸《书剑恩仇录》直录此铭,本此演绎为香香公主之墓,流传甚广,多有信以为真者。然而冢中究竟为何人,其实言者纷纷,并无定说,大抵而言,有穸艳、葬花、瘗文三种。

傅芸子引南社沈宗畸(1857-1926)《便佳簃杂钞》云:

“相传一士人昵歌伎倩云者,欲纳之未果,有大腹贾见倩云艳之,以千金强聘,伎不从,自刎死,士人为葬于此,碣即士人所竖也。”

“又有谓香冢为张春陔侍御瘗文稿处,鹦鹉冢则瘗谏草处。”

傅又据《云窗琐记》言:

吾宗礼臣先生谓香冢为名伎李蓉君所设,作铭者为勒公方锜,书铭者为张春陔,冢中只花瓣一坛而已。

礼臣即富察敦崇,清末旗人,以娴熟北京掌故而享盛名,撰有风土掌故名著《燕京岁时记》、《芸窗琐记》、《皇室见闻》等书。其生卒年虽不详,然《燕京岁时记》卷末有自跋两则,首则题署“光绪二十六年岁次庚子三月十六日敦崇自记”。庚子为1900年,据此敦崇当稍早于沈宗畸,更早于马小进也。且敦崇之说,与沈氏两说颇多互相印证之处,两说当稍近事实。

傅芸子又据《柳崖外编》敷衍出一段“窈娘故事”,大意谓襄陵李窈娘有宿慧,因前世姻缘未了,故转生再嫁前世所许之良人徐某为妾,九年后缘尽而亡。徐某葬之于陶然亭侧,即为香冢。此说全然剿袭因缘果报套路,陈腐荒诞,不足采信。

余少时负笈京师,南北往还间曾多次行经陶然亭外,惜从未入内一游,不知此亭如何,此冢又如何。以今日好攀附名人之世风恶俗,有司或尽泯旧说,直认香冢为香妃墓矣。然据上所引,马说不足徵,无论葬伎、葬花、葬文,要之皆与香妃无涉也。

精选